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弹唱@坐在对岸  

2009-06-09 00:05:00|  分类: 且听风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想煽情地起一个标题,叫,感谢那些在我生命之中曾经听我歌唱过的姑娘们。

我是真心感谢的,人要有自知之明,我知道我弹琴跑音唱歌跑调,连同歌本身,被专业人员所鄙视,

然而唱歌的本质,在于证明某些事情,比如曾经年轻,比如曾经存在,都是关乎曾经的事。

小山反复跟我说,小夜曲只能十八九岁干净而清澈的少年才能写的出来,这个我信,

从前有个不流行的歌,里面有一句歌词,说,这寂寞的日子我已写不出歌,那曾有的日子逝去太远。

想必我已错过了创造的年纪,黄疏骏说,什么年纪就玩什么游戏,我们需要与时俱进,或者与食巨近。

弹琴唱歌的过往,终结在许多片断之间,那些片断越来越模糊着,许久不曾在幻梦中出现,

我梦到考试,梦到开会,梦到和人争吵,梦到科幻电影情节扫射外星人,或者躲避霸王龙的脚掌,

梦到绝望的哭泣,梦到惊慌的逃离,梦到小聪明,梦到灾难,梦到病痛,梦到交通工具上擦肩的翻腾交错,

梦到花园,梦到森林,梦到已故的人们,梦到久未联络名字已然淡忘的朋友,梦到陌生的小妹子们,

过往只关乎一瞬之间,它们不存在于梦境之中,因为梦境不能是二维的片断。

梦依旧美丽,过往依旧美丽,我依旧感谢那些曾经听我歌唱的姑娘,她们承受了我的无知和狂妄,

那些时候,我不过是迷失方向的蚯蚓,不曾见过天光,不曾乘坐过地铁,亦不曾吃过红肘子白肘子水晶肘子。

后来,我出版了第一本书,小说,或许那是一个终结,亦是一个起始,

把关于歌唱的梦幻划了休止,把关于出版的现实扯下序幕,于是我在贼船上,渐行渐远,浑浑噩噩。

那本小说,叫做,坐在对岸的企鹅,故事的开头,有一首始终不曾完结的歌曲,

如今落幕在即,我终于写了蹩脚的曲子,就让该随风的随风,该飘散的飘散,该趴窝的趴窝,该抱蛋的抱蛋。

仅以此曲,纪念即将流逝的第六个周年,到日期不成其为日期的时候,愿那些旋律,依然悠扬。

 

————————————————————吉他弹唱的分割线————————————————————

 

坐在对岸

 

词、曲、弹唱:天冬

 

你坐在对岸 任雨雪飘散

夜风的思念 吹动你的发辫

拨一根琴弦 逃避着孤单

为一段流年 给一生期盼

 

我走过窗前 你和我擦肩

你沉默无言 我藏起了脸

是春的短暂 和秋的伤感

落叶飞满天 只为白桦树的眼

 

街灯亮了 童年忘了 有人歌唱了

对岸的你去哪儿流浪了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