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我那亲爱的落叶满阶的公园  

2010-11-05 23:09:00|  分类: 飞鸿雪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落叶满阶。喜欢这句,喜欢幻想着某个深秋,在落叶之间应当思念的人。芙蓉如面柳如眉。

说白了,那小妹子应当是个大饼脸。后宫佳丽三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竟然还贪恋大饼脸。

古人真是恶趣味。所以在秋末的斜阳下,我从来没有怀古的心思。何况,是在我亲爱的双秀公园里头。

深秋小破片儿几则。没营养。我的闪光灯啊,依旧不太对头,还需要继续研究。

而且,长久的生疏,让人容易犯错。拍到一半,才发现因为误操作,图片尺寸都是小小小。

哀伤。但也没心情再回去补了,反正是乱拍的,反正没营养。反正啊反正,只是深秋的小破片儿。

大妈推着孙子,婴儿车。大妈说,你看,拍照片,给小草小树拍照片。啦啦啦,拍照片。

人家树怎么也得有十几米高了,您愣告诉说是小树。在婴儿的世界里,莫不是即使是小东西,也觉得大?

我思考这个对比参照系的问题来着。然后就释然了,图片尺寸再小,也有某种情况它已经足够大。

这就是那个十几米高的树。在另一个山包上,两个不怎么青年的男女,坐在报纸上。玩手机,谈朋友。

我觉得那女的抑或那男的,怎么着也得比我沧桑了。俩人还是执手相看无语凝咽呢。真纯情。

女子说,你看啊,这枫叶,落地上那老多了。男子说,嗯嗯嗯。

瞬间我决堤了。纯情不可怕,怕的是,您别再把悬铃木的叶子叫枫叶了。我们科普工作者得多任重道远啊。

草地上的影子,狭长。同样是没营养的小破片儿。我这是在干什么呢?我又不是秋天摄影师。

处理不好远处的楼。我站在草坪上,老太太们抱以恶毒的目光。她们都是安善良民,鄙视践踏草坪。

草间的落叶。就是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了闪光灯的异样。输出功率大得惊人。

对于依靠闪光灯补光的植物摄影师,带着一只幽灵闪光灯,那是多么不靠谱的事啊!

我是悲哀的植物摄影师。嗯,错了,我不是植物摄影师。我什么也不是。我还在跟我的相机较劲呢。

小檗红的那叫一个气壮山河。太阳已落得差不多了,北京的秋天,您要走就走吧。

狭小的公园。收门票,成人四毛,学生两毛。说实在的,公园里头,已经再没有什么值得好好拍的东西了。

我准备离开。只拍了几种树叶,草,某些景致。公园里头,满是遛自己或者遛孙子的老头儿老太太。

逆光的松。今天的照片到此结束,没什么好货。最后说一句,为什么是我亲爱的双秀公园。

公园距离北京吃饭大学,实在近得不像话,可算上这次,我只是第三次进公园里头来。

在吃饭大学那么些年,我竟然就没想着约小妹子来这里执手相看无语凝咽一把。地利不如人和。

第一次来,是我老板的课,植物分类学,说,去双秀公园,野外认植物。第一次啊,竟然是野外实习。

第二次还是植物的事儿。某个春天,到处采标本,于是进来了,转了一圈,又离开了。

后来间或路过,某次因为公园整修,没能进去成。再之后,就是这个深秋的傍晚将近。

其实一点也不亲爱。至少对于公园来讲,它对我一点也不亲爱。但这并不影响我对于公园本身的亲爱程度。

如同小妹子,她不亲爱我,我也可以亲爱对方。谁都有亲爱和被亲爱的权利,无可剥夺。

这是单向的亲爱,如同深秋并非为了让我拍没营养的小破片儿而把树叶子弄得红黄一片,如同过年。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