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寻@傻之榆叶梅  

2009-04-02 21:05:16|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饭大学里头一地春光。据说因为闹晕会,学校里头但凡放眼望去能看见的栅栏都铲除了。

家属区没有栅栏,男生宿舍没有栅栏,吃饭大学里头一派河蟹景象,

我和猛士一起,在喷了农药的草坪上打滚,享受河蟹社会的安详,边拍照片,边经受过路行人的目光洗礼,

抬头看看,都是面色红润的小保安,以及兀自长得抠抠缩缩的未开化小师妹们,他们春光明媚,步履轻便,

他们无处不在,充斥着吃饭大学的前后左右,他们就像荠菜、蒲公英或者早开堇菜,到处都能见到。

蒲公英 Taraxacum mongolicum 菊科 蒲公英属

斑种草 Bothriospermum chinense 紫草科 斑种草属

独行菜 Lepidium apetalum 十字花科 独行菜属

毛花早开堇菜 Viola prionantha var. trichantha 堇菜科 堇菜属

细叶苔草 Carex rigescens 莎草科 苔草属

最后在吃饭大学里拍摄的,都是常见的家伙,无论草本,还是树本。

傻碧桃,傻榆叶梅,在一群傻花之间,家属区里,一有棵不怎么傻的,单瓣榆叶梅,藏在某角落里头,

我们穿越喷灌水柱构成的火力网,如同魂斗罗或者超级玛莉,骆驼蹦,蛤蟆纵,闪转腾挪,

路边袖子上戴红箍的老年妇女朋友们,用一种充满责任感的目光,狐疑地注视着我们的举动,

她们伙同遛弯儿的年轻小保安一起,把我们当作破坏社会河蟹的潜在危险分子。

拍摄傻重瓣榆叶梅的时候,一个年轻妈妈,带着一个年轻女儿,骑车,恰好同时达到榆叶梅树下,

妈妈说,这个桃花开的多好啊,女儿说,不是桃花,这儿有牌子写的,这是榆叶梅,这是碧桃,不一样,

女儿在花前作泰尼坦克或者芙蓉姐夫状,妈妈说,多好看啊,多好看啊,给女儿拍照片,

母女嬉戏的时候,我在和刮风搏斗,母女离开的时候,风兀自未停,她们跨上各自的自行车,蹦跳而去,

妈妈说,只有这样才能看好多种,女儿说,榆叶梅,咱们有标本,这些都是地丁。

榆叶梅 Prunus triloba 蔷薇科 李属

重瓣榆叶梅 Prunus triloba f. multiplex 蔷薇科 李属

紫叶李 Prunus cerasifera f. atropurpurea 蔷薇科 李属

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放眼望去,满街都是美女,

坐在西西楼的北边,远望天文台,远望杏坛路,远望网球场上蹦达过之后汗水打湿脸颊的小美女们,

吃饭大学砍到了毛白杨,操场周遭一派光亮,新建的邱什么体育馆冷峻而陌生,

那里原本是科文厅的位置,原本是学三学四食堂、乐群餐厅、吃大黑店、邮局和餐卡充值区的位置,

我们在那些地方上演过各种各样的剧目,只是如今,这些那些,已经没有被人记起的必要,

如同我坐的长椅,曾经该是西北餐厅的门口,该飘荡着免费牛肉面汤的味道,混杂着萝卜、香菜的气息。

物不是,人也非,以前从未发现过,吃饭大学校园,竟然如此美好,美好到近乎梦幻,

我想书写一篇,不存在的吃大,然而我终究没有动笔,我收起相机,掸落打滚沾染的尘土,北行而去,

穿越东西操场之间的窄路,逆行穿过人流,我已没有书写这些那些的必要,写字已不再是犀利的兵刃,

我的战场,我的江湖,我的争斗,我的生态位,它们游移在其他某些地方,甚至从未在吃饭大学里面停留过。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