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秋雨秋雨愁煞狗  

2010-09-18 22:03:48|  分类: 飞鸿雪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一直淅淅沥沥。随身听很应景,播放各种有关于下雨的声音。天气变凉,树叶变黄。

天黑了,周董吱吱呀呀地念叨,街道的铁门被拉上,只剩转角霓虹灯还在闪,这城市的小巷雨下一整晚。

分不清白天或者傍晚,应当打开窗,拉上窗帘,盖着被子,一直睡到梦碎成积雨的凌乱倒影。

三天前,还穿着短袖,抱怨空调不够凉爽,雨落之后,换了长袖,依旧被夜风摧残。岁数大了,知冷知热。

中午,雨停了。牵狗的老头儿开始现身,穿着胶鞋,看狗小心翼翼地躲避着水坑。

在那些雨落的日子,我猜这些四爪动物们,也会在心里头平添一份烦闷。隔着窗子,看雨落,看大地潮湿。

秋雨秋雨愁煞狗。雨停时分,太阳渐暖,狗欢快地奔跑,猫侧卧在汽车前盖儿上午睡。秋季已过大半。

还是看到了云。我已经厌倦了,我不是任何摄影师,不是生态摄影师,也不是大气摄影师。只是想拍云。

那些零碎的雨云残留还在。它们飘飘荡荡,游离过已然开始放晴的天空。绵延的细雨之后,空气清爽。

我逃离了科学家的范畴,如今又想逃离科学传播者的范畴。如今最不值钱的,就是摄影师和诗人。

感觉上,会拍照片的诗人,与会写诗的摄影师,都不是什么靠谱的存在。用来哄骗小妹子的头衔而已。

我还能逃到哪儿去。这些行当已经溃散,一个又一个时代正在终结。给小妹子发短信,说,志大才疏。

现实世界也在不靠谱着。因为下雨,加上中秋前的送礼串门拥堵综合症,北京的城市交通彻底成了扯淡。

待在新家,等着煤气灶。从中午到下午,从下午到晚上。窗外是银杏叶剪影,和聚而复散散而又聚的云彩。

日落之前,看到了楼的另一侧窗口,那些破碎着排列的云。雨后的天空,雨后的云彩,渐蓝,渐高远。

傍晚是长久的寒凉。一场秋雨一场凉,十场秋雨冻死羊。已经到了穿长衣的季节,短裙即将成为过往。

天完全黑下来,大半个月亮的旁边,有淡淡的云影,云彩的颜色被月光染成红蓝的颜色。月华。

想起之前写过的短文。那个吟诵着诗句,怀揣着梦想,戏谑人生,愁肠千结的柳永。

某个细雨暂歇的夜晚,某座高楼的雕梁画栋之下,柳永看见的彩色月光。

或许在他身上,还残留着某个丝毫无从匹配他的思想却能温存他的身体的小妹子散发的清香。

柳永说,雨过月华生,冷彻鸳鸯浦,说,池上凭阑愁无侣,奈此个、单栖情绪。那一定是入秋时分的夜雨。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