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花事@滇西北·草木篇·中甸高山植物园前章  

2010-07-30 14:40:13|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抵达中甸植物园的时候,正下暴雨。我和摇光打伞,穿冲锋衣,哼哧哼哧地爬坡,老牛在雨里轻快地走。

长途车停在中甸的汽车站,天空还是蓝的,有团状的云彩。从县城到植物园的路上,我们被雨追上了。

各种纠结,之前说过,所以不再废话,总之在暴雨里抵达了高山植物园,或许预示着猪多不顺利。

首先是断水,修路,挖断了管子。其次是食物,因为周末,工作人员不在,我们用残疾煤气灶,好歹煮面。

外面一直风雨不断,但是我们终究还是觉得出去拍片子。不然,何苦来园子里头呢。

白花刺参 Morina nepalensis var. alba 川续断科 刺续断属

出门的时候,风雨渐渐停了。草坡上到处都是新鲜玩意儿,和去年秋天一样。神奇的草坡。

白花刺参,我终于决定不走路了,开始拍片。我对摇光说,用手机拍了,给小妹子发回去,说,刺身啊。

圆穗蓼 Polygonum macrophyllum 蓼科 蓼属

坡上还有成群的蓼。我趴在地上,一转身,就拍了它们。老牛说,先走吧,我很是恋恋不舍。

虽然圆穗蓼是最常见的东西,不过我基本奉行极端政策,只要看见,就不放过,多拍多踏实。

头蕊兰 Cephalanthera longifolia 兰科 头蕊兰属

草坡和林地的边缘有兰花。种类还是后来米熊帮忙查出来的。对于兰花,我相当困惑,不会鉴定。

我在慢吞吞地拍这个某兰,摇光和老牛已经先走了。不远处,老牛说,看吧,这还有好东西呢。

短梗山兰 Oreorchis erythrochrysea 兰科 山兰属

好东西的缝隙里,还有一种兰花,一并先贴上来了。据说这兰花应该有一片叶子的,可惜我没注意到。

老牛拍了有叶子的兰,说,这样很标准了。我只拍了草丛中的。今年反正流行遮挡范儿。

黄花杓兰 Cypripedium flavum 兰科 杓兰属

所谓的好东西,就是满地的杓兰。园子里确实是个靠谱的地方。在老牛的带领下,我们和杓兰亲密接触。

之前说过,杓兰多到后来看着都觉得恶心了。在某片区域内,杓兰比草玉梅更像优势种。杓兰天堂。

老牛很小心的,不压倒杓兰的小苗。于是我们在地上的打滚活动,变成了蠕动。

西藏杓兰 Cypripedium tibeticum 兰科 杓兰属

藏杓兰比黄花散布得更广些。我也更喜欢这家伙的紫褐色大口袋。怕吓到摇光和老牛,我忍着没唱歌。

其实想唱:杓兰妈妈杓兰妈妈有个袋袋,袋袋就是为了为了保护乖乖。担心唱了的话,直接下雨下雷下闪电。

后来证明,我低估了摇光和老牛的适应性。在碧塔海,我们一起唱,我有一个小秘密,小秘密,小秘密。

刺叶点地梅 Androsace spinulifera 报春花科 点地梅属

草坡上的刺叶点地梅,拍的时候,天色又阴沉了。刮风,植株乱晃。

我很想拍出像去年那样恬静的马先蒿,然而不成。光线、背景、衬托物,都不太合适。

老牛说,这就是你去年拍马先蒿的地方吧。离得不远。去年因为随便溜达,时间充裕,所以拍得高兴。

今年还是有点着急了。说着急,主要是天气,天又阴了,我们在杓兰家耽误了太久,于是起身赶路。

灰叶堇菜 Viola delavayi 堇菜科 堇菜属

补充堇菜一则。天还没阴的时候,甚至还有点阳光,我们在经幡底下拍堇菜。

后来我才知道,这一群黄色花的堇菜,大约和老君山同种。再后来,老牛说,堇菜们归并了。

归并归并,真够龟病的。我还是奉行拿植物志当工具使而不提出自己意见的状态吧。所以它们叫灰叶堇菜。

中甸角蒿 Incarvillea zhongdianensis 紫葳科 角蒿属

阴天的时候,赶路途中,看见了一只比较规矩的中甸角蒿。于是我又放任摇光和老牛先走了,我停下。

坐长途车,从丽江到中甸,路过小中甸的时候,杜鹃花丛的下头,看到了大朵大朵的紫红色花,

我说,波萝花吧,老牛说,是,是叫那个中甸角蒿的。我一看,感情这名字还是一新种。

橙花瑞香 Daphne aurantiaca 瑞香科 瑞香属

角蒿旁边是瑞香。我一个人在拍着。天上的云彩呼噜呼噜,从这边移动到那边,飞速。

我有点担心下雨。一个人被雨拍在路上,可不是什么值得期待的事。于是我决定去追老牛他们。

黄花瑞香狼毒 Stellera chamaejasme f. chrysantha 瑞香科 狼毒属

起身追逐的时候,我就看见了远处的彩虹。关于拍彩虹的前前后后,也是之前说过的,也不打算说了。

拍彩虹之后,我和老牛摇光会合了。在某个知名的山坡上,有知名的黄花狼毒。

我终于知道了在几年前,老牛有张黄花狼毒的黄昏照,是怎么拍出来的。大约是同一个草坡。

坡上风大,我们不打算等黄昏了,于是我只拍了环境片。后来看老牛的片子,老牛拍了一个动感片。

不好形容,总之是个动感片,可以去老牛的BLOG里翻箱倒柜地找出来看。

我和摇光一直说,拍植物片,会体现出心境。老牛的心境空灵而清澈,所以才会拍出漂亮而有灵性的片子。

大约我已经不成了。我拍的片子总是凌乱。不干净,而且缺乏创意。是属于先天不足,后天偷懒的类型。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