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积云是美女·我不是大气摄影师  

2010-05-29 15:21:42|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切的发生,要从马桶说起。装修,换马桶,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两个半钟头。

真正操作起来,其实是很迅速的,马桶工说,旧马桶是怎么装的,管子都拧巴着,下水肯定不通畅,

说完,把旧马桶水箱里的水往外倒,倒出了许多污秽之物,形状恶心,气味翻胃。

马桶工说,下水不好,所以回流了。很多技术细节我不能够理解,我猜,成团的排泄物,或许是马哈鱼。

收拾完,味道四溢,我在窗口呼吸新鲜空气。为了合辙,我想起了一句范仲淹,说,嫣然为了龟无计。

恰好在这个时候,或许因为水箱里的坨形物体,诱发了天空中的坨形物体。于是积云出来了。

我在二楼的阳台上拍积云和树顶,然后,到外面的树林状花园里,继续拍。

连续上云的片子之前,先贴一棵树。元宝枫。又是元宝枫,甚至,还是同一株元宝枫。与一周前同。

树下,有男女女三人,以及小屁孩儿一枚,三人逗孩子玩,不知道他们四个什么关系,

我拍了极其难看的植物图片若干,然后想起了云,我不是大气摄影师,但是拍云总不是什么犯罪的勾当。

阳台上拍的积云。搬到二楼,我会怀念我亲爱的新源里,以及阳台上的风景。宽视角,看云好。

不知道将来这个角度能拍到什么图片,至少,还可以凑合拍拍积云。不过,估计都是仰角。

云走得迅速,从单反换到小数码,再换会单反,已经走了一拨了。如果我继续等,或许能等来咸带鱼。

楼下树木之前的云,以及太阳。顺便说,今天的空气清新得令人发指。天蓝,太阳滋毛。

积云如同美女,一身风流,总让人觉得相间恨晚,总想和伊搞点什么,心里才能踏实,

看着它们飘过来飘过去,依旧可以坐怀不乱,那除非是手边没有相机。尽管我知道这片子,其实没什么用。

来得快,去得快,风流女子大都如此,积云也类似。今天偏偏赶上积云团队,如同美女群体过境。

积云边缘的毛。如果大团大团的积云如同美女,那么边缘有毛,也值得新鲜。

好吧,其实我想说的是,积云的边缘被风撕碎了,所以是毛状。碎积云。

科学家总有办法,用一两句话,把浪漫的臆想击碎,而且碎得体无完肤。科学家真是伟大的存在。

走了段路,喝了小甜水。来到某个叫做夏园的所在,空场。再次抬头,再次咔嚓咔嚓。

天上有个金色的云彩块儿。小时候,一边拍手,一边朗诵,那些词句,是多么精彩的非遗——

第一天,我到河边去打水,弄丢了我的金娃娃,我哭,我哭,我哇哇地哭,

第二天,我到河边去打水,找到了我的金娃娃,我笑,我笑,我哈哈地笑,

第三天,日本鬼子来到我的家,抢了我的鸡,抢了我的鸭,还抢走了我的金娃娃,我哭,我哭,我哇哇地哭,

第四天,解放军叔叔来到我的家,还了我的鸡,还了我的鸭,还给了我的金娃娃,我笑,我笑,我哈哈地笑。

我年轻的时候,接受的都是什么教育啊!我的脑子里头,都记的什么杂碎肠头腰花夫妻肺片啊!

金娃娃近观。太阳在积云后头的时候,其实很婉约。如同美女,露而不裸,遐思无限。

太阳把云的边缘,染成绯红,如同美女的脸颊。我在这一瞬间,疯狂地爱上了积云,真是可爱的云种。

离开那片空场的时候,云已经多了。小山说,天气预报说下雨,没觉得要下啊。

我说,看云,积云多了,没准真下雨,对流雨。我还是不喜欢刮风下雨的,尤其即将上高原去,要好人品。

所以所以,到高原上,我想我就没那么喜爱积云了。不该美女出现的时候,也要趋避。

到家门口,积云还是积云,真实的美女依旧没见踪影。太阳藏在云里,这个起名叫,太阳的小窝。

我越来越文艺了。发短信,跟摇光说,我真快成大气摄影师了。我带了单反和小数码,我拍了云彩。

这样貌似怎么也不怎么样,没就结果。窗户外头,还是成坨成坨的积云,雨什么时候才会下来呢?

我还想等着彩虹。雨都下在北京吧,让高原的天气一片晴好。风和日丽,风最好没有,日历随便。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