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乱云天顶绞 挺好  

2010-12-26 21:39: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继续云彩。今年拍了不少片子,都是云彩闹的。小数码天天揣在身上,随时捉云。

小泽说,这是恋云彩癖。好吧,我承认。白天的云彩,确实很迷幻。

只不过,相对应的,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某天夜里,我抬头,看见云彩跑得跟野牛似的,瞬间就恐惧症了,

所以,看云彩,只是白天的勾当。年底,再多拍些云彩吧,为这一年做个还算完整的终结。

某天,上班中。突发奇想,就和摇光拎着相机下楼了,去看看云彩去。本来说,半小时就回来,结果。

我真的有点晕了,这是什么云啊!可惜的是角度有点低了,我开始想爬上大高楼。

绕了一圈,终于上了动物所的玻璃筒形建筑。高度是够了,可惜是那些玻璃,实在脏得有点离谱。

如果知道玻璃这么脏,可能我是不会上来的。LX3也真争气,都快贴玻璃上了,您对焦还能对到脏斑点上。

不过,还是有收获的,你看你看,太阳左边那个大块儿的彩色斑。你说那是什么妖怪?

跟摇光讨论过,结果是,至少我还不太理解。从位置看是幻日,从形态看,是日华。就当那是幻日华得了。

从这天起,一个星期的时间,隔三差五,总能看到奇怪的云彩。

北京的冬天,原来还有这么好玩的事可做。如此说来,以前的冬天大约都浪费了。可惜,然而大概还不晚。

某个周末的卷云。摇光在路上,我问,看见云彩了吗,摇光说,没想明白。这个年底,想不明白的还真多。

可惜的是新家的窗户外头,大约只能看见树杈子和楼顶。所以,往后的云彩片儿,地景也就只剩下这些了。

又一天。摇光打电话说,出门看一眼,啥啥卷云。我真没听清楚,不过出门看一眼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出门一看,噢,感情的天线卷云啊。这形状,我想起了古观象台上的象限仪。总之像天线。

去植物所,结果先拍了云彩。风正要刮起来,天上全是荚状云。结果就看见了荚状高积和卷积云。

大块儿顶上,还有小块儿。小块儿还带色儿的。这年头,这么奇怪的东西,其实就在脑袋顶上。

难得带着单反,拍云彩也把小数码换下去歇着了。有18-200就是好啊,够长啊。

风真的刮起来了。冬至那天。各种奇怪。我突然觉得看云彩这事儿,比拍植物靠谱多了。怎么看都不明白。

回去的公交车上。630竟然抽风,开上了立交桥。车窗外头的风景,可以避开电线杆子了。

我赶紧靠到窗户上,小数码伺候。还有荚状云呢。这景色,还算凑合吧。

下车的时候,云彩被染红了。开始降温。手够冷的,冷得要命。刚一下车,我就觉得该掏相机出来了。

云彩毛茸茸的。很萌,很肉头。非拍不可。冬至这天的云彩,确实够精彩。

猛跑。趁着阳光还在,趁着暗红色还在。冲过马路,冲上空场,使劲咔嚓。

咔嚓完了,摇光说,长焦,拍一个,那俩球儿在一块儿的。我说,拍了啊。那天的云彩,有点梦幻。

又一个周末。坐在车上,一直惦记天上的云。灰灰的,形状很热闹,一直闹腾着。

爬上六楼,上阳台,拍完了回来,被问,这有什么可拍的。嗯,种类。这个很难解释,云彩也分种类。

所谓伪大气摄影师,云彩这玩意儿,只要多拍,越多越不怕多。总能拍着新鲜玩意儿。

最后,是完全没有云彩的天空。还是一直念叨的,曙暮气灰条。很多年前,小时候,就问过,这是什么。

真的很正式地问过,天上为什么从蓝到红,有颜色的渐变。没有人知道来着。那个年代,科普都是说教。

虽然现在科普也不怎么进化吧。总之,还是知道什么是鼠目寸光气灰条儿了。喜欢这色彩。

地景单一。经常拍这个角度的云彩片儿。好吧,这个地景快要成为历史了,搬家之后,就只剩下银杏树。

说实话,我还是觉得这个地景挺好的。至少,差强人意。天空还算空旷,没有那么多楼房。

最后一个麻烦,就是在如今的城市里头,想找空旷的位置,想躲开电线,还真是有难度。悲哀的城市人。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