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或许入冬·有云和废话的天空  

2010-10-31 20:46:00|  分类: 飞鸿雪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人都在问同一个问题:你最近干嘛去了。好吧,我其实真的没被外星小妹子劫持走了的。

如果一定要书接前文的话,最近的状况要从2500种植物图片说起,

总之这个目标算是达成了,之前拍过、但是没鉴定出来的片子,终于定了种,也增加到了统计范围内。

一个不漂亮的方式,但结果本身还算可喜。然后,在冲刺2500那天,我的相机再度残疾了。

大约半个月的忙碌,麻了爪儿,掰不开镊子。还有,北京,阴天,下雨,降温。被冻得伤风。

残疾相机至今未修理。积压了各种状况。免费的图片网站出了问题,BLOG里的图片无法显示。

好吧,在终于肆无忌惮地睡了超过十二个小时之后,我想,大约我可以喘一口气了。此时,北京或已入冬。

某个周末。已经持续了一星期的阴天下雨降温,冷得犹如北极熊饭后散步忘了穿皮袄而冒充沙皮狗的季节。

去买某个电器,下车,商场门口。云彩闹腾啊。我可爱的X3,大约已经闲得要进入冬眠状态了。

竖版云彩一枚。拍照的时候,门口的保安依旧很疑惑地关注着我。感谢小数码。

倘若我端着肥硕的单反,挂着炮筒一样的镜头,保安同学莫非就要把我当作恐怖分子了?自制土炮袭击。

购买电器出来,天上的云彩开始变化了。传说持续了一周的阴雨天要发生变化。你看你看,云彩散开了。

黄昏。更冷了。远处横行的云彩,它们是多么落寞。云彩和河蟹明明都是横行的,却只有后者出了名。

小飞问我,为什么总拍乌云。你当我乐意啊,下了一星期雨,我哪找白云去啊。

天桥是个好东西。严重感觉到,想拍云彩的时候,需要占领一个哪怕稍微高一点的位置,也是好的。

云彩底下,就是传说中的北三环。正是开始堵车的时间。十一过后北京的交通,和天气一样让人郁闷。

站在天桥上,回头。满天的云彩啊,它们开始散了。后来,坐公交车,途中,看着云彩变化。

某个时刻,我很想下车去,拍点什么来着。终究没有下车。天冷了,人变得喜欢蜷缩,懒得冲动。

第二天。果然晴天了,太阳真让人感觉温暖。屋里的气温上升到了19度,或许是冬季来临前,最后的挣扎。

我坐在阳光照耀的窗口,晒太阳,听歌,吃着悠闲的薯条,喝果汁,看书。想着,若能时常这样有多好。

阳光只持续了那一天。再过一天,又有云彩出来了。骑自行车出门,去五个不同的地点,中途拍片。

因为拍云彩,耽搁了一会儿,到路口,发现了成群的大盖儿帽儿叔叔。

他们打着指挥交通的名义,造成交通堵塞,禁止任何会运动的活物或者死物通行。貌似,什么领导要来了。

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古代那个有名的昏君会问,他们饿了,为什么不吃肉饼。

若有大盖儿帽儿护航,我也会问,他们说交通拥堵,为什么不用呜哇呜哇车开道。

顺便的,以后再拍云彩,也可以先让大盖儿帽儿中队清场,免得再被人围观,以及用庞大的身躯挡我镜头。

在呜哇呜哇车开道之后,交通瞬间恢复了往日的忙叨。而我呢,在弱智银行和更弱智银行里耽误了两小时。

最后,买茶叶,回家。路上抬头看,天上的云彩啊,它们也更忙叨了。卷云们,你们不觉得挤吗?

可惜我没有清场中队,我只有落得被继续围观而已。这次围观的是收停车费的大叔。

我真的不是来偷车的,我拍完云彩就走。我都安生一个多星期了,我容易嘛我。

回家,整理云彩的片子。顺便看了看,免费的图片网站还是半死不活的状态。

片子整理完了,天色已晚,阳台外头,是被落日弄上了花里唬哨的颜色的云彩们。再度出击吧。

摇光说,咱们的地景啊,不能老是同一个啊。我也不想是同一个啊,这不是方便么。

嗯,传说中的新源里,这个令人熟悉的电线杆子顶端。好歹有个地景,好歹是有。

最后一组云彩,是又一个周末了。有半个星期的伤风感冒时间。同时,继续忙。

周末是个相当晴好的天气,广播里说,去香山看红叶的人,已经多得要把香山踏平了。闷骚市民。

起的早,出门,看见有一些形状奇特的卷云。虽然要赶路,但还是没忍住,决定拍两张再说。

因为拍了云彩,时间耽搁了,没办法,只好坐出租车走吧。行使在长安街上,我掏出了小数码。

卷云开始长出了钩子状的尾巴,多好玩啊。只可怜了出租车司机,这位同学一脸紧张地,看我想要干嘛。

好吧,路过那个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导们聚集的场所时,我不摇下车玻璃还不行么。我就是拍个云彩。

我又不是车窗摄影师,这不是看云彩的构造现在正合适么。其实,你看,云彩底下,还有华表型路灯呢。

最后一站了,西单。下车,我回头看,太阳上头的卷云,又弄出了一小段日晕来。

我短信给摇光,说,真给面子啊,日晕同学。在拍了这张片子之后的一个小时,我给人民群众讲故事。

我说,今年有那么一天,CCTV1,新闻联播里,说,菲律宾出现罕见日晕现象,

罕见你个葫芦,今天还见着了呢,我们媒体工作者,就不能稍微提高一点自己的知识修养么。

其实这是废话。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就像如今婚庆的主持人队伍,有几个收费还算合理的,说话不三俗的?

媒体工作者的收入,决定了他们没办法提高知识修养了。否则人家就当学者去了,吃口饭容易么。

所以,其实我还是粪青了一把。其实当时促使我粪青的催化剂,是西单图书大厦的见闻。

有那么一些人,拿着几本正在被当作商品出售的书,坐在大厦办活动的专区座位上,

一边对抗着讲台上正在进行的讲座的声音,一边对抗着组织方的冷峻杀人目光,

他们依旧安心地坐着,看着免费书,对于自己竟然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个叫做图书馆的地方而丝毫不觉羞耻,

而当其中某人掏出价值几千块的挨缝手机,我终于崩溃了,一本二三十块钱的书,真的就那么贵么。

好吧,我跑题了。总之北京的气温咔嚓咔嚓地下降,再回升,再下降,准备入冬。

我的相机坏了,修好了,这次又坏了,它将会被再修好,或许不会,或许会换成新的型号。

我经历了伤风,不理他,再伤风,再不理他,终于感冒了,喝药汤,好转,最好别再伤风,如此的过程。

如今贴图片的网站终于暂时恢复了。免费的网站,苛求不得,能用到什么时候都好。

于是我瞬间理解了那些看免费书的人。他们并非热爱读书,而只是喜欢占便宜的心情。

知识和文化,对于他们终究不值得一提,不值得花钱。他们的面部皮肤,想必比落雨的云层更加厚实。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