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教学植物园·六年重逢  

2009-07-09 21:48:53|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学植物园,奇特的所在,辽阔的占地,丰富的种类,悠久的历史,不收门票,不接待散客。

我猜,北京人里头,知道北京有个教学植物园的,比例不及万一,更何况去过的,

这片园子就好像一座被人遗忘的青楼,楼上有莺莺燕燕,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我顶着肥硕的太阳,走过北京游乐园南门,弯曲而破败的小路,而后看见了路牌,教学植物园,

路牌做得很有些味道,如同80年代的卡通片头,呆板而活泼,我想,莺莺燕燕,早晚要变成鹦鹦鼹鼹。

天仙子 Hyoscyamus niger 茄科 天仙子属

我追溯着六年前的记忆,时间成了墨比乌斯环,绕一圈,回到原点。我是二维世界里爬行的蜗牛。

因此我毫不惊诧于过错季节的花。园子里的植物,比山里早开一个月,唯独天仙子,竟然晚了一月有余,

草坪上唯一一株,实在不能说是刻意栽培,然而这株肉色横流的花,恰在曼陀罗旁边,诠释着某种相关性。

葎叶蛇葡萄 Ampelopsis humulifolia 葡萄科 蛇葡萄属

通向园子的小路,在曾经的记忆里,两旁具有破旧的铁栅栏,路中间,一个低矮的栅栏门,门上有蛇葡萄。

某个种类,以及另一种类,如今,两种蛇葡萄都兴旺发达,果实丰硕,

它们倘若成了妖精,会不会坐上有空调和农民的750路公共汽车,换乘120来找我叙旧?希望是个貌美妖精。

加拿大一枝黄花 Solidago canadensis 菊科 一枝黄花属

师妹说,她在负责园子里的植物标牌,一路走来,就一路检验标牌的正确性。

加拿大一枝黄花,牌子插的是,国产的,没有前缀的,一枝黄花,把加拿大中国化,我们的和平演变野心。

藿香 Agastache rugosa 唇形科 藿香属

不舍得踩踏植物,其实是,不好意思在师妹们面前下脚,于是远远遥望着藿香,拍植株。

拍完我就想,禾日念个香,鹤帮问鹿帮,南极翁哪里去,同仁堂买藿香,这老头到处乱跑也该败败火了。

瞿麦 Dianthus superbus 石竹科 石竹属

相声段子完了,下面是科学,关于引种。小学,我就有一个小秘密,山上的桔梗种下来,颜色会变浅。

而后我发现了许多个这样的秘密,我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所以,瞿麦是变浅了,还是杂交了?

栝楼 Trichosanthes kirilowii 葫芦科 栝楼属

本以为栝楼是勤快花,不早起,看不到。然而下午两点,阴凉里的栝楼还在开,于是,不得不拍。

我本能地以为,栝楼,蛞蝓,应当存在内在的关联,就像有人把栝楼念成,括楼,有人把蛞蝓念成,恬蝓。

桔梗 Platycodon grandiflorus 桔梗科 桔梗属

植物园还是显示出了不可糟践性。倘若在野外看见桔梗,我会权衡利弊,清除杂草,拍照。植物园里不成。

况且,园子里的桔梗还成堆成堆,选不出单株。本不该扎堆儿的,我想,桔梗店老板的弥生小姐多高兴啊!

鱼腥草 Houttuynia cordata 三白草科 蕺菜属

阴凉里的鱼腥草。我去拍,师妹问,三白草科,咱都没讲过,有什么特征啊。我说,特征是,常见两种。

在董寨,春天有鱼腥草的幼苗,吃饭时我说,本地人不吃鱼腥草么?某师妹,激动,说,不吃不吃!

那师妹的老家是吃鱼腥草的,那师妹以为终于遇到了知音,可惜我只知道这东西能吃,且,味道像烂猫。

皱叶剪秋罗 Lychnis chalcedonica 石竹科 剪秋罗属

不认识的剪秋罗。回家,问老张,说,貌似若干年前您引种的那个,老张说,皱叶。

比若干年前更早的年头里,小龙门一派生机,我们一嘴嫩毛,老板在山沟里说,大花剪秋罗,

我和阿维一边贼眉鼠眼,踅摸可以吃到嘴里的野生植物,以及踅摸可以骗到手里的纯情小妹子,

一边篡改老板的教诲,说,大花剪秋裤,剪大花秋裤,带着淫荡的寓意。没有沙参,没有小妹子。似水流年。

蜡菊 Helichrysum bracteatum 菊科 蜡菊属

牌子说,麦秆菊。某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后来终于知道了,原来就是蜡菊。

拍照的时候,蚊子叮咬了我的肘部,有点疼。师妹们曾经一再提醒,蚊子多,我终于还是拒绝喷花露水。

终于献了血,两个胳膊肘,终于被叮咬成了核桃状,师妹们的手臂有花露水味道,一片光洁。科技真伟大。

光滑金虎尾 Malpighia glabra 金虎尾科 金虎尾属

温室里,看见了妖怪。我说,要是我碰上,一定以为这是紫薇。残疾紫薇。

牌子说,西印度樱桃,黄褥花科,师妹说,连这个科,都没听说过,我暗自汗颜。赶紧拍下来。

回来查,感情这个黄什么的妖怪花科,就是传说中的,金虎尾科。拉丁学名是多么重要啊!悼念林奈。

构树 Broussonetia papyrifera 桑科 构树属

最后,其实2003年,骑车来过这里。对于园子的位置,记忆是一团混乱。

师妹和师妹相继到园子里工作,于是当我睡醒之后,面对着刷蓝刷蓝的天空,和煦的阳光,静止的风,

我终于决定,还是去园子转一圈吧,对于开始,慢慢捡拾六年之前的回忆。

花草还在树还在,园子还在楼还在,六年前,园子里有那么一片荒芜之处,物种极大丰富,

如今一切规整,新楼旧楼,新路旧路,温室凉室,被谁谁谁和谁谁谁划走的领地。终究,不见楼上帘招。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