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花事@滇西北·丽江篇·老君山杜鹃花  

2010-06-22 19:51:5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陆陆续续把云南的状况贴上来,以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好奇心。

滇西北,去拍花。尽管存在不靠谱因素,但为了拍花而跑到遥远的云南,终究是令人臭美的事。

同行,老牛,摇光。都靠谱,都人品好,所以从云南回北京的时候,带了200多G的图片,硬盘肿胀。

整理是个麻烦事,善后工作,从来不好做,况且还要鉴定那些妖怪的种类,

所以,野花们还是放在以后的什么时候,单独贴专辑,先搜罗一些大小场面,叙述一下流水账行程。

从昆明飞丽江。老君山。说是去老君山拍野花来着,后来才知道,老君山分成大约七块或者近似数量。

类似于葫芦娃,有的在藤上挂着,有的在妖怪身边伺候,有的在地牢,有的在酒坛子里,四散分布,

两则小道消息,一是说,老君上的九十九龙潭景区,是比较知名的一片,所以我们去要那里,

二是说,老君山,其实和天庭上炼丹的那个白胡子老头没啥瓜葛,而且也不特产道士或者道姑,

纳西语里,Laouuu,指的是老虎,从老虎的叫唤声音而来,giun,指的是山,

老君,就是老虎山,老君山,就是老虎山山,从老虎言到纳溪语到汉语,音译再音译,译出了道教文化。

总之九十九龙潭,以杜鹃花著称。经过丽江旅游开发公司的某领导接见,我们在车上边睡边向那边去。

汽车颠簸,恍惚中听见敲锣的声音,隆隆铴,隆隆铴,隆隆隆隆铴,兵发云南去者,

人马为何不行,废话,再行就掉台底下去,于是我睁眼看,已经过了收票口。

住在半山腰,一个号称龙什么或者什么龙山庄的地方,因陋就简,幸好,没水没电,

海拔三千八左右,稍微高反,走路轻飘飘,总之先去拍片子再说,于是经过满是移栽野花的院子,进山。

针叶林,下面是山沟、溪水或者湿地,上头是杜鹃花。问题在于,花开得热闹,种类却不是很多。

老牛说,临行,老徐交代,拍一百种花,于是一路我们都在数数。这个季节在林子里,一百种,有点难。

工作照一枚,前面是苔藓,后面是俩人。那片湿地有黄色、蓝色、黄绿色,趴了半天,不舍得起来。

其实是起不来,高原,起来的时候就像酒精过量或者在大街上被美女袭击,半天找不着东南西北。

林下湿地上的紫堇一群。仔细看,还是有一些小花小草,精致,惊艳。

问题在于游客大约没有这个闲情逸致,他们坐车上来,走栈道,轻装拎一瓶矿泉水,气喘如牛,呼哧呼哧,

爬上四千多一点的山坡,再下坡,看了湖,转身回去,坐车下山,他们没有时间,也没有闲心。

间或有人问我,到处拍花,那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其实凡事成了工作,大多不怎么浪漫。

就像我很难想像那些靠身体吃饭的小妹子们,如何把乱搞当成一种愉悦身心的健康运动。

不过,杜鹃花和湖水,终究还是很美妙的。在康定见过一次,在中甸见过一次,但唯独这次杜鹃正盛开着。

倒霉催的事有两件,一件是正开花的杜鹃种类单一得要命,栎叶杜鹃,满山满眼都是它,优势种,

另一件事是,摇光高反得厉害,头疼,于是慢慢溜达回去,呕吐,裹在被子里头哆嗦。

后来我问老徐,想要的片子是什么效果。老徐说,就是这个效果。看来效果还算不错。

我和老牛抵达杜鹃湖的时候,已经大约五点多六点钟了,游客一只也没剩下,就我们俩人,随便祸祸,

湖畔有些零星的湿地野花,在杜鹃树下头,相形见绌着,土地泥泞,泥巴沾染了我的新鞋。

拍到快门速度不够了,老牛说,几点了?一看表,七点二十。咱回吧,四千米高的夜路,我不太想走。

再次路过山顶。因为高,所以阳光又出来了。拍云彩。其实我也有点高反,耳朵嗡隆嗡隆,像在飞机场。

回去的路上,两个游客,问,到湖边还有多远。远了去了,今天够呛能到。他们说,没事,我们明天去。

闲谈,俩人问,你们不是本省人吧,你们是山东还是河南的。我有点晕,是因为高反连口音都变了?

