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最后的植物园·以及2500种的达成  

2010-10-15 23:50: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是植物园。趁着还有太阳,继续拍片子。关于拍片这件事,早春和晚秋都比较疯狂。

植物真的剩下不多了,但是因为怀揣着一个穷凶极恶的目标,所以要去拍,

这个目标几经修订,最后确认为,到今年为止,拍满2500种植物。换单反之后的满四个年头。

凑种类。别人我真的不清楚,我自己是因为喜欢收集,而喜欢了植物分类,

有人收集邮票,有人收集电话卡,有人收集印有LOGO的餐巾纸,有人收集小妹子,

我决定收集些与众不同的东西,我决定收集些永无止境的东西,这样可以欢乐得更长久,

于是我收集邮戳,于是我收集植物图片。我总是天真地猜想,喜爱自然摄影的人,都有收集癖好。

碎米桠 Rabdosia rubescens 唇形科 香茶菜属

室外就剩下这些东西了。某唇形科瘦长且晃悠的家伙,见过若干次,总觉得不好取景。

凑种类,所以勉强拍了它。看名牌,说,冰凌草。回家一查拉丁名,感情还有个名字,叫,碎米桠。

这名字我熟。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借了一台锁泥505,小数码,去上方山,拍了些植物来着,

其中就有这个碎米桠,之后的之后,我再没见过这东西,或者,见了,却完全没有感觉。回忆久远。

雁来红 Amaranthus tricolor var. splendens 苋科 苋属

再就是某个栽培的苋,红得令人发指。对于这些个栽培出来的玩意儿,我本来是相当没兴趣来的。

思路不同。我所明白的,是根据工具书,去判断某个野生种类的种类,但关于栽培品种,则完全晕菜。

好歹名称还是查到了。在没个古狗的年代里,搜索拉丁名对照图片,是一项艰苦的工作。

从这一点上来看,摆肚其实就是一个垃圾搜索引擎。当然我还是习惯它,只怕有一天,它被彻底红化。

荞麦 Fagopyrum esculentum 蓼科 荞麦属

荞麦能够幸免,完全是因为花开得太晚了。倘若早几个月,在还不太冷的时候,结了果实,后果不堪设想。

我想像着起个大早、梳妆打扮、拎个小棍儿赶在上班高峰凑热闹挤公交车抢座位去香山锻炼身体的老太太,

她们一路爬山,一路歌唱,一路将野菜、蘑菇、橡树籽扔进自己的塑料袋里,挖光,拔光,打光,

之后她们会转战植物园,使出佛山无蝇脚,踢向银杏,看着差不多成年的白果纷纷落地,继而哄抢之,

抢了白果,在高级而免费的公共厕所里洗去了臭味悠远的外种皮,她们就可以捎带着抓一把荞麦果实,

回家之后,将带着白果外种皮氢氰酸臭味的荞麦果实仔细甄选了,挑饱满的,铺在楼下的机动车道上,

晒干,晾干,烤干,再拎起路边写有市政字样的隔离墩,在荞麦果实上碾来碾去,使之脱壳,

如此这般之后,就成就了伟大而精致的民间手工艺作品,荞麦皮枕头芯的原材料。而且是全免费的。

箭叶萍蓬草 Nuphar lutea ssp. sagittifolia 睡莲科 萍蓬草属

不是我以小破孩儿之心,度君子老太太之腹。不是的。我指的从来都不是绝大多数的好老太太。

我只是想表达我发自内心的对于应该遭受专政待遇的莫名其妙的老太太的舍大家顾小家行为的不解与困惑,

我想絮叨的对象,其实还有老头儿。去水池,打算补充一点水生植物,发现上个月还很愉快的小水塘半干了。

人工造景。因为水泵停止工作了,不抽水,于是水留向了更靠近地心的位置。不由得它不干。

在大水池的一侧,某个老头儿,头戴太阳帽,身披忘了什么颜色的衣服,甚至有没有衣服也忘了,大约是有,

总之老头儿正在公园的水池子里,不可一视地挥舞着钓鱼杆。旁边的鱼护里,还有一些战利品,小鱼苗。

老头儿总觉得自己就是公园的主人。作为闯入老头儿势力范围的外来人,我在老头儿不友好的注视之下,

替他老人家说了一句自我欺诈的潜台词,我说,反正冬天也要抽干水。鱼,闲着也是闲着。

假叶树 Ruscus aculeata 百合科 假叶树属

拍那个据说是从欧洲引过来的萍蓬草的时候,我们又被围观来着。好在温室里游客稀疏。

有足够的时间,让我换上反接,拍一拍假叶树的花。去年买了这只头,就来拍过这花来的。整一年了。

再后来,看照片,还是觉得,摇光的20微效果更好。大约除非换CMOS的机身了。D200力有时而穷。

黄蝉 Allemanda neriifolia 夹竹桃科 黄蝉属

再再后来,阳光就从温室的玻璃窗里斜射了过来。日光温暖,照射在黄蝉花上。

我想起了海南。我又想起了海南。传说海南的导游小妹子,会对游客们讲解黄蝉花。这事曾经说过的。

导游小妹子说,这花,叫,好男人花。为什么呢?因为这个花啊,他,没有花心。

花烛 Anthurium andraeanum 天南星科 花烛属

凑物种。于是花烛也拍了。罪过罪过,回家后看这一天的片子,说实话,确实不精彩。物种记录片。

还是在很久以前,花烛这东西我也不认得。拍了片子问老板,老板说,安祖花。

只要年岁足够老,就应当隐约知道安祖花这名字。后来我才知道,这东西感情是音译的。

我一直心怀丰富的想像力,因为所谓安祖花,是祭祀祖先用的,以求祖先在地下能够安心。

如今不会有歧义了,各种安祖花都被翻译成了花烛。在当下这世道,拉丁名神马的,不过是科学家的玩意儿。

前两天,医务室热爱养花的大夫还问,大花犀角,豹皮花,五星国徽,到底哪个是学名啊?

我想告诉她,学名是拉丁名。但是不成,要解释这个,就要耗费太多的口舌,对方还不一定理解和领情。

太多的孩子和已经不再是孩子甚至已经有了孩子或者有了孩子的孩子的人,都对学名怀抱着误解,

学校老师说,喇叭花是俗称,牵牛花才是学名,多少年来,电视广播报纸杂志,大都是这么理解的。

好吧,我不承担对抗民众固有认知内容的工作,我还有更重要的任务,我要凑我的2500。

回家,数种类,谢谢啊,也不在两千五之上,也不在两千五之下。其实我很满意,但是我不能说。

因为这一天拍的物种,还有一只水池子里的奇怪睡莲,至今没有查出名称,

按我的标准,没名字的种类,是不统计在内的,所以其实到现在,我还是只拍了两千四百九十九种,

嗯,这大约是一种偏执,我偏执地认为,这个冬天不会再有什么拍摄机会了,我应当想办法达成目标。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