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花事@滇西北·草木篇·老君山之初遇  

2010-07-24 23:35:5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坐了俩小时的车,晃荡着,睡觉,一睁眼,已经在老君山里头了。林子里的路。

到什么山庄的时候,我抬头一看,还真是简陋而有风情的山庄,木头屋子,有点憋屈,没水没电。

其实外界条件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拍片子。吃饭喝水,背着死沉死沉的设备,慢慢爬行。

司机刘大爷说,上高原,一定要慢,别激动。好吧,因为我体型宽阔,所以被特别叮嘱来着。

滇葶苈 Draba yunnanensis 十字花科 葶苈属

门口就有葶苈,一群一群。后来在树下头还有。这东西几乎成了随处可见的玩意儿。

我的思路是,先拍眼前的,门口的拍完了,慢慢往里走,拍过的,就可以不拍了。

没办法,因为据说晚上没电,存储卡和电池,都必须节约。这是一个束手束脚的拍摄日。

穗花报春 Primula deflexa 报春花科 报春花属

门口还有紫色的报春。摇光说,葡萄风信子报春。这名字还真有气势,三名合一。

因为要节约,所以我只好放弃了拧对焦环连拍偷懒法。高原空气稀薄,憋气,拍片,有点费劲。

更费劲的是周围的环境。因为是门口,有垃圾,有木头余烬,还有,嗯,游客如同看河马长颈鹿一般的眼光。

栎叶杜鹃 Rhododendron phaeochrysum 杜鹃花科 杜鹃花属

主题是杜鹃花,杜鹃花的主题,就是栎叶。因为杜鹃鉴定麻烦,而我对于木本的妖怪有些偏见,

所以,本来是想先弃杜鹃于不顾的,但是栎叶实在太多了,走了两步,我对老牛说,我决定开始拍杜鹃。

从地到天,从天到地,天上天下都是杜鹃。拍了几十张,因为多,所以拍了不同视角。

冰川茶藨子 Ribes glaciale 虎耳草科 茶藨子属

走栈道,开始喘气。本来老牛走在前头,我和摇光在后头,后来摇光停下来拍片,我先走。

走了一阵子,不见人了。老牛在前头等着,摇光迟迟不来。老牛体力好,牛,所以说,他回去看看。

后来又迟迟了半天。等人没事,我开始四处踅摸,于是发现了奇奇怪怪的茶镳子。

短叶紫晶报春 Primula amethystina ssp. brevifolia 报春花科 报春花属

后来呢?后来摇光感觉不成了。勉强上到了海拔四千的小草坡,摇光说,真不成啊,于是往回。

就在小草坡上,有一点点林窗,草地有一点点潮湿。有精致的报春花来着。

草原杜鹃 Rhododendron telmateium 杜鹃花科 杜鹃花属

小草坡上还有杜鹃。对于杜鹃、龙胆、报春花,我认为我的鉴定纯属扯淡。绝不保证正确性。

比如这只。草原杜鹃,这是我猜的。这些类群鉴定起来确实需要专门培训。

全缘叶绿绒蒿 Meconopsis integrifolia 罂粟科 绿绒蒿属

下了草坡,只我和老牛俩人了。开始下台阶,走着走着,绿绒蒿出来了。第一次看见活的绿绒蒿。

瞬间我觉得这一上一下呼哧带喘满地打滚的,什么都值了。绿绒蒿确实够神奇,哪怕只是个广布种。

于是我们开始念叨,摇光没看见这个,遗憾啊。后来的后来,石卡山,总算补回来了。后话。

驴蹄草 Caltha palustris 毛茛科 驴蹄草属

到湖边,湿草地。已经没什么人了,游客估计都回去的差不多了。湖边的驴蹄草,成群地开着。

我们在湿草地上转悠。环境小有变化,物种还是不太一样的,于是趁太阳还在,扫荡。

弯蕊芥 Loxostemon pulchellus 十字花科 弯蕊芥属

树下头的湿地上,看见了这个。才疏学浅,把这玩意儿当成碎米荠来着。

印象里,十字花科复叶的,就碎米荠和豆瓣菜了。后来才知道还有弯蕊芥之流。

不学习不进步,不乱吃不拉肚,不抠小舌头,没事不呕吐。还是要学习的,好好学习,天天上树。

小鸦跖花 Oxygraphis tenuifolia 毛茛科 鸦跖花属

以为是鸦跖花,后来才知道是小的。就这么一两小群,阳光已经没有了,凑合着拍。

湖边的东西太多,天色渐暗,我有点小惊慌。老牛还是从容不迫的状态,于是我也跟着继续。

少花粉条儿菜 Aletris pauciflora 百合科 粉条儿菜属

老牛说,粉条儿菜,拍不拍。我说,拍。这时候已经晚上七点多了。周围开始暗淡。

我感觉到了夜晚的阴郁正如马桶堵塞时的臭气一样席卷而来。我需要高ISO了,我需要强闪了。该收工了。

还是贪心,还是拍了两三个不认识的东西。顺便,发现了相机闪光的另外一个规则。相机也要学习。

花葶驴蹄草 Caltha scaposa 毛茛科 驴蹄草属

临走前,在溪流旁边,另一种驴蹄草。感谢四年千的川西之行,让我对于高原多少有了点直观认识。

在光线趋于完蛋的时候,X3还是很坚挺的,精深还是足够大的,广角还是很愉快的。

我们收工,吭哧吭哧爬坡,吭哧吭哧下坡,回去,发现摇光正窝在被子里头,呕吐了一阵子。

晚上,用水出了小难题,好消息是,发了几小时的电,于是多少做了调整,

然后裹着厚被子睡觉,冷得连被子都顾不得踢,就这么一天,一闭眼,天光大亮。然后,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