一直觉得我倒口说得不好,感情在这山沟里头,终于得到了认可。

后来太阳还是落了,趁天没黑,拍淡淡的云彩。晚霞晒死人,明天能晴天吗?我想问摇光,他不在。

回住处,摇光还在被子里头哆嗦呢。喝姜糖水,稍微好转了一点。明天晴天?估计是扯淡。

山庄里最靠谱的就是吃喝。口味不论,总之能吃饱,有菜有肉有主食。

而不靠谱的是没电。因为听说没电,一天的拍摄,我都奉行节约原则,节约电池,节约卡。

在还没吃晚饭的某个时刻,摇光说,听见有个工作人员唱歌,唱,发电啦,发电啦,

之后灯泡像闹鬼一样,忽悠忽悠亮了起来。发电到十一点,这点电,还真不够充电和倒腾卡的,只够凑合。

晚上人们都聚集在了火房。暖和。我有点兴奋,想唱歌,没有琴。兴奋只持续到饭后,天开始冷了。

那天晚上是怎么度过的呢?首先有电褥子,但是需要加热两小时以上才有效。

其次,有两层被子加一层毯子,裹起来,还是不敢翻身。怕一翻身,后背层着没焐热的被子,冷。

老牛说,洗漱,睡觉,于是去问工作人员,在哪儿洗脸啊,人家指着一个大塑料桶,

把水倒进桶里,下面一个小口,淅淅沥沥流出来,天黑,看不清楚桶的肮脏程度。老牛貌似最终没洗。

第二天,没下雨,我们决定慢慢溜达下山去,沿途拍不同海拔的东西。

说实话,是不想在山上住了,冠冕堂皇的理由是,山上的物种基本拍了,种类有限,要拍低一点海拔的。

下面还是冷杉林。松萝大盛。摇光精神多了,开始讲猴子,说,他们与世无争,吃一种低等的地衣为食。

我曾想过鼓起勇气尝试着咀嚼松萝来着。未果。我毕竟不是金丝猴。松萝那玩意儿太干太反胃。

下山的路走起来令人愉快,因为不爬坡,也因为晚上可以回到城里修整,

我曾经想过这问题,是我们吃苦耐劳程度下降了,还是其实真没必要折腾自己。我觉得都不是。

后来我说,拍片子,拍植物片子,图片呈现的感受,和个人的心理状态是有关联的,

在困苦的时候,恐怕拍不出惬意的图片,就像我惦记着节约用电池节约用卡,结果很多片子拍成了垃圾。

好吧,至少下山的一路是轻松愉快的。但也不至于愉快到拍蕨的孢子叶球玩。

冷杉林很有意思,这个海拔段,就是那些杜鹃和那些草本,后来走了半小时,没看见一种新鲜玩意儿,

我仿佛回到了高中,高三学生在顶楼,高二在三楼四楼,高一在一楼二楼,

每个楼层,有其规整性和单一性,关注生物多样性或者高中制服小妹子多样性的人,需要下台阶。

台阶还没下到合适位置的时候,我开始拍其他的什么东西。老牛说,这些地衣类,当地叫青蛙皮,能吃。

能吃我信。真的青蛙皮也能吃,只要不怕寄生虫和病菌。我就纳闷了,这个海拔没有青蛙,这名字哪来的。

再后来,沿途见了几辆汽车,上山或者下山,再后来下起了雨,再度出现一些种类没拍好的状况。

于是我总结,当心理状态受到外界影响时,其实不适合拍片子。好吧,反正植物的片子往后再贴。

下一段海拔,就出现了粉色的杜鹃花。比湖边的白花种类绚烂多了。我认为老牛说往下走,无比明智。

再后来,据说某领导问,他们怎么才上山一天就下来了,怎么比我们拍片子还快。

领导的言下之意或许是,他们怎么这么不敬业。后来再没人说这话了,他们看见了我们满地打滚拍摄法。

因为我们不是风光摄影师,我们是植物摄影师。我们不用等阳光,但是我们肩负着拍摄一百种的任务。 

杜鹃和杜鹃。有闲暇的时候,我们在路上还是会讨论镜头的使用和画面的结构问题。

好像是多变杜鹃和卷叶杜鹃。对于物种鉴定,其实我一直心存怨念,不知这次的片子要什么时候才能鉴定完。

然而总体而言,终究是拍植物的和拍植物的和在当时主要为了拍植物的,步调大体一致。

好吧,我承认,看见满地落花的时候,我真的感叹来着。我宁愿相信,落红无情。

摇光说,有个什么小妹子,觉得杜鹃花好看,于是吃了两朵,于是肠胃绞痛,

这种有毒的玩意儿,再怎么化作春泥,估计也不能当作良好的肥料,而只能在还没腐烂前,供人观赏罢了。

如果在落花之间再出现一个小妹子,衣衫零落,满脸泪痕,估计整个场景就能够和谐统一,

可惜没有,连小虫子都没出现,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天阴郁起来,吧嗒吧嗒,开始下雨。罪过罪过。

最后是单朵的落花。关于故事的后续是,接我们下山的车来了,于是我们坐车,在不同海拔段停留。

这么做是相当靠谱的行为。司机师傅很职业,从来不催,没事就一个人听随身听呼吸新鲜空气遥想当年。

不靠谱的还是天气,雨有一阵子很大,衣服裤子背包加相机,全都是土黄抑或屎黄色的,

后来的后来,拍够了下山,出了景区,在某个地方,我仿佛看见了一株高大的什么,全是蓝紫色,

我大叫停车来着,这么大的这种颜色的,想不出来有什么妖孽,于是我们下车去看,

结果呢,结果那是一株干枯的灌木,上头挂着一条蓝紫色的秋裤,绒绒的那种。

一世英名。再再后来则是,整理片子的时候,老牛说,这是什么花,太奇怪了。

老牛问的,也是秋裤。他拍了一张秋裤照。好吧,画蛇添足地加这段尾巴,是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

那时候我们已经回到了丽江城里头,整理图片,充电,把自己洗涤干净,规划下一步的去处。

宾馆的窗户没有纱窗,屋子里有电蚊香。事实证明,满房顶的上百只蚊子里,确实有咬人的种类,

手背上的蚊子包,到现在依然瘙痒着,提醒我赶紧整理图片,赶紧鉴定物种,别把丽江故事拖沓得太久。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