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花事@滇西北·草木篇·老君山的续章  

2010-07-27 11:42:46|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在 One night in 老君山之后,我们的整体规划也需要做调整了。起床,扎堆,开会。

首先是物种,前一天和老牛爬到上头的草坡,又下到湖边,至少这一路上,大约没放过什么开花种类,

经过我和老牛的一致认同,觉得或许往山下走的路上,应该会有更多的没见过种类。

然后的补给,水和电,终究麻烦,虽然在山沟里打滚打了若干年,没吃没住的情况也不老少,

但是相机总不能发扬艰苦奋斗精神,电池没了电了,做思想工作也没用。设备和人,大约都需要修整。

所以决定下山去,沿途拍片子,拍到车来接我们为止。晚上回城吧,岁数大了,野外工作不够坚毅。

尖瓣紫堇 Corydalis oxypetala 罂粟科 紫堇属

作为有一定宏观生物学基础的伪大龄科技男青年,我们对物种的判断差不多是正确的。所以沿途花不少。

在林下的湿草地上,葶苈群里头的紫堇,相当引人注目。大约就像一群女仆烘托着一个极品小妹子。

刚出门,就走不动道儿,在这片草丛里耽误了少说半个小时。摇光的高反基本恢复了,慢慢走,慢慢拍。

多变杜鹃 Rhododendron selense 杜鹃花科 杜鹃花属

杜鹃花还是主题。头一天是栎叶杜鹃多得闹心,这回轮到多变杜鹃了。色彩鲜艳了一点,数量是越来越多。

因为看多了白花的杜鹃,刚一见粉色,激动得要死。第一第二第三棵多变杜鹃在山坡,还费劲爬上去拍。

后来终于审美疲劳了,小妹子看多了,就感觉形同猪狗。满眼都是杜鹃花,只有景色,还算宜人。

黄杯杜鹃 Rhododendron wardii 杜鹃花科 杜鹃花属

其实我更喜欢黄杯。比多变杜鹃的海拔略低,后来我们坐车走,所以没拍大片黄杯的场面。

第一棵黄杯,黄里带橙带红带粉,令人怀疑它的血统。小白兔小黑兔小棕兔小花兔。

我听老牛的,姑且还叫它黄杯。后来比较纯种的黄杯出现了,可惜下雨,拍得相当潦草。痛恨下雨。

大花玄参 Scrophularia delavayi 玄参科 玄参属

比下雨还可恶的是玄参。至今没有想好这种形状的植物应该怎么拍。您长得奇怪也得有个限度吧。

平视视角,花序和花的厚度太大,俯视视角,花表现不充分且杂乱。拍张群落照,凑合应付事。

象南星 Arisaema elephas 天南星科 天南星属

下雨的时候,看见象南星了。之前老徐在老君山拍过一张相当有压迫感的象南星来着,大鼻子。

因为下雨,且在山坡上,所以满身是泥巴。我在雨落的瞬间,拍照能力迅速下降了两个等级。没戏了。

勉强拍了半天,好片子基本没有。怕相机被雨淋。一群象南星,有点糟蹋了。

四川忍冬 Lonicera szechuanica 忍冬科 忍冬属

越走越头疼,都是不好鉴定的东西。比如忍冬。依旧是之前的原则,物种名字,属于三无产品。

其实后来还有金腰啊,小檗啊,毛茛啊,婆婆纳啊,反正都是难鉴定的妖怪。

老君山的植物,在一个半月以后,终于都给硬生生地安上了个名字。总算是做完了一件事。

大叶假鹤虱 Eritrichium brachytubum 紫草科 齿缘草属

紫草科的东西见了大约四五种,最高大的是这只。雨已经下得很烦人了,背包要防水罩,人要打伞。

这是云南之行两场麻烦的雨之一,虽然不大,但是绵长,而且直接影响了拍片子。

后来有几个物种,因为是雨中,所以都没拍清楚,所以只好直接删了完事。

云南小檗 Berberis yunnanensis 小檗科 小檗属

还是雨里的小檗。接人的车已经来了,去山庄结帐,然后返回。司机刘大爷说,高反,没事吧。

好吧,高反的真的不是我。虽然其实我也挺累的,不过,你看你看,我还能往山坡上冲锋呢。

岩坡卫矛 Euonymus clivicolus 卫矛科 卫矛属

继续雨中。坐车,开一阵,哪好,就停车下来拍。某次停车的时候,老牛发现了崖壁上的卫矛。

色彩鲜艳。只不过天上落上,加上可供拍摄的位置基本上松软而陡峭的土堆,多少有点费劲。

灰叶堇菜 Viola delavayi 堇菜科 堇菜属

再后来,雨停了,又下了,看见堇菜,我说,还是拍吧。当时不知道是哪一种,只是觉得不像双花。

堇菜很乖,就是太小了。下雨的另一个烦人状况表现了出来:天黑,缺光。继续在泥巴地上打滚。

藿香叶绿绒蒿 Meconopsis betonicifolia 罂粟科 绿绒蒿属

停了若干次车,准备回去了,唯独惦记的是某个蓝色大花。上山的时候,我睡醒,睁眼,看见花苞。

我问老牛,蓝色,个头挺大,是什么。老牛说,或许是罂粟莲花。那可是传说中的东西,于是我馋了。

睡一觉起来,老牛说,我想明白了,应该是藿香叶绿绒蒿。那也成吧,还是值得馋的。

于是下山的路上就开始寻找头一天的蓝色大花苞了,于是真的看见了在乱石堆上的绿绒蒿。

害怕从乱石堆上掉下去,所以拍摄角度受到很大限制。特写就特写吧,好歹是拍到了。

密序溲疏 Deutzia compacta 虎耳草科 溲疏属

最后的最后,出了景区,路上某处,已经没雨了,空气开始湿热。再次停车,因为不靠谱的状况。

虽然说过了,但是我还是要再说一遍。我看见某个高大的蓝紫色东西,想,这估计是毛茛科的吧。

那么高大,那么深邃的色彩,这得是什么玩意儿啊!于是叫停车,于是回去看,于是——

感情是树枝子上挂了一条秋裤。好吧,反正停车了,就在周围胡乱拍了两下。

回丽江,整顿,能充电,能冲澡,生活瞬间美妙起来。晚上,老牛看片子,再度把秋裤当成了某植物。

于是丽江行就这么度过了一半。第二天,本想休息来着,天气预报说,中雨,但终究没休息成。继续赶路。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