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湿地·以及大眼菜家园  

2009-08-13 21:23:38|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简而言之,湿的地方,就是湿地,再复杂一点点,有水的地方,就是湿地。

当初某生态学的课上,似乎是这么学来的,湿地无论天然人工,我问,抽水马桶算不算湿地,

我猜,老师若是听见了,把我塞到抽水马桶的心里都有,塞进抽水,或者塞进马桶。

报应就这么来了,后来竟然研究起湿地来,花开叶落,藕断丝连,研究了五年或者更长,

以致于如今,一撒到湿地上,就开始双目光鲜,声称,我是研究湿地的,什么时候也研究研究师妹。

球穗扁莎 Pycreus globosus 莎草科 扁莎属

二歧飘拂草 Fimbristylis dichotoma 莎草科 飘拂草属

单穗飘拂草 Fimbristylis subbispicata 莎草科 飘拂草属

八月,北京,艳丽而乏味,物种不少,夏末秋初的味儿,缺少令人上蹿下跳的精彩东西。

湿地则在这个季节开始兴旺,莎草科的妖怪们开始集体发情,还是最早买小DC的时候,拍过莎草一家,

于是疯狂补片,边补边骂,这些家伙实在不怎么好看,以致,最终,还是遗落了某个低矮的飘拂草。忽视。

扯根菜 Penthorum chinense 虎耳草科 扯根菜属

六月,在同一片湿地,就想找扯根菜来的,未果,只有植株。这次是预谋好了,要拍这家伙。

以前不负责任地写过一篇稿子,其中小段,说,诸葛亮七擒孟获,祛毒神草,薤叶芸香,传说就是扯根菜。

爪子一样的花序,无论单反还是小数码,格杀勿论,这家伙天生不好取景,且时常畸形,

唯一宽慰的就是,植株数量够多,还算在花期,晃高晃高的,戳着,显眼。

犬问荆 Equisetum palustre 木贼科 木贼属

莎草从里,看到了孢子囊球。我说,该不是传说中的犬问荆吧。

搞湿地的时候,几种问荆,始终分不清楚,因为只见过营养枝。疑似犬,疑似节节草,查书,越查越乱。

所有的志书,口径出奇地统一,怀疑相互抄袭,模糊而不实用。于是,姑且以犬问荆定之。

我想,总还是要找个机会,闹个清楚。开口说,搞湿地的时候,分不清楚,搞师妹以前,这种状况要改善。

意大利苍耳 Xanthium italicum 菊科 苍耳属

传说中的意大利苍耳也在花期。河岸出现意大利的年头着实不短,我始终相信这家伙的果实,能随水传播。

某师妹做了关于意大利苍耳的课题,毕业论文,关于传播,依旧没有定论,甚憾,

答辩会上,老板说,最新成果,说,苍耳复合体,感情全世界只有三种苍耳。

于是我学会了一个万恶的名词,复合体,下文中将反复提及。后话,暂且不表。

泽泻 Alisma plano-aquatica 泽泻科 泽泻属

泽泻还剩下两株在开花。想要什么,就必须反复念叨。我说,我要泽泻、慈姑、盒子草。于是,泽泻登场。

小数码时代,景深所限,无论如何拍不好泽泻的植株,疏散的一堆,背景杂乱。怨念。

念叨的时候,水坑里出现了若干泽泻,果期,叶子溃烂,作挑衅状,吹皱一池污水。

后来的后来,我说,什么比泽泻花还难看,泽泻果子,什么比泽泻果子还难看,泽泻的烂叶子。冷。

竹叶眼子菜 Potamogeton malaianus 眼子菜科 眼子菜属

拟竹叶眼子菜 Potamogeton × malainoides 眼子菜科 眼子菜属

小眼子菜 Potamogeton pusillus 眼子菜科 眼子菜属

我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片湿地得以长存,因为附近有个清澈而汹涌的泉眼。咕嘟咕嘟。

毕业论文,大眼菜,就在这片湿地采集了大量样本,实验材料。泉和水草,对于我的毕业,责任不可推卸。

再次到泉眼附近,找水草,于是发现了某个天然杂交种,拟竹叶眼子菜,以及其他若干,

关于毕业论文的内容,实在没兴趣多说,总之,大眼菜,妖怪,恐怕就是万恶的复合体。麻烦而深奥。

◆ 钩虾!钩虾!

◆ 豆娘!豆娘!

拍大眼菜的间歇,顺便拍了少许动物们。隔了水,无论动物植物,拍摄起来,感觉怪异。虚幻。

没有鱼缸,没有偏振,没有水下设备,蛤蟆蹦,骆驼纵,我们都能凑合着,混日子。

裂叶牵牛 Pharbitis hederacea 旋花科 牵牛花属

花椒 Zanthoxylum bungeanum 芸香科 花椒属

野西瓜苗 Hibiscus trionum 锦葵科 木槿属

还有非湿地植物若干。出行的原本目的,是去某穷乡僻壤小山沟里,找漆树。咬人树。

村落找到,GPS坐标明确,漆树没花没果,如同山沟里的人民一样,不靠谱,

山沟暴晒,沟口的山民,不友善地爱搭不理着,我们在巨大臭椿树下乘凉半小时,临走,乱拍少许。

只有牵牛是清晨拍的,一过八点,就开始萎蔫,年轻的时候勤奋,拍过茁壮的照片,后来,趋于懒惰,

麻烦的是牵牛的种类,曾经听谁说过,如何如何区分,后来才知道,感情牵牛也被确认为,复合体,

我开始想像,当古人和现代人,好为人师地讲故事,从前有个医生,用牵牛治病,病人牵头牛来答谢,

编造和传播这些谣言的人,是否想过复合体的事儿,是否翻过萼片,泡过电泳,砸过染色体。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