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短篇集2010·小幻熊的荣耀  

2010-11-29 03:08:00|  分类: 且听风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幻熊的荣耀

 

  “嗳,我可是一级保护动物小幻熊哦!”

   这么一说,即刻引来了人群的骚动。也难怪,毕竟是在住宅区的花园里头,若说是什么深山老林,想必这话说来更容易被人信服来的。但经这么一说,人群里头终究还是有人惊叫了起来:“是喔,小幻熊,我是在电视里头见过这东西!”

  此刻的小幻熊全然没有了最初的惊慌,悠然地坐在树枝上头,梳理起金灿灿的毛发来。说是小幻熊来着,诚然,那圆滚滚的外表,黄亮亮的色泽,加之如同狸猫一般深邃的、仿佛能够看透各种心思的锐利眼神,无论如何都与科教频道中播放出来的小幻熊相同,简直可谓丝毫不差。但一级保护动物也罢,什么也罢,这种莫名其妙的玩意儿,何苦非要出现在城市的住宅区里不可呢?

  “喂,我说,”人群里头,有人开始尝试着向小幻熊发问,“小幻熊会讲话什么的,可没有这样的世道吧?”

  “瞧你瞧你,”小幻熊眯起甜滋滋的眼睛应道,“可也没说小幻熊就不能讲话的吧?可知道鹦鹉么?那种哗众取宠的鸟儿都会讲话,身为一级保护动物,小幻熊能讲话岂非顺理成章?”

  “如此说来,倒也合情合理。”然而终究是被一只毛乎乎的动物占了上风,提问的男子显然不肯罢休,继续追问道,“不过,这地方可比不得什么森林啦高山啦,这是城市里哦,彻头彻尾的城市!城市可不是什么动物边聊天边喝下午茶的地方,能明白?你这家伙,在这里爬上爬下,引起骚乱什么的,可是要负责的哟!”

  “难办啊,”小幻熊露出了为难的神情,“城市固然知道,可身在此时此地也非我所愿,骚乱那东西,哪里都有的吧?纵然没有小幻熊,莫非这城市就没了骚乱不成?”

  得得,这岂非成了人类和小幻熊的辩论会?围观人群的好奇心如同初夏雨后的蘑菇一般,吧嗒吧嗒,迫不及待地从泥土里头钻了出来。小幻熊固然难得一见,亲眼目睹小幻熊和人类的争论,则只要想想都让人满怀期待。聚集的人群已然低声议论起来,想必难以心平气和地观看小幻熊这一存在的,唯独和小幻熊争论的男子而已。

 

  “你这家伙,说是强词夺理也不为过的吧!”男子高声呵道,“说到底,终归是动物罢了。可知道这城市里头,动物都要受到人类的监督么?猫也罢,狗也罢,只消一出门,都要有人看护。野猫野狗什么的,自会被清扫干净,如同扫垃圾一般。像你这般招惹事端的家伙,自然也不会被放过的吧?”

  “喂喂,”小幻熊坐在树枝上,伸出前足挠着脑袋,“我可是一级保护动物小幻熊啊!”

  人群里头立即响起了赞同声。“那可是一级保护动物哟”、“非同一般的吧”、“理应受到特别保护和关照才对嘛”——如此的低声议论,显然成了人们心中易于接受的论调。男子的脸怕是红到了相当程度,如同热腾腾的螃蟹涂抹了草莓果酱一般。但终究不能将那家伙从树枝上拎下来教训一顿的吧!——男子心中大约如此思索来着,因而好歹忍住了怒气,恶狠狠地凝视着小幻熊。

  “我说,说什么一级保护动物,你这家伙可有证明的么?”

  小幻熊想必没能料到男子还有这一手来的。突然这么一问,纵然是机灵到了相当程度的小幻熊,也为之苦恼起来。人群里头开始发出了赞许的议论声——“保护动物什么的,终归是那家伙自己说的吧”、“少见自然少见,莫非真个需要保护不成”、“怕是难以证明的嘛”。继而有人开始小声向小幻熊提出了要求:“喂,就证明给我们看可好?”

  “这个,说到证明嘛,”小幻熊犹豫了好一阵子,而后字斟句酌般地说出了一连串的数字来,“喏,这号码,就是一级保护动物的编码,全世界独一无二哟,是我专属的号码。这回可能相信了吧?”

