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南岛北进·流水账篇·白沙  

2010-03-16 19:58:07|  分类: 飞鸿雪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北京到白沙。关于南苑机场和下雪的猪多不靠谱问题暂且不谈,从飞机落地开始。

走出飞机的瞬间,忽然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潮湿。热和潮湿。从冬天到夏天。

我们在更衣室或者卫生间里,脱了棉裤、毛裤、秋裤或者毛线内裤,脱了羽绒服、军大衣或者背背佳,

彻底换成了夏装后,排泄掉了晚点飞机上吃的烧饼夹肉残渣,我闻到了熟悉的气味儿,三亚的气味儿,

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夏天里,露天游泳池的更衣室、集体淋浴室或者集体厕所,湿,带一点发酵。

五人,不算司机,挤在所谓的大捷达里,吭哧吭哧,从三亚,去白沙。

路上我领悟到了一件事:大凡唱歌,都是骗人的。

歌里唱,请到天涯海角来,那里四季春常在——这里明明是大夏天,什么叫春常在呢?春夏不分。

路上醒了睡睡了醒,路过尖峰岭和霸王岭,空气终于开始变得干燥,进入海南中部,

即将到达白沙的时候,路边出现了木棉树,火红,或者橘红,司机指着木棉,“呕——呕——”,叫。

住在了白沙或许最高档的宾馆,价格比起东南沿海经济发达地区,还算便宜。

大房间,空旷而洁净,多少有助于缓解疲劳。路上讨论了太多废话,印象最深的是,章鱼说,飞鼠非鼠。

我们还在期盼着见到飞鼠、巨松鼠、鼯鼠或者鼹鼠,全然不知前程险恶。——后话了。

在路上溜达,采购一些东西,看到了临街人家,很多住户都栽种着花草树木。毕竟是热带。

路上看到不认识的行道树,看到宽敞明快的中学校门,然后,看到了令人怀念的玩意儿——

几个小破孩儿,正在把一个怀旧型的超小型烟花拆开点燃,那个烟花是能够引起无数追思的,小蜜蜂儿。

烟花喷射的时候,路边有狗,聚精会神地看着,沉思着,不解或者痴迷,

而我在路边,趴在椰子树干上,向上拍摄,也同样汇集了不少人的关注目光。他们在想这群人的来路和去向。

天空开始黯淡,太阳落得快得吓人。我在窗口拍摄太阳,倏忽之间,那个光球就已经消失。

小山跑去窗边,之后感叹,太阳还真落下去了!我们在旁边起哄,脚太滑,跳窗户,就能看见飞鼠了。

晚饭,因为饿,所以吃得相当努力,有蚊子围绕,有蝙蝠飞腾,

饭后,慢慢步行着,去巴帝的办公室,路过桥的时候,看到了天边红黝黝的月亮,肥硕而诡异。

天空彻底黑下来,我看到了猎户,然后大狗,然后再然后,南边的山尖上,那确实是,第二亮恒星,老人星。

第二天清晨,天空堆积起了排骨云。我们在路边早餐,发票中奖,十块钱,我曾期待这是个好彩头来着。

从三亚到白沙,因为行李太多,把大捷达的后箱子盖儿颠坏了,这次改成了一辆皮卡,

从白沙到公路尽头,什付村,皮卡开了约莫三个半小时,颠簸,空调的味道也很特别。感觉晕车。

下车的时候,晕车感觉刹那消散不见,掏出相机,准备干活,从什付村走到道银村,这一走,六个小时。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