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吉林初夏·金川沼泽  

2011-06-16 02:48: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月初,小假期,打仗一样地抢夺火车票,然后,纠结了各种人,一起去吉林。

狐狸说了太多关于金川的故事。号称全国第二大泥炭藓储量的沼泽,我想,作为湿地爱好者,该去看的。

这么着,说是度假,拉家带口,其实,有很大比例是去野外拍片子去了。金川湿地,西大甸子。

即将抵达那片沼泽的途中。其实,经历了一点小坎坷,但最终全都顺利化解。买了胶鞋,狐狸真明智。

我说,我至少有五六个年头,没正经穿着胶鞋去湿地了。追溯到上学的年代,各种不堪回首。

换鞋,越过保护区的警示牌,踩进烂泥塘,某种感觉诡异而飘忽。恍若隔世。脑袋里头,有些眩晕。

沼泽在蜕变,从充满水的湖泊,变成烂泥巴和塔头的湿地。据说金川就剩下这么一块儿水塘了。

太阳照射,土地凹陷。这种沼泽和我之前经历的都不相同。这是种典型吧,应该。

根本未曾踩过这类型的湿地,我就敢大言不惭地号称湿地植物摄影师。为此我很内疚。

为了弥补之前的扯淡称号,我决定,克服烂泥巴造成的不能趴在地上拍片的障碍,好好拍湿地植物们。

进入沼泽不久。狐狸说,咱们还是快点走,离开入口处。我明白,她怕保护区的领导出现。大魔头。

远看,金川并不是一块多大的沼泽,或许还没有吃饭大学的延展面积大。但人在其中,确实渺小得要命。

睡菜 Menyanthes trifoliata 龙胆科 睡菜属

随处可见的花,睡菜绝对算是其一。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没有睡菜的好照片。在沼泽,没法拍好照片。

前面说了,不能趴,因为没有地面,都是软囊囊的草甸,湿的,一趴,就好比用肚皮孵水蛋。

睡菜这玩意儿,又是长在荒草之间。那些枯黄的,嫩绿的,各种的家伙,莎草科的这个那个。背景杂乱。

我尝试将主体从背景中挑出来,最终发现,这是一个纯运气活儿。好吧,我开始想念高原。

单纯的肖像照,复杂的环境照,在沼泽,有时候真的就是奢望。向前走,我在想,你丫让我怎么构图啊!

