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急躁的云·以及哀伤的月亮  

2010-09-21 22:59: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气预报太没谱,传说要下雨,太阳猛于虎,满街飞黄土,蛤蟆气鼓鼓,出门一看我的娘,今天路上暴堵。

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雨伞成了累赘,长袖抓绒衣成了某个跨越长江的省会城市——捂汗。

情绪零碎,和满街无从挪动畏葸不前的汽车一起零碎着。等车,堵车,等车,堵车,如同一个死循环。

决定放弃地面交通,改坐地铁。地鼠多伟大,制造地下高楼和大厦,修铁轨,跑火车,建设祖国现代化。

地铁拥挤,但至少还能行走。我知道我要迟到了,可是还是舍不得地铁入口处的云。

在满是外来扛包人员的一个叫做东直门的集散地,我毅然掏出小数码,咔嚓咔嚓地拍云彩。

一定迟到了。下了地铁就打电话,说,堵车。从地铁站到目的地,要走十几分钟路。

应该赶路了,可是站在桥头,再次舍不得那些云彩了。太阳在云的缝隙里头,如同一团尿渍,牛奶味的。

桥下有工程队的小船,上面的人穿着橙色预警背心儿。看见我拿相机,他们向我挥手。

谁是最可爱的人啊!你看人家多淳朴,多有镜头感。后来我发现我错了,他们在招呼另外的小船呢。

HLL地转身——虽然总觉得HLL翻译成华丽丽比如火辣辣来的生猛——背后的云彩就恬静了许多,

没有太阳骚扰,天空闪现出了蓝色。总之一切都过去了,秋雨之后就是冬天。

再转身。其实我在桥头钻了若干个身,以致到晚上坐在电脑前头,开始觉得腰酸。

这次围观者从桥下的橙色背心儿,换成了桥上的黑夹克。某黑夹克男子观察了我好一阵子来着。

我很疑惑,又不是抱着脚镣一样的大相机蹦蹦跳跳的美女小妹子,大约没什么观察的必要。

总之我应该在赶路,却总是停下来。好吧,我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了,迟到之余,还要在沿途拍云彩。

然后很快我又不好意思了。从一个高耸的大门口经过,上头的牌子是什么电网。总之是唬人的牌子。

我路过那个大门口的时候,确实看到了天上的太阳。亮晶晶的样子,味道甜美。

我走过大门,走进树阴,忽然发现前面绵延的行道树里头,再难找到看得见太阳的缝隙了。

在某个瞬间,我决定转身回去。在高耸威严壮阔雄伟的大门门口,我挤在一串红花坛旁边,举相机拍太阳。

太阳光芒四射。我的脑袋上全是汗液。赶路赶路。门口的保安和路边的一对男女,行注目礼。

一定迟到了。然后忙活完,准备离开。迟到已经够烦人,还要借人家的窗口。我是个得寸进尺的家伙。

打开纱窗,冒着放秋后的贼蚊子进屋的危险,我拍了天边横亘的云彩。

中午阳光的感觉已然消散了,天空重新回归到了压抑和沉闷。出门去,天上的黑色云彩快速挪移着。

它们急躁而茫然,没有方向,却只能不停追逐。它们如同这座浮躁的城市中,急躁而茫然的人群。

这些什么而什么的人群,构筑起了北京堵车大联盟。我拎着一箱子苹果,寻找寄物柜。

终于为苹果找到了安身之处,天已经要黑了。在路口经过斗志斗勇以及耐心地等待,赌人品,打出租车。

在出租车上,天空变成了绚丽的红色。出租车窗因为连续的落雨,沾染了太多灰色的痕迹。

于是我给摇光发短信,说,拍红云彩吧。摇光说,我也在车上。这个时间,在路上的人,都在车上叹息。

红云彩。我不吝惜错过红云彩,只是有一点哀伤。总觉得它们是要说明什么,要证明什么,才刻意出现的。

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了,它们要证明一个不靠谱的真理。那就是,早霞不出门,晚霞晒死人。

如果明天真的艳阳高照,催人汗下,你可以说,看吧,看吧,晚霞~晒死~人~

当然即使明天刮风下雨大阴天,你也可以去火葬场印证真理的正确性,晚霞~晒~死人~

下了出租车,天已经基本全黑了。城市上空的云彩,让人即使把小数码ISO看到200也不得不拍张纪念照。

然后又是一堆事儿。完事回家,走进小区的时候,抬头,看见了月亮。犹豫片刻,我决定,回家取单反。

上次拍月华,还是去年入冬的时候。上次提到月华,不巧,就在前两天。

月华浓烈使人愁,月亮愁的是一会儿大来一会儿小,人愁月圆月缺明月相思孤行只影寂寞上高楼。

再次选择和大约一年前拍月华相同的位置。今天的月亮有点升高了,我只好移动到靠近另一侧的大楼窗户下。

那座大楼是某个研究院的学生宿舍。大约是研究生的居住处。窗户里头可以看到上下铺床,以及悬挂的毛巾。

从窗户的护栏里,传来流行歌曲的声音,听不清词语,只有曲调。也好,月亮总要有歌曲相和。

我拍月亮,屋里的人大约在琢磨我。日系的动画片里头,拿相机的胖大叔,大约都不是什么正常角色。

因此我感觉到了一点哀伤。忧从中来,月明星不但稀干脆被云遮的一颗都看不见了。

人不能永远缅怀和重复过去。在这个其实也不怎么靠谱的真理引导下,我决定换个位置拍月华。

毕竟,今天的月华已经过了最出色的时间。在回家路上,曾经看到单纯的月亮,单纯的薄云,外红内蓝。

我来到马路上。大马路。天上的云层厚实起来,月亮忽隐忽现,变得不那么招人喜爱了。

三脚架的两只脚站在机动车道上,另一只脚站在马路崖子上。我两只脚都站在马路崖子上。

然后,我选取能够躲开电线的角度,等着月亮钻出来。云层浓郁,月光轻微。

我想起刚上大学那一年中秋,在吃饭大学生物楼的天井里头,参加的无聊聚会。班级聚会。

那是十一年前的事了。挑选出的几个人,分成两拨,唱带有关键词的歌曲,关键词有四个,风雨云月。

又过了两年,还是中秋,在吃饭大学推倒平房来不及盖建筑物于是用小麦冒充草坪的小麦草坪上,

我们一边唱歌,一边谈论如何面对即将死掉的未来。中途,某善良老太太打来电话,说,就这么办了吧。

刚入学那时候在班级聚会上还显得生分腼腆的同学,在两年之后成了争名夺利背后捅刀的竞争者,

这些那些,都是难免的事,只是让人心生感伤罢了。月亮见证了一切。

好吧,就让扯淡的归扯淡,装B的归装B,如今我已衰老而坚强,面对恶势力,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

于是我收起相机,昂然面对马路上更多的围观者,面对其中可能突然蹿出抢夺我的相机的恶势力,

在这圣洁的月光下,有本事你就抢,反正我把相机背带跨在胸前了,

拔河不是比力气,是比体重,体重大,摩擦力大,物理老师说的。物理学真伟大。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