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最后的东灵山  

2009-06-21 23:29:38|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东灵山,我已经懒得再多说什么了。从1997年算来,对于这个山头的印象,已经超过了十年。

用最简短的语言,评论如今的东灵山,只需要两个字,概括,精炼。曰:瞎JB扯淡!

三年前,六月中,草甸上一派生,胭脂花、委陵菜、银莲花,红得像火,黄得像屎,白得像雪。

我依旧怀揣着三年前的记忆,再上草甸,只看见绿油油的一片,没有花海,只有马粪,

传说山头的所有权引起过官司,北京当局输给了河北,于是灵山的草甸上,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 林、草、荒土以及马道分界线

在残存的记忆里头,某个山头上的银子莲花,是一片卫生纸般的雪白,

在那个山头对面,则是成片的红色,成片的黄色,以及成片的红色加黄色,如同使用过的卫生纸,用途不一。

如今的花们,零星散落在草丛之间,或许依旧可以拍照,肖像照,至于成片,则终究不可企及。

笔龙胆 Gentiana zollingeri 龙胆科 龙胆属

蓝色是唯独渺小的色彩,抬头仰望,是蓝色的海洋。

草丛里头的龙胆是几乎被人忽略的角色,用来考验不戴镜子的裸眼视力,

我坚信这种小玩意儿能拍出震撼的效果,对于趴在草地上或者土沟里,咔嗒咔嗒,其间游客东西经过,

游客们大都诧异,眯缝着小贼眼睛看来看去,然后茫然离去,我猜,他们的裸眼视力,无从分辨蚕豆和蟑螂。

雪白委陵菜 Potentilla nivea 蔷薇科 委陵菜属

委陵菜们是草甸配角,一脚踩下,躺倒一片。若说黄色,人们更乐意关注娇滴滴惨兮兮的野罂粟们。

游客们把这些个委陵菜们,统称为“小黄花”。大实话,花小,花黄。或有人称之为,野黄花。

人们乐于相信以自我为中心的固有意识,更加乐于的,是冒充明白人,诲人不倦。

银莲花 Anemone cathayensis 毛茛科 银莲花属

银莲花也不再成帮结伙。只能在某些零碎的角落里头,捉出零碎的个体来,长得七扭八歪。

同一株,不同角度,拍来拍去。我依旧幻想着蓝天和白色的花,然而天不够蓝,花,也不够精致。

天空空旷,没有一缕白云,对应草丛里头尚可找到的一朵半朵的花,我开始怀疑流年不利,

曾经遍布的白色花朵,如同对于死的祭奠,为草甸唱赞歌吧,马蹄的恶魔,放纵马蹄的人,是恶魔他奶妈。

山丹 Lilium pumilum 百合科 百合属

红色。胭脂花已败落,权且拿林子边缘的山丹出来,滥竽充数。

我始终向往蓝天绿草,搭配着一对红扑扑的胭脂花们。山丹只能星星点点,或者在人类的手里,聚集成堆。

感觉上我变得越来越忧国忧民,如同愤青和科学家的有机结合。也罢也罢,关于东灵山,从此不再絮叨。

一次不靠谱的出行,一个不靠谱的地点,以及不靠谱的季节,我想,还是拍了两张不错的片子吧,

我努力充当略微靠谱一点的植物摄影师,然而古人说的,树欲静而风不止,狗欲舔而屎不出。我很无奈。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