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或许长篇·异端草木志@释草·唐·其五&附录  

2011-09-09 04:43:00|  分类: 且听风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异端草木志·释草·唐

 

其五

 

  小艾轻抚着我胸口的伤痕——那伤口极其特别,只是伤及表皮而已,并未深入,但愈合却慢得难以想像,仿佛胸口的皮肉都在倾诉,“哟,就让我们这副模样好了嘛。”因而直至冬季来临,那伤口才终于满不情愿一般地结为伤痕——说道:“唔,说过的嘛,这事委实抱歉啊。”

  “若是说什么抱歉,当初又何苦将之前的事对我说明?”

  “你自己追问的嘛,还用说?本不想告诉你来着。”

  “得得。”

  唐蒙其目的自然不得而知,但小艾何以能够将我解救出来,这事我反复问过女孩。“哪有什么办法?无非是以兔子相威胁罢了。”小艾解释道,“喏,若是不罢手,兔子的平安可就难以保证喽!——就是这么说的。结果那人竟乖乖停手,一语不发地带着兔子离开。”

  此后唐蒙的去向一直无人知晓。

 

  我带着大病初愈的疲惫再度拜访导师,是在第一场雪翩然而至未久。

  “狼狈之极!”导师恶狠狠地对我说,“你这家伙,忠告全然不听,这教训怕是够吃上一气。”

  “忠告什么的,何以不说个清楚?”我反问道。

  “说过凡事小心,你还要我怎么说清楚才好?喏,莫不是要我跟你说,躲在保险柜里头才好?那时候你怕是一门心思,不找到唐蒙誓不罢休的吧。”

  诚哉斯言。导师早已知道我不肯就此罢手,因而多说无益。

  “唐蒙,唐,蒙,总之就是那个无疑。”导师坐在办公桌的一端,边以左手食指敲打着桌面边说,“所有与之相关的事件,受害者均为男性。喏,不是跟你说了么,那女孩没问题的,不必担心。”

  “喂喂,您不是植物学家来的?说什么受害者。”

  “那是,就是植物学家。”

  导师俯下身去,从遍地散乱的杂物之间,端出一盆植物。花盆里头,一株早已面目全非的绿色植物已然奄奄一息,难以分辨种类,倒是在绿色植物身上缠绕着的金黄色藤条显得一派生机。藤条并不粗壮,整个植株全无叶片,在藤条上部,开着一簇并不鲜艳的花朵。

  “这个,莫不是——”

  导师点点头,不再言语。

 

  “嗳,我说,那到底是什么植物?”小艾追问道,“你这家伙,话说到一半总不够地道吧?况且我又并非植物学家的弟子,对那些希奇古怪的玩意儿根本一窍不通的嘛。”

  “菟丝,可知道?”

  女孩沉默不语。

  “也罢,”我喟叹道,“是个寄生的家伙。藤条上头伸出触手来,呃,如同海底八爪鱼一般挥舞的触手,贴在其他植物上头。之后只消吧嗒吧嗒地吸取就好。被寄生的倒霉家伙,唯独眼睁睁变得枯竭而已。”

  “那个,即是说,那人也和菟丝的所作所为相似不成?”

  我摇摇头,陷入长久的沉思。

  导师也曾回答过同样的问题来着。——“不是相似,不是参照不是借鉴不是比喻句不是仿生学,不是那种抄袭来的玩意儿。喏,还记得你这家伙何以从研究所里扫地出门的么?唐蒙就是菟丝。二者压根儿就是同一个东西。”

  想到这话,在我胸口的伤痕不禁隐隐作痛。那里头留有炙热的焚烧感,那是唐蒙的精心杰作,惟其如此,我才对于自身离开研究所的决定产生了难以压抑的置疑。我仿佛一只走投无路的偶蹄类食草动物置身于一片危机四伏的沼泽,胸口的伤痕只是整个阴谋的起始,纵然在这伤痕上头,小艾轻抚过的触感恍若旧时相识。

 

附录

 

  唐,亦名蒙,又有王女、菟丝诸名。王女言其性别趋向,菟丝言其形态——其下为兔,其上为丝,兔为基石,兔死,则黄丝亦不能独活。擅以茎袭人,获其菁华而生,遭寄生者,往往委顿颓然,生不如死。上古因菟丝集生命之精髓,以其滋养容颜,可除眉间黑恶之气。此法曾流于人间,今已失传,未知所踪。

 

—— 第一章完 Waiting for more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