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失落的圣地·坡头  

2010-08-26 21:40:58|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坡头是一个传说中的地方。翻北京植物志的时候,会发现很多东西的记载都在坡头。只有坡头有分布。

然而坡头不是一个旅游区。不像百花山、东灵山或者喇叭沟门。于是坡头变成了一个不知道在哪儿的地方。

从开始关注植物,到现在整整十个年头。对于坡头,一直心存疑惑,想去看看,却又有点找不到头绪。

于是,某一天,耗子说,去坡头不?那时就想,终究是要去的吧。那次出了意外,没去成。这次则去成了。

本来也不是要去坡头。因为八高超级大堵车,于是改去坡头了。紫衫指点过道路,于是就开车过去。

路过密云,路过新城子。车上五个人,有点沉重。走进两山之间的小山沟,总算有了点感觉。

路过一个叫做“关门”的地方,小村子,有个像城门的古旧建筑。之后看见残长城,我们停车拍照。

残长城的具体位置不知,我说,这个地方可能叫“打狗”。后来才想明白,关门,关是名词,不是动词。

北柴胡 Bupleurum chinense 伞形科 柴胡属

短尾铁线莲 Clematis brevicaudata 毛茛科 铁线莲属

毛连菜 Picris japonica 菊科 毛连菜属

周围也有植物,不算太丰富,但还是有一些。类似小龙门周边的什么沟。

因为下车了,所以顺手拍片子吧。于是开始拍植物。各种常见货色。

唯独不常见的是某个铁角蕨。或许是个普通种?我不认识蕨类。打电话给师妹,也没闹明白。

希望是个传说中的物种。反正采了标本。传说中的种类,才对得起传说中的地方。逼近坡头。

鸭跖草 Commelina communis 鸭跖草科 鸭跖草属

异叶败酱 Patrinia heterophylla 败酱科 败酱属

还是常见种。从内蒙回来,大约又两个星期没拍片子了。胳膊酸疼。

这两个星期究竟干什么来着?有点混乱了。相机也有点混乱。后来想明白了,原来是没带擦汗的头带。

充电器也出了毛病。充好的电池,换上就说没什么电。应该带一只皮卡丘出门才对。

林子底下,拍片子依旧没什么心得。光线混乱。还有,环境拍依旧没思路。拍摄季就要过去了吧。

多歧沙参 Adenophora wawreana 桔梗科 沙参属

根据紫衫的指点,在柏油路变成沙石路之后,继续往前走。在某个地方,又停下来。

路边有沙参。后来,到我拍沙参的时候,有林场的工作人员,大叔,带着孩子。在围观。

打着什么什么旗号,要往前走。大叔说,要是游客,需要登记。我们有旗号,我们不用登记。

大叔的娃问我在干嘛,我说拍照片。大叔的娃要看,我就让他看了。沙参。娃说,噢,是这个啊。

苍术 Atractylodes lancea 菊科 苍术属

石头上头,有个单摆浮搁的苍术。草丛里也有苍术,但是周围太杂乱。我决定爬上石头去。

真的爬了,才知道,有点费劲。大约有些高估自己了吧,毕竟岁数大了,体重大了,不能再瞎折腾。

终究还是爬上去了,片子拍了,下来的时候,更费劲些。最后还是跳下来了,脚有些较劲。

大叶绒果芹 Eriocycla albescens var. latifolia 伞形科 绒果芹属

在石头上拍苍术的时候,切诺基说,你头上白色的是什么。我一看,伞形科,不认识。

不认识最好,不认识就得好好拍。因为在石头上,没地方下脚,所以拍得费劲。终究还是拍了的。

回来查,查不出来。正好紫衫在线,于是请教,于是知道了,感情您叫大叶绒果芹啊您哪。

跳下石头以后,切诺基正在问护林的大叔。那上头的是什么。大叔说,俺们也不知道。

小黄紫堇 Corydalis raddeana 罂粟科 紫堇属

到沙石路没有的时候,该步行走山沟了。停车的位置,又拍了半天。草坑里有紫堇,色彩艳丽。

整个一天,拍的片子都偏灰暗。不干净,杂乱。对此我毫无办法,灰就灰吧。灰灰丫头。

裂瓜 Schizopepon bryoniaefolius 葫芦科 裂瓜属

钻山沟。钻着钻着,一片开阔地,有小房子,没人。房子的侧面墙上,看到了裂瓜。