额穆尔堇菜 Viola amurica 堇菜科 堇菜属

从进入沼泽开始,间或能够看到开白色花的堇菜,同样躲在荒草中间,藏匿着,令摄影师绝望。

找了很多视角,充其量的效果,也不过是如同小数码的杂乱科学照。勉强找几株,凑合能取景的。

当时我说,这东西,莫不是溪堇菜?回北京一看,还真不是。堇菜难查,姑且定个妖孽的名称。

胶鞋的作用越发明显。我想拍一张整体环境,来体现购买胶鞋的绝对正确性。

然而,广而角之,什么也看不出来了就。只看到高草和矮草,矮草绿的,高草黄的。

我说,其实这地下还有泥巴呢。踩一脚试试,那感觉,不可言传。感情这就是沼泽啊!东北的沼泽。

油桦 Betula ovalifolia 桦木科 桦木属

深入些,渐渐有了稀疏的灌木。桦木能长一人高左右,狐狸说,油桦。我貌似记住了,一转眼,就忘。

什么桦来着?貌似和美术有关,噢,对了,这个桦树,叫,国桦!记忆这玩意儿,真让人崩溃。

有灌木了,于是人心也开始浮动。别碰那些树枝啊,小心草爬子。整个东北之行,都小心着草爬子。

笃斯越橘 Vaccinium uliginosum 杜鹃花科 越橘属

比桦木略低矮,有各种独特的沼泽灌木,它们或者长在藓丘上,或者长在藓丘与藓丘之间的缝隙里。

越橘出现了,没有果子固然可惜,但好歹人家在开着花。狐狸说,这和你在长白山看到的不是一个。

我知道,我懂,那个是高山笃斯越橘,变种,这个没变。尽管中国植物志把它们都归并了吧。

细叶杜香 Ledum palustre 杜鹃花科 杜香属

这东西是老相识了。当初在长白山圆池旁边,拍过这玩意儿。狐狸说,这是湿地种,我还小怀疑来着。

当初就是在普通的林下拍的嘛。这回知道了,感情杜香就成堆地长在藓丘顶上。

我说起圆池,狐狸说,那地方,后来经常出事,比如坏蛋抢劫游客。说得我后怕,后脖颈子直冒热气。

好吧,那我还是多拍两张吧,去沼泽拍杜香,容易陷鞋,去长白山,容易全军覆没。都够苦的。

七瓣莲 Trientalis europaea 报春花科 七瓣莲属

七瓣莲也是同样的问题。曾经就是在混交林下看见的,怎么算,也难以把它算到湿地植物里头。

但在沼泽,这东西明明就是典型的湿地种。狐狸都懒得跟我争呗儿了。事实胜于熊便,臭烘烘的。

不得不说,对于湿地的认知,这回我真是提升了一个档次。需要亲眼目睹,亲脚踩踏。

红莓苔子 Vaccinium oxycoccos 杜鹃花科 越橘属

这是个传说中的物种。东北叫它大果毛蒿豆,中国志说,红莓苔子。相当低矮的小灌木,在藓丘顶上。

做湿地植物图鉴的时候,用了狐狸的照片。小数码的片子。为了拍一个有别于小数码的,我这通找角度。

好歹找了两个相当的凑合的视角。我说,我把湿地物种都拍了,你怎么卖片子啊。狐狸摊手。

天色渐晚。其实进入湿地的时候都下午三点多了。狐狸说东北天黑得晚,要七点之后,所以来得及。

但我们拍片子真的很慢啊,慢慢慢慢。我猜狐狸有点预料不足。我和摇光已经很紧凑地拍了,还是慢。

狐狸及其各种女伴们在前头老远。我追上去,发现没有什么新鲜东西了。不然就掉头往回走?

正这个时候,妖孽出现了。黄不呲咧的,摆明了不好拍的家伙——K,狸藻还真给面子!

异枝狸藻 Utricularia intermedia 狸藻科 狸藻属

经过短暂的疑惑,我和狐狸一致认为,这玩意儿是我们彼此都没见过花的某个狸藻。那么就只能是中狸。

中狸藻,中间型狸藻,异枝狸藻。我在长白山的水池子边上拍过,植株,没花没果。您还真开花啊!

倒霉的是天色渐晚,日照偏斜,黄色的花本就不好测光,加上自然光的暗弱,闪灯的使用极其晕菜。

所以,所有的狸藻片子,都是猜着拍的。凑合了。我怎么也没办法把自己的一半身体浸泡在泥巴水里。

从前的各种狸,好歹在岸边有一块可以趴着的干燥地带。身体再怎么扭曲,视角也是合适的。

这回真是遭灾了,怎么也平行不了,怎么也压不下视角。咱们就一起凑合吧,日将落,蚊子开始猖獗了。

毛山黧豆 Lathyrus palustris ssp. pilosus 豆科 山黧豆属

返程的路上,还有山黧豆。关于种类,狐狸看了叶脉,说,貌似不是五脉。

我看了照片放大的细节,有卷须,那么也不是三脉。只剩下毛山黧豆了。鉴定豆子科,同样是个麻烦事儿。

太阳偏斜的产物。阳光和暖,各种小妹子们都在为金色的黄昏而赞叹。我给小飞拍照留念来着。

因为拍景观,用的12广角,没换,于是照片里的人,也跟着脸部形变。可惜了这么好的景致。

或许是天晚了,蝴蝶懒得飞,就一直在这草上头。我拿微距头拍,人家不跑,摇光用鱼眼,还是不跑。

至多只是挪动挪动,换个角度。这蝴蝶真乖。尽管我还没闹明白它叫什么古怪名字。

退回到将近入口处,还是这一片水塘。云彩有淡淡的颜色,湖水静谧。小妹子们心旷神怡。

我数了数,物种说多不多,说少不少,都是湿地种,也算收获不小。其实,踩了沼泽,我就很兴奋。

如同上次来吉林,长白,踩了苔原,我兴奋地直写诗。那些年代,或许永远不再来。

踩沼泽,我不想写诗了,我本身都已经湿了。跪在湿草地上,起身的时候,水流进了胶鞋里,呜呼哀哉。

燕子花 Iris laevigata 鸢尾科 鸢尾属

出沼泽之前,摇光发现了好玩意儿。一路,都看到鸢尾尚未开放的花苞,临走了,终于有一朵开花的。

可惜光线更加微弱了。鸢尾本就需要大精深,貌似。这回完全是猜谜语一样的拍摄,凑合着,估摸着。

但燕子花真的好看啊。我其实不怎么喜欢大俗花,但鸢尾的精巧,还是值得夸赞两句的。

出了沼泽,远眺,看到水田里有个稻草人。其实不是稻草做的,只是躯鸟用。这东西,做得跟外星人似的。

我去拍外星人,GMail小姐拍我,说,拍正在拍外星人的外星人。舌头不顺,还真说不利落这话。

最后,金川远景一枚。天已开始阴暗下来,湖水平整。狐狸说,嘛,早晚你还会来的。

我想,这话有一定道理,符合辩证法。但,究竟什么时候算是早晚呢?这个问题相当严重。

从情感来说,我还是很喜欢沼泽这种存在的。但这里拍片子的条件实在不够理想,也难怪出不来好片。

仔细想想,沼泽里拍的震撼照片,貌似还真没有什么印象。不是摄影师的问题,是环境本身。

看来,我要继续开发新的拍摄方法和视角了。碰上沼泽,怎么拍才漂亮。这是个严峻而混蛋的问题。无解。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