  早已有人通过互联网络,查询了这号码的归属。“是真的号码哟,瞧瞧,还有小幻熊的照片在上头。是真的一级保护动物哟!”人群再度欢呼起来。非但真个是罕见的保护动物,而且全世界独一无二,能够看到这种新鲜玩意儿的机会,怕是一辈子也碰不到几次。小幻熊开始在枝头玩耍起来,任由人们观看和拍照。

 

  “喂,纵然是什么保护动物,也无非就是做些表演的勾当嘛,马戏团里的小丑罢了。”正当人们争相观看小幻熊的时候,心存不甘的男子再度展开了争论,“说到头来,你这家伙也不过是个名贵的摆设,毫无用处的嘛。”

  “若说用处,让人观看不是用处的么?”人群里头有人回应道。

  “我说,你们这是怎么搞的?想想我们是怎样辛辛苦苦地工作,四处奔波操劳,才得以挣钱养家糊口的?我们不都是怀有自己的特殊功用么?唯独这家伙,只是长了一副毛扎扎的脸孔,就可以毫不费力地成为什么一级保护动物,非但被人们当作宝贝,而且吃喝不愁,还在这城市里头为所欲为地说这说那。没觉得不妥么,你们?莫非你们真个认为,辛苦赚来的钱就可以用来饲养这种毫无用处的四脚动物么?”

  “如此说来,怕也不无道理”、“可爱是可爱,但若说用处的话,怕是真个没有什么”、“大家都在辛劳地生活嘛,没有用的动物,再保护也没意义的吧”——人们再度议论道。男子的话显然起到了某种效用,想到自己为了在这城市里头存活而不得不面对的苦楚,人们想必更倾向于将辛苦换来的报酬留给自身,而不至于为了什么素不相识、毫无用处的小幻熊而过多着想什么。

  “你这家伙,到这里来,莫不是想骗什么的钱吧?”人群里头突然爆发出了某种异动。人们被着声音所震惊,继而慌忙去看自己的贵重物品——幸好并无差错,否则小幻熊难免成为众矢之的,甚至能够平安地离开那树枝,也未可知。但经这么一说,人们面对小幻熊的脸色,怕是不再那么友善了。

  “若说用处嘛,”小幻熊爬上了更高的一条树枝——或许是对于人们的疑惑而心存忌惮——继而一边梳理着尾巴上的毛发,一边慢吞吞地说道,“若说用处,倒也并非全然没有。如此说来,我非但是小幻熊,还是个诗人。喏,诗人是个受人尊敬的职业的吧?”

  “那是那是,诗人的话,自有诗人的用处。”人们的态度再度发生了转换。然而想必已经习惯了在不同观点之间摇摆不定,很快有人对于小幻熊所谓的“诗人“产生了置疑之声。“若是诗人,总该朗诵一首你的诗作嘛。你自己的作品,可有这东西?”

  于是小幻熊坐在枝头,两只后足垂下树枝来,尾巴则环绕在腰间——以小幻熊而言,怕是相当具有诗意的架势了——继而朗诵起了诗歌:

 

午后阳光眷顾的树梢啊

你可曾留意 西风那冷峻的期许

如同身处绝境的小幻熊

面对着人们 那满怀疑虑的话语

 

  骚乱的人群骤然间静默了下来,仿佛周遭被抽作了真空,任何一点声音都无法借由气体分子的碰撞而传播开去。无从发声。人们无不惊异于小幻熊的诗歌,惊异于那充满高贵而华美的辞藻,以及犀利到足以划破人们心底尊严的现实性与挫败感。

  “那是假的!那一定是假的!”与小幻熊争论的男子绝望地尖叫起来,“你这个盗贼!那诗歌一定是你从哪里偷窃来的!你这个毛鼓鼓的骗子,彻头彻尾的盗贼!”

  “喂,这可是属于我的诗歌哟。”说罢,小幻熊从肚皮上软绵绵的毛发里头,掏出了一本精致的小册子,打开来展示给树下的人门。“喏,你们看,这可是小幻熊诗集噢,专门盖了诗歌学会印章来的,这可是做不了假的哟。”

  人们不但看到了冷冰冰的印章,而且看到了诗集的第一页,便是小幻熊刚刚朗诵过的诗歌。自此,再也无人怀疑小幻熊身为诗人的身份,人们甚至忘记了与小幻熊争论的男子的去向——想必是灰溜溜地躲到哪个角落里头去了吧。只得如此。

 

