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九月份的尾巴你是植物园控  

2010-10-02 01:41: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睡觉之前,发现了两个事情。为了查某个物种的名字,倒腾一堆图册,然后,发现,

前两天在植物所的园子里头,见过两个家伙,分别是啥啥啥和啥啥啥啥啥,湿地上的,

一直以为,一个是已知种类花开败了的倒霉样儿,一个是永远搞不清楚的莎草,所以没有拍。

突然知道它们是谁了,于是心中泛起了邪念——莫非应该去补两张片子不成?

决定第二天中午之前起床的话,看天气,睡到下午的话,就干脆睡成死猪算了,

很不幸,虽然夜里打僵尸打到相当糜烂的程度,在睡了五个小时之后,我还是被楼下施工的声音吵醒了,

好吧,既然醒了,既然天气还算和煦,那么,只好去植物园拍片子了。于是真的又去了南植。九月最后一天。

水池子,大水池子。就在这水池子旁边,曾经被忽略的那两个种类,但愿它们还健在。

近了南植,直奔水池子而去,然后,人品好似喷薄的红日,是那么如此轻易的,就找到了想要的东西。

白鹭莞 Rhynchospora alba 'Star' 莎草科 刺子莞属

这玩意儿上一次切诺基问过我来着。我说,莎草科的啥啊,反正是栽培的,园艺品种。

切诺基还说,上头那白色的,不是油漆涂的啊。还真不是。我就琢磨了,要是都油漆一下,工人得累死。

图册上突然翻到这玩意儿。因为是湿地,于是动心了,只一株,背景杂乱到了某种程度,也凑合拍吧。

垂花水竹芋 Thalia geniculata 竹芋科 水竹芋属

至于这个啊,倒霉孩儿,属于被忽略的种类。一直以为这家伙就是水竹芋,是同一个东西。

以为水竹芋花开过之后,进入果子期,就会稀稀落落地乱垂下来,人到老兮挺不直,水竹芋或许略同。

可惜还是想错了。同样在图册上看到它,感情是另外一种。乱糟糟地栽种在水池子边缘。

拍这家伙的植株实在太费劲了,从背景里把它区分出来,需要相当肺活量的拍摄技巧。

皇冠草 Echinodorus amazonicus 泽泻科 刺果泽泻属

顺便捎带了温室里头的泽泻科大白花。不认识了好多年,还曾把这当成冠果草来着,被人纠错过。

从前只拍了花特写。和DM说过好几次,你家鱼缸里的水草啊,有空把植株拍了给我吧。未果。

还是自己动手更靠谱。温室的水池子几乎被清空了,都挪到外头去了,只剩这么两小盆,于是补片子。

芭蕉 Musa basjoo 芭蕉科 芭蕉属

温室里还有芭蕉。有残破的花,和未成年的果实。小山同学指着芭蕉的牌子,问,这东西的芯能吃吧。

据说是能吃。在海南做野外生存稿件的时候,听说芭蕉芯能吃。若非饿急了,我猜我不至于吃这玩意儿。

在室内拍片子更费劲,只有这时候,才会觊觎CMOS的高ISO。我仿佛不是合格的温室摄影师。

人心果 Manilkara zapota 山榄科 人心果属

同样在屋子里较劲的还有人心果。以前拿小数码,拍过这东西的花,拍得相当轻松自如。

这回用单反本来就有难度,再加上屋子里微弱的光线,简直就是一大挑战。拍完片子,满头臭汗。

红花文殊兰 Crinum amabile 石蒜科 文殊兰属

离开温室的时候,我们几乎是被轰出去的。下班了,锁门了。在下班之前,我最后拍的是文殊兰。

太阳偏斜,光线恬淡而哀伤,带着橙红色的寒凉,照射在温室斑驳的铁窗上。花在窗里,孤寂地绽放。

文艺过了,片子就好拍了,咔嚓咔嚓,风不要吹窗棂啊,我伸出手却只是冰冷铁窗。

秋水仙 Colchicum autumale 百合科 秋水仙属

其实,去温室之前,我们转悠到宿根花卉园里头来着。连续两次,都没去宿根园,这回补上。

之前不去宿根园是有原因的。这里头引种了各种莫名其妙的花卉品种,查不出种类,拍不出效果。

我还是喜欢原生种,不喜欢园艺品种。说到底,植物学神马的,和园艺根本还是两摊子东西。

园子里栽种的妖怪太多,太密集,不好取景。不过这回还是决定去,据说有石蒜,有秋水仙。

然后就真的看见秋水仙了。阳光耀眼,秋水仙大都唧唧歪歪,四脚八叉。

我卧倒在土地上,在刚刚施过粪便类肥料还残余着某种气味的土地上,趴着拍秋水仙。一身臊气。

石蒜 Lycoris radiata 石蒜科 石蒜属

石蒜也有,只是很残破了,一片石蒜好几十株,只剩下个位数的几棵,花还算完好。毕竟是秋天。

在我的记忆里头,石蒜应该栽在园子的另外一个位置,小山说,她也是这么记得来着。

当初还用小数码,和小山来过,见过石蒜,拍了片子,后来做稿子也提到,一个有文化内涵的植物。

彼岸花。还有个更文艺的名字,叫,什么朱砂什么华,如同煎饼果子。

竹节蓼 Homalocladium platycladum 蓼科 竹节蓼属

离去之前,最后拍的是竹节蓼。这个倒霉玩意儿被扔在温室的垃圾车里,被工人轰走的时候,我发现了它。

——这东西怎么剪了?不要了?能拿走吗?拿走回家种去。

其实我是想拿走到什么地方,用反接镜头拍拍小花。工人说,种不了,都剪了好几天了。

我觉得纯属扯淡。看竹节蓼本身还算健康。总之是拎了一节出来,找个草丛,反接了镜头,拍小花。

之前在云南还是哪儿的,摇光拍过这东西。我想,反接同时高ISO不靠谱的时候,这东西是拍不好的。

只是给自己找别扭罢了。凑合拍了。收拾相机,准备回家。日光偏斜得厉害,色温严重偏红。

切诺基说,她就喜欢在节前的一两天出门,去公园,没人。好吧,我的经验是,一般这时候堵车堵得厉害。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