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植物园的龌龊·亲爱的老太太们  

2010-05-27 21:22:05|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某个炎热的夏天,其实我去了植物所的园子。毕竟不同的季节都要去,毕竟下了决心,每个月一次。

然而实在太热了,不仅热,而且阳光耀眼。上午十点,阳光已经强烈到了相当程度。影响拍片。

DM同学戴了一顶钓鱼帽,后面和侧面都有屁帘儿的那种,DM说,不能晒得太黑,要保持优美的身姿。

而我则戴上了满怀汗馊味儿的脖套和头带,或许是传说中的海盗帽,一帽多用的那种,怕汗腐蚀残疾相机。

然后,我们两个人终于完成了日本式的装扮,正式在园子里头扫荡。一边喊着热,一边拍片子。

园子里的植物,其实没有春天那么丰富。毕竟季节不同了。怪异的春天,终于被夏天追上了尾巴。

很多植物种类,终于赶上了正常的物候。天气说热就热,所以花说开就开。春天的尾巴,夏天的肚子。

萹蓄 Polygonum aviculare 蓼科 蓼属

在草坪上看到了鸟蓼。忘了在哪个书上看过,说,萹蓄,拉丁名是,鸟喜欢的蓼,所以叫鸟蓼。

从前用4500的时候,拍过这玩儿的花,小花,小得要命。换了单反,一直没有拍。

一是因为小,而是因为太阳一照就闭合了,好吧,一是因为器材限制,二是因为我懒得在早上起床。

拍鸟蓼。首先我有了反接镜头,小尾巴说,F开到11,闪光灯加0.7。我要遵照反接仙人的教导。

趴在地上拍的时候,路过了猪多的学生老师教授,以及汽车。科学家们或许心怀疑惑,但没有人说话。

三齿萼野豌豆 Vicia bungei 豆科 野豌豆属

田旋花 Convolvulus arvensis 旋花科 旋花属

草坪上还有若干野花。很多野花已经看腻了,春天中,比如苦菜或者苦荬菜,还有惨兮兮的地黄。

野豌豆本来也不想拍了,但是找到了某个视角。绿色帷幕中的钻出来的野豌豆。

白薇 Cynanchum atratum 萝藦科 鹅绒藤属

垂盆草 Sedum sarmentosum 景天科 景天属

杠柳 Periploca sepium 萝藦科 杠柳属

夏蜡梅 Calycanthus chinensis 蜡梅科 夏蜡梅属

芍药 Paeonia lactiflora 毛茛科 芍药属

园子东侧,是暴晒着的什么园和什么园。

首先我遇到了一位老爷子,拎着一个单反相机,以及一个貌似变焦的短镜头。咔嚓咔嚓。

我们互相看了看,谁也没说话。老爷子拍老爷子的,我拍我的。我走得比老爷子快,老爷子慢慢来。

藤萝架子底下,有一对莫名其妙的男女,男子猥琐,女子丧气。两人在座位上依偎着,满脸苦难。

后来,淘气的老太太之一终于出场了。两个半老不老的老太太,在芍药附近。

老太太一号说,绿色的芍药值钱吧?老太太二号说,不是绿色的牡丹值钱么?

一号说,牡丹是黄色的值钱,二号说,是绿色的牡丹值钱,黄色的芍药值钱。

然后,两个老太太达成了一致,一号凑到一朵芍药花前头,拔苗助长一般,揪起那朵花,作小妹子状。

大百合 Cardiocrinum giganteum 百合科 大百合属

台尔曼忍冬 Lonicerra tellmanniana 忍冬科 忍冬属

硬毛棘豆 Oxytropis hirta 豆科 棘豆属

在宿根花卉园里头,另一个淘气的老太太出现了。老太太三号。

三号持东北口音,和一个貌似小保姆的大龄女孩子一起。我在拍大百合,三号出现了。

三号说,上次就跟这个拍照片来着吧?上次还没有这栏杆呢。

这个,指的是大百合,不是我。栏杆,指的是大百合前头拉出的一条分隔绳子。

三号蠢蠢欲动来着,或许碍于我的存在,三号终究什么也没错。拍完,我起身,转过身去,听见——

他咔嚓完了,该我咔嚓了!我回头看,三号把绳子里头的大百合,横着揪出了绳子外头。

貌似大龄小保姆的女子,给老太太拍照片。合影。大百合与把大百合揪出警戒线绳子的老太太的合影。

花蔺 Butomus umbellatus 花蔺科 花蔺属

天人菊 Gaillardia pulchella 菊科 天人菊属

虎耳草 Saxifraga stolonifera 虎耳草科 虎耳草属

另外一对淘气的老太太在宿根花卉园的北墙。北边篱笆栅栏上,爬满了忍冬的栽培种。

或许是贯叶,或许是变色,或许不知道。总之是各种爬藤的忍冬。老太太五号和六号走过来了。

五号,这就是金银花吧?六号,金银花是先开白了后开黄了的啊。五号,那就是黄花金银花。

两个老太太讨论完毕,从言语到动作,开始伺机把所谓的黄花金银花撸下来带回家。

见我在看着,老太太们指指点点,作扭捏状。最终没有撸。我猜,她们要等没人看的时候。面子重要。

七叶树 Aesculus chinensis 七叶树科 七叶树属

最后一个老太太是前面没出场的四号。编号是根据出现的顺序编的。最后说四号,是因为,好货沉底儿。

四号老太太穿蓝色T恤。在园子里走的时候,某条小路上,我和四号狭路相逢。

距离三五米远,四号在未作任何手势的情况下,突然说,哎!哎!哎哎!

双手在后头,伸着脖子。当我还没明白什么意思时,四号说,他听不明白咱说话吧。

小尴尬。我真没明白四号和谁说话呢,咱,那或许是和某个同伴。于是我没理会,向一个岔路拐去。

四号再次说,哎哎,他是不明白咱说话。见我拐上了小山包,四号有点遗憾,最终还是扯着嗓子喊——

那边有虞美人!之后,四号自己念叨了一句,他听不明白咱说话。之后转身走了。

四号所谓的虞美人,其实是东方罂粟。后来我看见四号在拿小数码,咔嚓那个所谓的虞美人呢。

四号大约是因为我的日本式头带,把我当成了外宾;大约是想向外籍人士,展示我国的地大物博,趁虞美人。

在常年不开门的小木屋里,趁着桃花节的尾巴,里头有冰箱空调和卖冷饮的小妹子。

DM喝矿泉水,我喝掺了蜂蜜果味的绿茶。一共四块钱。小妹子听林俊杰。架子上有刊登着我们文章的杂志。

杂志是生命世界,林俊杰唱,你说不定也是一样,想要爱却害怕遗憾,你说不定也很希望,我可以比你勇敢。

喝冰镇的水,感觉清爽。冰水刺激血管,使之收缩。这不是喝凉白开或者喝饮料的问题,不是作风问题。

在树下歇着。全天最舒服的时候,就是坐在树下头的木头椅子上,喝冰水。

我们在干什么呢?我们拍片子要干什么呢?我们将来会去干什么呢?这些问题其实根本不是问题。

无从解答。但是无从解答,莫非就干脆什么也不做了?就在树底下睡觉好了?

抬头看,阳光透过树木是枝枝杈杈,凶猛而顽强地照射下来。淘气的老太太们都在努力着呢。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