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胡同里的树  

2010-04-29 14:48:47|  分类: 飞鸿雪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极其不靠谱的一天。行程如下:

一早出门,发现刮风,而且东边的天空是土黄色的,如同沙尘暴飘过。路上堵车。

去宋庆龄故居,本想拍海棠,结果发现门票要20块钱,面对抢劫价,毅然决然地决定不进去了。

小山手机关机,半天联系不上。独自去南锣溜达。碰头,吃炒肝。下午是工作,踩某博物馆。

第一家博物馆找了半天,午休。第二家找了更加半天,结果晚上才开门。

风越来越大,DM直接回家去也,片子拍不成,走了太多的路,肩膀发酸。回家,屋里阴冷。

鉴于诸多不靠谱的聚集,这一天唯一的一点点收获,就是胡同里的树。

后海边的垂柳,难得绿色粉嫩粉嫩。秋天的时候,拍过黄嘟嘟的柳树枝条,相比之下,春天更宜人。

某年,拍过后海边的柳树,去吃凉面,结果韧带拉伤。不堪回首的往事,去你大爷的。

鼓楼旁边的加拿大杨。枝条如同黑手,伸向钟楼而去。

在马路对面拍片,路过的行人,大多很有礼貌地,等着我按完快门才经过。提高人口素质,初见成效。

向南锣而去的途中,远处的老吊车。注,吊,发音,刁。前面的枝子是国槐,光秃秃的,毫无生机。

这里那里都在建设了,大力士,胳膊长,放下楼板提大梁,服从命令听指挥,帮助工人盖楼房。

南锣里头的柳树。因为刮风,所以枝条晃悠得厉害。树下,其实坐着一些身份不明者,看我拍树。

纵然在南锣这中文艺女青年和伪摄影师聚集的地方,纵然我只是拍一棵大树,还是被人围观了。呜呼呜呼。

屋子后面的白蜡,正在蓬勃地吐出新芽。这一天的最大收获就是白蜡们,胡同里头,这树见了好几次。

有人从门口过,他们以为,我在拍食草堂。误解。其实我也误解过,我以为食草堂,是吃素斋的地方。

这个没有树了,对不起观众。老久的视力检测灯箱,不知道从哪儿淘换来的。

后来我和DM、小山一起,在另外一个视力表前,比眼。山前有个严圆眼。那时已起风,飞沙走石。

在某艺术类文艺女青年学生聚集地的北墙之外,小胡同里,有高大的白蜡树。

胡同口,停着挡路的出租车二。绕开他们,取景终于受了限制。二司机也在指手画脚,作败类状。

仰视白蜡树,枝杈葱茏,新叶娇嫩。我喜欢楼顶一角的阳光。

在如此文艺的树下,又何愁培养不出文艺女青年呢。在如此暧昧的光影里头,想不做暧昧的事都难。

不像培养人民叫狮的吃饭大学,树是有不少,然而树枝上挂满洋剌子。是培养喜鹊和杜鹃的所在。

树木们在春天,是最惹人喜爱的季节,枝叶还没有那么浓密,线条区分得鲜明,

如同小妹子,年轻的时候,曲线凹凸有致,岁数大些,就满怀阴森的城府,所能做的,就是等待老去,

在春天的暖阳里,看树木,看年轻小妹子一样的树木,是件赏心悦目的勾当,

我在心里扬起某个旋律,唱,不是故事里那一棵,是一棵,不太老的树。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