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自然收集物·落柏  

2011-09-18 22:02: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困倦的秋日午后,睡了12小时,被电话叫醒,不情愿地爬起来,决定去拍片子去。

其实这个季节的北京,最适合泡一壶茶,在阳光下边晒螨虫边扯淡,蚊子退散,云淡风轻。

不是拍片子的季节。但还是背了相机,背了四只镜头。小飞说,我们去郊游。于是去了日坛公园,免费的。

各种不顺利,等车花费了太久。公园里头倒是一如既往的悠闲。路过西门,侧柏之下,满地狼藉,

或许是因为昨夜的风雨,抑或是,飞鸟打架的战场遗迹。总之地上有各种掉落物。

某个瞬间,我决定要拍一张自然收集物。这种东西,不是想出来的,而通常都是撞大运气。

这次撞上了柏树,那就柏树吧。于是呢,要拍柏树的各种。树的姿态。

透过斑驳的光影,我趴在树干上,仰望。很喜欢这张片子,喜欢树影的阴阳交汇。

十年前,有人说,嗳,我说,你这家伙,写出来的文字,何以偏爱“斑驳”这两个字不可?无从解释。

就喜欢那感觉。以为斑驳的痕迹,能够沧桑,能够反衬出安静而敏感的内心。哦,那是十几年前的扯淡。

总之,树干是附属品,光斑抑或阴影,都是附属品。在三点的免费公园收集掉落物才是正经事。

有折枝,有落果。各种年龄阶段的落果。这是一片近乎无人理睬的柏树遗落残骸。

我在地面尽情地捡拾这些残骸,拼凑在一起,大约就是柏树有关于某一段短暂岁月的记忆了吧?

这么说,又有点扯淡。我把它们拼凑起来,在偶尔路过的游客们诧异的眼光之下,开始拍自然收集物。

成品。拍的时候很自信来着,回来才发现,片子绝大多数都虚了。这是鼠魔现象?

哦好吧,是谁动了我的镜头?谁把防抖给关了?我发现对于这支105VR,我太依赖防抖了。

好在终于还是有个把张的片子基本不虚,不枉费我把这些残骸摆弄一场。让它们发挥余热吧。

落柏。这名字听起来有点让人愉快。柏树从白,属西方,具金德,是高尚之树。

我怎么听着高尚就那么犯困呢?莫非是年轻的时候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的逆反心理顽固不化的残余?

所以它们落下来,我很愉快。想起诗经,想起《柏舟》,俩傻小子争相赴死的故事。

柏树真个能做小船不成?古时候真奢侈啊。心之忧矣,如匪浣衣。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收集物拍完,心情舒畅。天空从阴郁的灰色骤然晴朗起来,蓝得令人发指。难得的阳光。

在古建筑和树木的掩映下,我觉得,不用去找什么植物拍了。溜达溜达就好。如同家养狗,需要散步。

红配绿。在没有花花草草的时候,或许,能有更多的闲心来拍拍景观。

沿途,碰到很多游客。老外拎着各种小数码,拍树阴下光着膀子打拳的青年男子。双方都很愉快。

我想,倘若我老了,是否也会像旁边痴傻呆苶的老大爷一样,对着老外和男子,僵硬地傻乐个不停。

水边,莲蓬末日将至。我没能找到小时候种子掉落满地的巨大银杏树,只找到了洗银杏的水池。

有个小屁孩儿围着池子转圈,边转边说,离得近的莲蓬都被人摘光了。貌似路过的老外没听懂这句中文。

喷水季开始,有斜阳的光辉,于是有彩虹。一对情侣在讨论彩虹是否真的存在。

我趴在地上拍彩虹。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搞的,喷水彩虹也会趴得肚皮贴地。

某个推双轮车的保洁工人走过,我把他放在彩虹里头。我准备拿这片子,去参加精神文明城市摄影大赛。

一球悬铃木 Platanus occidentalis 悬铃木科 悬铃木属

有棵巨大的悬铃木来着。趁着天空还是蓝色,我拍了悬铃木的一根枝条。

树下聚集了各色人等。男女老少。发呆,歇脚,或者借着树阴的遮掩打没完没了气氛紧张的冗长电话。

有闲暇的人都是幸福的。时间是最奢侈的消耗品。树下,有一大堆高消费群体。

作为日坛,有那么一块影壁,上面是祭日的壁画。太阳鸟,三只脚。金乌,这读音还真有点费劲。

这壁画的风格,让我怀念八十年代北京地铁站里头的壁画。建国门站,壁画极具内涵。

可惜现在的孩子不至于用一个周日的下午绕着圈坐地铁看壁画,还有各个车站的顶灯。

那个年代简单得令人羡慕,没有电脑没有网络,生活依然阳光明媚。一去不返,因而才保有怀念。

临走,云彩飘过来了。本来已经收了相机,只好再度掏了出来。牌楼的边缘,太阳形如刺头。

那些云彩大约是高积云吧,太阳周围有彩色的日华来着。卷积云倒也未尝不可。

说到底,我不大气摄影师,我是纯民间爱好者。于是,被人围观我也会腼腆一下来着。

围观的不明真相的群众们,都会随着相机的方向抬头仰望。其实那里什么新鲜玩意儿也没有。

收起相机,再次临走。尚未出公园的大门,一扬头,好么,幻日也出来了。没辙,再掏相机吧。

这次的掏相机速度奇快。换镜头,拍景观,拍特写。这种幻日坚持不了多久,仿佛交配时的雄大熊猫。

从看到幻日,到那东西消失,我一共只拍了六张照片。昙花一现的玩意儿。

最后那张特写,小飞说,好像凤凰啊。也许吧,凤凰翎。紧急掏相机的动作惊扰了旁边的老大爷,

老大爷一直盯着我看,直到拍完,老大爷揉揉眼睛,问,尼康什么机,我说,D200,老机器,五年了,

老大爷点点头,满意状,撤了。幻日也撤了,七彩光晕稍纵即逝。我们也撤了,没有三明治的郊游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