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香山的人·南植的云  

2010-04-28 16:16:58|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赶上一个据说天气还好的日子,出门,去香山,拍小药八旦子。

从单位出发,坐630,连等车,带听着满车的春游老太太絮叨,等到了香山门口,已经中午。

天上有黑云,猪八戒坐骑状,呼啸而过,留下几滴雨,转而放晴。时隔四年,再来香山。

门口的槭树花正开着。有无数的农村大妈,和新铸的香炉合影,比胖,或者比苗条。

后来不再去香山的理由很多,之一就是游客泛滥,一旦我掏出相机,他们就用看霸王龙的眼神看将过来,

相比之下,长白山就好很多,树林子下头,我打了许多滚儿,也没人少见多怪,

高耸的针叶林底下,我们还遇到过韩国小妹子,一身户外装扮,也在打滚儿,考验中国人民的礼貌,

那是另一个段子了,当时我想,这样的小妹子吃苦耐劳,可以结交一番,一抬头,看见伊那锅盔一样的面庞。

蚂蚱腿子 Myripnois dioica 菊科 蚂蚱腿子属

雀儿舌头 Leptopus chinensis 大戟科 雀儿舌头属

细距堇菜 Viola tenuicornis 堇菜科 堇菜属

走了一条偏僻的小路。总体来说,不是为了躲游客,而是我只认识这一个上去的方向。

路边的植物不多,稀疏着,单调着。按季节推算,物候大约相当于往年的三月末,至多四月初。

早春苔草 Carex subpediformis 莎草科 苔草属

早开堇菜 Viola prionantha 堇菜科 堇菜属

点地梅 Androsace umbellata 报春花科 点地梅属

光稃茅香 Hierochloe glabra 禾本科 茅香属

大丁草 Gerbera anandria 菊科 大丁草属

有阳光的时候,我跳下沟里,拍堇菜。按说堇菜这玩意儿不应该再拍了,然而还是没忍住。

趴在沟里拍堇菜的时候,几个中年偏老的男人,在旁边废话,说,撅屁股拉屎,要的是那个劲儿,

我很想问他们,下岗以后是否过得愉快,如果没有把相机栓在背包上,我很想上去抽鸭俩嘴巴。

后来看见了松鼠,白肚子黑背,在吃游人喂的瓜子。几个老太太在议论,说松鼠耳朵上的毛。

——你看它耳朵上头,怎么还有一撮(读音左)毛啊?

——那个啊,那个就是它的触角。

我最害怕老太太,尤其害怕有文化的老太太,于是我选择逃离。

想当初我们天不怕地不怕,不怕考试也不怕考学,大考大玩儿,小考小玩儿,不考更玩儿,

时常在考试前几天,从这边的山沟里头爬香山,背地雷式水壶,一身轻装,健步如飞,

曾经有游客跟我们说,走沟里,小心,听说香山的沟里有狼,

那时候年轻,不分好赖,回答,不怕狼,怕色狼,那时候我们真是欠抽的小破孩儿。

就在这段对话发生的不远处,路边,我们找到了小药八旦子。它们在旺盛地繁衍着,从不计划生育。

小药八旦子 Corydalis caudata 罂粟科 紫堇属

本来想拍这家伙的底下球茎,未果。设计的拍摄思路显然不靠谱,摇光说,要是一次成功就牛了大13了。

其实八旦子本身的片子拍了很多,然而回去看,都不理想。阳光时有时无,有时,刺眼,无时,灰暗。

路上还拍了苔藓。我懒得区别苔藓的种类。产生孢子的东西,完全提不起兴趣。

下山的路上,曾经见过一个蘑菇形音箱,播放着公园通知和音乐。蘑菇在路边,蓝色。我说,蘑菇。

在我们身后,几个小妹子和小妹子的准男友,春游完毕,小妹子说,看,蘑菇,

某小妹子的某准男友说,那哪是蘑菇啊,那是格得米斯。其实我觉得,那个更想是朗格。动画片万岁。

摇光说,我发现啊,你今年开始拍叶子了。其实不是我想拍叶子,而是可拍的东西还太少。

我还是一身扎眼的打扮,头带,脖套,看起来像日本或者韩国人,

出大门之前,路上,要饭的老太太冲我咿咿啊啊,损害中国人形象。所以,对于香山,我十分没有好感。

就在出门的时候,摇光说,你看你看,天上的云。那是个什么什么特殊的状况,于是拍。

拍过云,走出去不远,我回身,看到一个身穿灰色外套的青年男子,在我身后很近,

我转身,男子转向旁边,无所事事般站着,见我看他,于是满不自在地走到了略远处,

男子一个人走,没有背包,没有提袋,没有拿矿泉水或者手机,怎么看都不像游客,而向是小偷。

从香山到南植。下午拍了很多云的照片,种类暂时没分清楚,姑且贴之。

南植里就清静了很多,没有欠抽的游人和疑似小偷,只有疯狂挖野菜的老大妈,

在此,我预祝它们把什么乌头啊藜芦在都挖回去蘸上黄酱吃了,您又不缺这一口,玩点急救,多刺激。

总体来说,南植的花,开得还不旺盛,杜鹃已经凋落,梨花正旺,而野豌豆却没有动静。还是乱套。

因为有事,离开南植时,天已经全黑了,还是坐630回去,我和摇光上车,再没别的乘客,空空荡荡,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上午的车厢里,大多数人,一坐到底,中途上来老太太,就满世界踅摸,

售票员也跟着搀和,嚷嚷,企盼某个老太太打个电话过去,歌功颂德,感谢售票员同志热心找座位,

我依旧鄙视那些老太太们,有精神头爬山,就不能在车上站一会儿,甭提锻炼身体的事儿,我懂,

今年流行环保,你们把爬山的功夫用来爬楼,既节约了汽车燃料,也缓解了交通压力,这才是爱国爱家。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