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小满·这个夏天究竟干什么呢  

2010-05-22 21:41:43|  分类: 飞鸿雪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始厌恶夏天。烦躁,出汗,暴晒,风热感冒,蚊子侵袭,民工活跃,食欲下降,恐龙横行。

小满过了。夏满芒夏,鼠相连。从前的夏天是清新和暧昧,岁数大了,体味不到了,剩下的唯独死蘑菇味儿。

死蘑菇究竟是什么味儿呢?大约说来,就是黏糊糊,脏兮兮,湿漉漉,酸嘟嘟。无论如何喜欢不来。

去逛建材城。有些人喜欢这事,有些人则不喜欢。有些事可以不做,有些事必须做。我属于后者和后者。

比爬山更累。确切来说,比边爬山边拍片子更累。拍片子的时候可以趟在地上,在建材城,则不行。

折腾完的时候——就整体而言还远远没到结束的时候——阳光就要从楼前的绿地里消退了,

元宝枫的叶子是暖融融的黄绿色,就像之前写过的一个短篇里,说,元宝枫的叶子,还有猫。夏日暖阳。

锦带花 Weigela florida 忍冬科 锦带花属

楼前的锦带花。最初认识,是在2002年,初等小数码,在雾灵山的路边。后来困惑了,关于锦带和海仙花。

锦带带一半,海仙仙到底。这话到底是谁说的。意思是对的,真是不方便记忆。

不就是萼片裂的程度么。萼片裂到底的是海仙花,裂一半的是锦带花。要我去讲,就该胡说八道了——

锦带,就是勒紧裤腰带,一勒,就不至于tulu了,萼片只能裂到中间,有裤腰带勒着呢。

海仙呢?吃海鲜,肯定吃撑了,裤腰带系不上,对比上文,那是肯定tulu到底,哗啦,吃完海鲜,小心裤子。

我猜,所谓三源里,是指新源里、新源街、顺源里,一共有三个源。所以又一片小区就叫三源。

其实老早老早,我就混迹在这一带了。那时候对于名字没有概念,就知道疯跑。

小学和中学的时候,有人居住在马路对面,所以会到那些新小区去。当时就有这雕塑,总是苦难的样子。

总有人把雕塑糟践。人民的素质还有待提高。吉他女孩的吉他被敲掉一角,舞女的胸部被凿成凹陷。

拿苹果的小男孩,姿势诡异,意境深远。这么多年,竟然还健在,倘若按岁数算,应该已经是孩儿他爹了。

后来的后来,有人唱歌,说,你不要这样地看着我,我的脸会变成红苹果。每每听到,每每想起这雕塑。

龙爪槐。再次表扬LX3。从槐的底部看,确实有些爪,但从外头看去,整个树冠,就像一个蘑菇或者龟盖。

想起某个灯。去灯具城的后遗症。那个灯罩外头黑乎乎的,毫无特色,灯罩里头,却画了精细的花草图。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秀外慧中。有人搜猛虎细嗅蔷薇,嗅到我的BLOG。那也是所谓的秀外慧中。

花草图。我说,这灯罩或许适合我的吧。喝花酒,听花曲,戏弄花姑娘,似乎每一样都比认花草更诱人。

小飞同学照片一枚。很少贴,实在没的拍了,没的贴了,所以就贴一个。

那些叶子,就是前头的龙爪槐。想看小飞同学,直接跳去鼹鼠博;想看槐树,可以留下继续等到盛夏。

回家路上,距离公共厕所不远的墙上,某画。想起小时候一边念咒一边画的简笔画。

咒语是这么念的:一个丁老头儿,借我俩弹球儿,我说三天还,他说四天还,老头儿一生气,三天就三天。

这个夏天,究竟干什么呢?五月底,理论上应当伤离别。尽管在今年,泡桐还在,月季则刚刚热闹起来。

某个歌曲叫做,已是盛夏,说,蝉从早到晚不停地鸣,因为已是盛夏的枝头。

这年头已经没有了蝉。一切都在忙叨叨地变化。这个夏天究竟干什么呢?在小满的时候,竟然是装修。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