因为太阳毒辣,所以说那是裂瓜有点勉强,应该是晒得蔫头搭脑的裂瓜。

这玩意儿我只在小龙门林场见过。坡头是第二个见到裂瓜的地点。所以尽管蔫头,也还是拍了。

雾灵沙参 Adenophora wulingshanica 桔梗科 沙参属

之后再往沟里走。走着走着,路变得不怎么好走了。考虑到周围物种多样性不那么乐观,决定返回。

路边有沙参,先拍了再说。看是叶子轮生的,我就说,轮叶沙参。后来才想起来,展枝沙参也轮叶。

再后来,查植物志,感情您是雾灵沙参啊。不愧是模式产地旁边,密云真神奇,坡头真神奇。

景天三七 Sedum aizoon 景天科 景天属

再后来,没在坡头久留,离开密云,去了怀柔。坡头是个圣地,圣地就是不要去,成天惦记着最好。

真的去了,看看,感觉山沟还不如小龙门让人愉快,感觉物种真的没有那么丰富。

不过,特殊种类还是看见了几个,除了那个什么芹,还见了黄花葱、北齿缘草、展枝唐松草。

仅仅拍了俩钟头的片子,大约可以说明一些问题。有点失望。但是终究,坡头,我是去过了。

这种期盼和现实性的差异,总会不断涌现,折磨人。从前没搞上的小妹子,可能真的没有惦记的那么好。

没买到的什么东西,其实买了也是扯淡。放着不用,心理平衡。好吧,我心理已经平衡了。所以去怀柔。

九公山。路上,车胎扎了。和上次去内蒙类似,又是普洱开车,背包换胎。

扎车胎的路边,大棵小棵的栗子树。远处的树干上,有那么一丛景天三七。我有点怀念摇光的鱼眼了。

假贝母 Bolbostemma paniculatum 葫芦科 假贝母属

去九公山是有目标的。切诺基说,前些天来过,路上有大片的秋海棠。

看见大片秋海棠的时候,停车,路边还有土贝母。这也是小龙门物种,好些年没见过了。

大约我只能分清楚,山上的是土贝母,水里的是盒子草。雄花真的很相似。

中华秋海棠 Begonia grandis ssp. sinensis 秋海棠科 秋海棠属

没有阳光。天色有点晚了,而且位置潮湿阴暗。但秋海棠还是很招人喜欢,大家很喜欢咔嚓咔嚓。

一群人,围攻秋海棠。以前总没机会拍这玩意儿。做书的时候,用的是DM的老照片,也不太理想。

这次总算理想了,再不理想,就别玩了。湿地植物已经告一段落,我还是在拍湿地的。湿着就高兴。

绵枣儿 Scilla scilloides 百合科 绵枣儿属

收工,回去。路上忍不住叫了一次停,是因为看见绵枣儿。确实是绵枣儿,在夕阳的光下,晃悠。

关于绵枣儿,有点怨念。大约在二十年前,八大处的山头上,这玩意儿还很多。

我挖了一棵,回家栽种,生长得不错。第二年,忘了这东西是怎么消失的了。总之存在过,消失过。

再见这东西是六年前了,在北戴河。山坡上头,有那么一棵。当时用小数码,拍不了细长条儿的植物。

每年都念叨,七八月份,要去八大处。然而只为了拍绵枣儿,又有点勉强。每到夏末,都干劲不足。

这么拖沓着,就始终没好好拍过。所以绵枣儿忽然出现,我就条件反射一样,叫了停车。还是想拍。

最后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上两张蘑菇。蘑菇不认识,不但不认识,而且也不知道从何查起。索性没查种类。

栗子树下的蘑菇。说漂亮,是够漂亮。用手指捅了捅,手感就像发硬的胸部。

还有蘑菇和切诺基的合影,没贴。围绕着蘑菇,大家又咔嚓了半天。一点小东西,就会兴奋起来。

我们大约够可怜。我们应该去高原上待一阵子。那样会宠辱偕忘的吧,总之不至于这么大惊小怪。

还是蘑菇,稍早。还是在坡头的沟里。小红蘑菇,林下的光斑过去了,于是用小反光板来着。

小反光板很好用,只是用完之后,一手银粉。便宜货,就是爱掉渣,跟烧饼类似。

反光板下的蘑菇,以及小山同学的身影。注意看,小山同学的指甲,和蘑菇一样艳红艳红。

好了,今天的图片和废话就是这么多。要去坡头的同学们请注意,去百度地图搜,很靠谱的。

呃,靠谱的是路线,不靠谱的是物种。后来老信说了,感觉坡头这种地方,应该夏天去。我觉得这个靠谱。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