  小幻熊在城市里头出现的消息即刻传遍了街头巷尾,除却报社记者、电视台转播车、生物学家、民间文学组织、爱护动物协同会成员、猎奇摄影师和学校组织的学生参观小组,尚有不可胜数的市民前来围观。人们都渴望坐在树下头,聆听小幻熊朗诵的诗歌。民间甚至传出了某种说法,声称小幻熊的诗歌与圣洁的救赎相关,这一论调引得各个教派的教徒们将小幻熊所在的树木奉为了神木,并与其他教派暗中争夺起神木的归属权。

  只一天的功夫,住宅区的归属企业便决定将花园四周立起临时的栅栏,并派出了大量安保人员,昼夜不间断地守护于此。想要进入住宅去,聆听小幻熊朗诵诗歌,需要支付一笔价格不斐的费用。至于住宅区里的房屋价格,更是在一周之内上涨了将近五倍,纵然如此,依旧没有任何一位住户真正肯将房屋出手转售。每一个居住在住宅区里的居民,都以能够最贴近小幻熊诗人而引以为傲。

  直到小幻熊现身的第八天,被铁栅栏所包围的住宅区里头,终于有一位身份不得而知的大人物来临。——那人物始终未曾路面,只是端坐在戒备森严的私人汽车里头,而由他的副手前来与小幻熊交涉。

  “我们想要收购你的诗集。”副手说道,“说是收购,价格任由你定。此外,大凡能想得到的条件也尽管提好了。对于诗集,倒是志在必得。”

  “难办啊,”小幻熊应道,“这诗集,就如同我小幻熊本身一样,在这世界上,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说什么收购,委实强人所难,没觉得?”

  “那是,”副手点头道——倒是全然一副早已预料到的模样,“惟其如此,才会任凭你开出价码的嘛。换言之,若非如此珍贵之物,也不消那位大人亲自来此的。”

  “我说,你可知道对于小幻熊而言,何为最为珍贵之物么?”

  “愿闻其详。”

  “唔,就我而言,最为珍贵之物,便是在这城市里头,能够被人类所仰望。能明白?毕竟是小幻熊嘛,在人类看来,终究是不值一提的动物罢了。被人类仰望的唯一方式,到头来,唯独依靠这本诗集而已。说来到是抱歉,收购什么的,请不必再说了。”

  “如此说来打扰了。”副手满怀风度地转身,却又稍一驻足,“说了志在必得,怕是要动用些手段的吧。若有得罪,还望海涵。”

  “唔。”小幻熊望着那位大人物的私人汽车缓缓离去,陷入了宁寂的沉思。

 

  关于小幻熊最终接受了何等条件而将诗集出售,民间流传了多个说法,然而终究没有哪一个说法能够准确诠释真相所在。无非空穴来风般地猜测罢了。总之当人们再度见到小幻熊时,距离那位大人物的离去已经间隔了四天时间。小幻熊怅然若失地坐在树枝上头,毫无生气地玩弄着自己的尾巴。

  面对着树下早已等候多时的人们,小幻熊决定尝试着朗诵一首诗歌——此刻那已经不能被称为“属于某个小幻熊的诗歌”了,借由诗集的出售,那些诗歌对于小幻熊而言,已经成为了过往,如同深秋翻卷飘舞的落叶,终究无法回到树梢顶端。面对满怀期许的人们,小幻熊需要朗诵新的诗歌。

  “午后阳光——”

  然而一开口,便有某种错位感。小幻熊感觉到舌尖的某个区域产生了微妙的刺痛。不,那已经不是属于小幻熊的诗歌了。然而真正属于小幻熊的诗歌,又应当是什么样子的呢?

  “这不是别人的诗歌嘛!”树下的听众里头,有人率先喊出了声。“我们可是来听小幻熊的诗歌的哟”、“何苦用那种句子敷衍”、“你这家伙该不会是骗子吧”——人们的议论声延展开来,继而发展成了响当当的抱怨。

  “喂,你这家伙,就不能认真一点么?”

  被人这么一说,小幻熊也心怀犹豫,但迟疑了一番,小幻熊终究决定说点什么:“我说,这确实是我的诗歌哟,真真切切。若非是小幻熊的诗歌,这又能是别的什么呢?”

  “说是你的诗歌,可能证明的么?”

  小幻熊仿佛认出了提问的男子。莫非那便是在最初与自己争辩的男子不成?然而是也罢,不是也罢,此刻已然毫无意义可言。能够证明这诗歌确是自己的诗歌的证物,已然去了别的什么地方。没有了诗集的小幻熊,便是毫无用处、唯独落得遭人恶语相向的小幻熊而已。

  此刻,小幻熊真个落得一无所有了。

 

2010年11月29日 午夜3时06分

于 北京 新源里 牛奶与咖啡的奇妙混融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