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匆忙的植物园和肖像照  

2010-09-29 21:36: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忙叨叨。如同做布朗运动的分子,撞来撞去。若干个清晨,连续挣扎着起床。缺乏睡眠,眼神涣散。

趁着秋季的尾巴,还是想多干一点事。一大早,和章鱼会合,再和切诺基会合,再和狐狸Z会合。

去南植。带着章鱼去捞水草,绘图参照。然后匆匆忙忙转了一圈,拍些花草,采标本,返程。

从清晨开始刮风。着急这个或者那个麻烦事。没能来得及去某个地方。还有,只剩下肖像照。

海菜花 Ottelia acuminata 水鳖科 水车前属

实验田的水坑里,竟然有海菜花。狐狸Z很高兴啊,因为可以好好拍这东西了。依然是公花,只见过公花。

半个月前看过的芡实已经破败了。睡莲们彻底要准备睡了。大薸还旺盛着。菱花也一只都不见。

照例是为了湿地。章鱼要画图,池塘生态系统,所以去捉水草。工作,总是麻烦事儿。

好在有这些水坑。直到后来的后来,才发现这里引种了不少湿地种类,比如几种我家的眼子菜。

回回苏 Perilla frutescens var. crispa 唇形科 紫苏属

实验田里的工人还算友善。说拍照片,他们说,拍吧。于是我们呜嚷一声分散开去。

水坑里拍完了,准备走人,临走看见了紫苏。印象里头,这种紫了吧唧的,应该是某个变种,姑且认为。

再临走,看见了罗勒。工人师傅高兴了,这个啊,这个是荆芥啊,河南人栽的。

狐狸Z说,她们有个河南同学,说,吃过大盘荆芥,意思就是,见过大世面。河南人喜欢荆芥。

我问,河南人是猫啊?猫喜欢荆芥,猫薄荷。反正眼前这个所谓的荆芥,我以为是罗勒。

狐狸Z看见了种子。工人师傅说,你撸一把,于是狐狸Z抓了一大把种子。章鱼说,这味儿可不好闻。

爵床 Rostellularia procumbens 爵床科 爵床属

药用植物区有大片的爵床。没见着爵床的牌子,大约不是刻意栽种吧。满地泛滥的爵床。

我想去拍一个群落来着,然后才想起来,群落这东西,在云南已经拍过了。记性开始变得迟钝。

顺便还抓了几个外来种,比如一点红,比如夜茉莉,外地来的,或者外国来的。

宽叶香蒲 Typha latifolia 香蒲科 香蒲属

还是实验田的水坑。上次已经见过这香蒲,种类有点疑惑。后来看了林同学编的书,觉得,宽叶香蒲吧。

那书里有一张宽叶香蒲的照片,背景就是这水坑。推测位置,顺便进行对比,觉得,或许是吧。姑且。

后来还看到了或许是小香蒲的种类,有苞片来着。只可惜,那两个蒲棒的形状实在有点奇特。冰糊儿形。

蒙特登慈姑 Sagittaria montevidensis 泽泻科 慈姑属

切诺基问,这是什么啊。我说,蒙特登慈姑,也叫爆米花慈姑。切诺基说,后边这个名儿是你给起的吧。

我就这么缺乏公信力。平时胡说八道多了,有时候正经一下,别人也以为,我照例在胡说八道。罪过罪过。

其实,只能说,我猜,这是蒙特登慈姑。在版纳见过一次这东西,谁知道南植是不是引种了呢。

连海菜花都有栽培,爆米花也差不多了。工人师傅说,海菜花也不用盖,自己沉到水里,就过冬了。

小慈姑 Sagittaria potamogetifolia 泽泻科 慈姑属

在上次被我盛赞的小水池里头,看见了另一种慈姑。我差点就说,这不还是野慈姑嘛。还真不是。

人家的叶子可没有裂,可不是令人不愿相信的箭头形。查植物志,估计,应当是小慈姑。

小慈姑,写拉丁名的时候,我突然乐了。potamoget-i-folia,眼子菜叶的。这种加词可不怎么常见。

感情这个慈姑跟我家眼子菜有关系。好吧,如果翻译成,眼子菜叶慈姑,我会更欣慰。

柘 Cudrania tricuspidata 桑科 柘属

一路念叨着,我要找柘树,我要找柘树。找了几次,都没找到,但印象里,这东西应该在某处。

还是切诺基眼尖,发现了这树的牌子,继而发现了这树。好吧,我眼不够尖,而是圆形的。

有个小怨念,貌似在哪儿看过,柘树这东西,到秋天果实会变色的,于是一直等着秋天,

去年的秋天,忘了这茬事,没能拍到,心生遗憾来着,今年秋天,上次又没来得及去看,

于是这次开始念叨,谎言念叨多了,也会变成真理,所以多念叨,没准就能碰到,

然后真的碰到了,虽然果实还没怎么变色,但先拍了再说。然后,没什么可念叨了,所以该返程了。

圆锥绣球 Hydrangea paniculata 虎耳草科 绣球属

临走,说,你们等我一会儿啊,我去拍圆锥绣球去。我当然知道这东西的位置,只要它们还活着。

之前见过它们的牌子,红色的,写,水亚木。后来又见了它们的牌子,蓝色的,写,圆锥绣球。

再后来,一查,感情这东西又叫水亚木,又叫圆锥绣球。这回总算踏实了,总之就是这东西。

令人郁闷的是下午。清晨开始刮风,我有点害怕下午会变大,结果呢,结果下午一丝风都没有了。

后来我爸说,天气预报说了啊,上午刮风,下午没风了。好吧,反正也有一堆破事要忙。

如果时间充裕,本来应该去看看石蒜,看看秋水仙,看看红豆杉。时间总是不够用,只够拍一些肖像照的。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