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兵发云南·昆明植物园  

2009-09-29 16:21: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昆植的时候,将近傍晚七点。太阳低沉,我站在植物园的门口,估算太阳高度角。头上是直杆桉和滇杨。

几乎每次去昆植,都会弄错入口。一次提前下车,走了三站地,一次让老牛穿越植物园来接我。

这回只不过把老牛换成了SAGA而已。闭园后的植物园里人影散落,我们穿越园子,偶尔看到学生和松鼠。

照例去邮局旁边的小饭馆。我巡视路边的杂草,满怀兴奋。啤酒不凉,九路车站牌消失。其他一切依旧。

再晚的时候,将圆的月亮升起来,穿过高积云层,一圈漂亮的月华红红蓝蓝。风微凉,明天开始干活。

◆ 昆明植物园·传说中水畔的绣球花

SAGA开组会的时候,我独自在园子里转悠。耗费的时间比预计的更长。拍花是个体力活儿。

每次到昆植,都能碰上意料之外的人。除了最初碰上貌似武功高手胡说八道的专家老头,其他人都和善。

有一次在东园门口,拍花,某中年男子说,这是金鱼草,龙头花。说得很诚恳,不似卖弄。

这次则是在岩石区,碰上貌似负责人的中年男子,说,拍照片,脚下留情,注意别踩坏了啊,

说得很平静,不似指责,又补充了一句,本来应该不让随便踩的,拍照片,注意点就好啦。

我隐约明白这种心情,倘若是我辛苦栽种养护的花,我也不许别人乱踩,谁踩我灭谁,

昆植的人们,约莫看惯了拿着相机拍摄的家伙,也终于用一种宽容的心态,修改了游园法则。

短筒倒挂金钟 Fuchsia magellanica 柳叶菜科 倒挂金钟属

观果金丝桃 Hypericum androsaemum 藤黄科 金丝桃属

秋海棠 Begonia grandis 秋海棠科 秋海棠属

花葶苔草 Carex scaposa 莎草科 苔草属

素馨叶白英 Solanum jasminoides 茄科 茄属

全缘金粟兰 Chloranthus holostegius 金粟兰科 金粟兰属

舞花姜 Globba racemosa 姜科 舞花姜属

中华猕猴桃 Actinidia chinensis 猕猴桃科 猕猴桃属

皱叶留兰香 Mentha crispata 唇形科 薄荷属

还是岩石区,某金粟兰科,写着牌子,四块瓦。我正拍,经过一老年男子,讲昆明话。

发现我对昆明话完全不反应,老爷子说,四块瓦,有毒的。我点头,不知如何应答,嗯唉咤是哎哟哦嘿。

老爷子继续说,这是花,这是果。我说,是,我拍个植株。老爷子说,进去拍去,进去角度好。

我踩在人工搭建的假山上。纵然我不是好孩子,经常顶着规则扯淡,但有了老爷子的指示,终究放肆了许多。

假山上还有一对青年男女,学生模样,男女博士范儿。女子持小数码相机,男子撑阳伞。

女子每发现某植物,就会作可爱状惊呼,男子表现了足够耐心。我猜不出他们的关系,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再后来,在茶花园的边缘,厕所门口,发现了秋海棠。我背向厕所,面向树梢,行为怪异,如邪派武功。

厕所里走出了一队大妈,用惊诧的眼神扫量。透过相机的LCD屏,我隐约看到了大妈们的表情。

她们想不出我在厕所门口,有何贵干,而且还真是跪着干的。她们有老人卡,坐公交,进公园,全免费。

清晨的时候,阳光还没普照,园子里有个若干老人,他们分成若干团体,隐匿在树阴下和草丛中,

他们听广播,做早操,谈论儿女邻居的婚丧嫁娶,吃喝拉撒,他们身体强健,内心充盈。

我想,昆植是我所见过的,最河蟹的植物园,我在园子里溜达,感受宁静,感受时光的迅速流逝,

我想,在某个隐秘的草木构筑的角落里,或许也会有青年男女,执手相看,感受时光的迅速流逝,

昆植有这种气质,不忙碌,不嘈杂,人心向善,野狗无形,水面宽广,树阴浓郁,松鼠跳跃交媾于枝头。

只有我是忙碌而嘈杂的,我带来强烈的熵增。我在赶时间,我要尽量多拍照片。

◆ 昆明植物园·粉绿狐尾藻和鸭子

◆ 昆明植物园·博士楼前的蕨和天空

水生植物区,每一次都看到大片的狐尾藻。最初以为那是石龙尾,后来知道了,引进栽培种,粉绿。

鸭子们离开之后,我靠近水边,看到植物标牌,写着,穗状狐尾藻。我理解插牌子的人们。

没名字的栽培种,没名字的引进种,手里的工具书,只能确定到某个环节,一个不正确但类似正确的名称。

我想起第一次来昆植,吴先生说,园子里的植物挂了好多牌子,但是有错误的,你要给指正啊,

那时候我是一个水平有限而内心狂妄的年轻人,我对吴先生说,好,不过我还应该多看多学习,

如今我已成为一个水平依然有限但懒得狂妄的不怎么年轻的年轻人了,对于那些标牌,一笑而过。

吴先生还说了一件事。我们国家如果不注重分类学这种基础学科建设,将来是要有不好的影响的,

这件事我无能为力,大约是能做的一点点贡献,就是让更多心怀热忱的爱好者们,继续关注这一领域,

为了这个,我要继续装扮大尾巴狼,纵然爱好者和科学家是两个性质,但是我依旧相信,分母大些有好处。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