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花事@滇西北·中甸篇·从植物园到独克宗  

2010-07-08 02:27:43|  分类: 飞鸿雪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说一句关于高山植物园,是因为在第二天,又去了那一片,蓝色湿地。

去年秋天,湿地上开成片的花锚,蓝紫色,梦幻。记忆太美妙了,所以一定还要去看。

起床,看到阴天和阵雨,于是继续睡。然后是泡面和出门。吃面的时候决定,晚上去县城。

园子的门口,眺望县城,隔着纳帕海。阳光不太明媚的时候,整个景色也变得压抑起来。

其实是出了太阳的,短暂的一阵子。从小路行向湿地的途中。太阳出来了,感觉忧伤。

上次独自一人,走这路,狗和我在一起。我拍老鹳草,狗就窝在老鹳草上头。热爱科研的狗。

如今狗已不在。所以,湿地也不是曾经的样子。满是银莲花。夹杂着金莲花和海韭菜。

银莲花其实也不错,但终究不是花锚那种迷幻的蓝紫色。矮小的银莲花,拍不到叶子。

或许和去年秋天是同一个种类,湿地银莲花。在缅怀狗的时候,阳光隐去。雨要过来了。

沿着湿地上的溪流下行,穿过铁丝网——嗯,后面顺理成章地要接,穿过铁丝网,来到意大利。

意大利的国王正在跳霹雳。小时候的扯淡,二十年前的扯淡。我们真的穿过铁丝网来着,来到湿草地。

湿草地上的驴蹄草,正在,正在,正在演示什么叫好看而不好拍。小群落,拍出的效果总不理想。

一些小房子。田地。白色的树木,据说叫做,中甸山荆子。苹果亲戚,却像梨花满树,雪染枝头。

真下雨来着,淅淅沥沥。一条正在修的路,我们沿路走一段,折回,远望铁丝网后头的紫色牡丹。

后来,等了很久,车终于来了。去年也和老牛在门口等车。区别在于,去年阳光普照,这次有雨。

好吧,我承认,我实在对于下雨这件事心存反感。拍片子的时候,下雨和刮风,都值得骂街。

当然带着小妹子溜达的时候,下雨另当别论。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今天不谈论小妹子的问题。

细雨之中,我们再次来到了中甸县城,古城门口的一家商务酒店。我大约是个恋旧的人。

去年在这家,房间舒适,有电脑和长途电话。念叨过很久,于是再来,电脑和电话还有。三人间。

倒腾数据。去楼下的小馆子吃川菜。因为下雨,冷,所以吃了很多。水煮肉片依然可口。

再往后的事,就是去逛古城。独克宗。进去不远,四方街,跳舞的人群。我们观摩了好久。

我和老牛一再怂恿摇光,说,去跟着跳跳。未果。其实我是想去一起跳来着,不过太累了,那天。

还是去年秋天,还是记忆里,一群跳舞的人。曲终人散,可爱的小妹子离开,一头汗。感觉暧昧。

今天再没有小妹子的事了,到此为止。在独克宗看跳舞,心里感觉安详。毕竟不像丽江那么喧嚣。

去找某个商户,买隔山铃。门关着。卖铃铛的店铺,曾经只有两家,如今却多了不少。

其他店铺里,铃铛总让人感觉差点意思,像丽江的铃铛,模式化而不精致。没有灵魂。

后来,临走的前一天,还是买到了曾经看上的铃铛。后话了。质量还是不一样的,声音悠远。

独克宗重游。replay。因为不涉及小妹子问题,所以replay很愉快。

去转经筒,又转了三圈。这次贪心,许了三个心愿。都是小事,所以大约可以多许两个吧。

回去的路上,路过白塔。曾经在白塔下看到彩虹来着,当时的白塔,还是白色的。

如今塔上已有了绘画。终究过了大半年,很多事情,只能留在照片和记忆里头。

后来的后来,回北京,整理照片,我发现自己罹患了云南归来综合症,不想拍片子,不想整片子,

所以其实已经过了整整一个月,但照片还没有整完,Blog也写得断断续续,唧唧歪歪。流水账。

其实在中甸的时候,满地打滚,一身泥巴,回来,换身衣服,吃水煮肉,喝小甜水,洗热水澡,

对于野外工作,对于生态摄影,这样的生活,或许终究太奢侈了。因此我坚持认为中甸充满了神奇。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