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追忆@重阳宫与活死人墓  

2009-04-25 14:23:15|  分类: 飞鸿雪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韧带拉伤,一直没有汇报,间或有人问,大巴为什么不更新。

当初去杭州,等待雨停,我就在想,是否有这么一个气象学定律,怨念雨,执念晴,

怨念像幽灵一样,飘忽,轻盈,如同热空气、气旋、低气压或者别的什么,造成降雨几率增大,

而执念则恰好相反,坚定、刚毅,狠狠砸下来,如同高压,多半会驱散云团,带来晴天。

于是,北京下雨刮风一周,花啊草啊早以物是人非,我坐在家里,看着窗口的树叶由无到有,由小到大,

想起若干年前咬字不清歌手唱过的准口水歌,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看到你们有多甜蜜。

 

————————————————————倒霉韧带的分割线————————————————————

 

情绪糟糕,易吐火。没心情,也没打算写Blog,至于重阳宫,实属意外。

昨天在阿维同学的空间里,说,杨过,传说隐居的活死人墓,我曾经去过来着,远没有小说里的浪漫,

于是终于翻腾出了一年前在陕西拍摄的图片来,来诠释一下如何不浪漫,以及,更重要的,如何不靠谱。

◆ 重阳宫·前院雨景

◆ 重阳宫·阴森屋中的石雕

◆ 重阳宫·疑似王真人坟墓

◆ 重阳宫·屋顶的猫脸和紫堇

阴雨连绵。绕过户县的知名钟楼,在小破路上向西行进,出村、进村、又出村、又进村,停下,

路旁一堆五金店,贩卖锅碗瓢盆、PVC管、粗大铁链子、塑料墩布和草绿色防苍蝇纱窗,

重阳宫如同一个山神庙,不起眼的门脸,矮墩墩地坐落在路边,冷视对面贩卖冰棍儿的小推车。

卖票窗口关闭,验票的道士骑自行车跑了,整个院子里头一派萧索,第一座大殿外头,有个疯道人,

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什么哪年哪年,满腔怒火,满头猫毛,没准什么时候打出一招疯狗咬猫拳。凌厉。

主殿有个道士看着,不让拍照,不打闪光灯也不成,说怕拍了照片,就把神仙爷爷的魂儿掳走了,

好在我也没有和尚道士尼姑喇嘛情结,在一个下雨天,到一个不靠谱的道观,跟不靠谱的人,足够郁闷了。

偏殿里头,有一个什么什么重阳宫的牌匾,看来有点古物的意思,旁边站立着石头人,靠墙,站直喽,

我妄加推测,最外头的女子,莫不是全真七子里头的孙不二?那么胖男人就是郝大通了吧。

然而石头人的数量显然不够,莫非是道行深的,都白日飞升了?只留下半路出家、心态毛糙的后头几个人。

院子的最后,是爱斯基摩人小冰屋状的、号称王真人坟墓的,水泥龟壳形建筑,类似微缩的鸟蛋大剧院,

这个形状,倒是和金庸小说改变的电视剧、PC游戏中,活死人墓的模样相当近似。

老百姓对于全真教、王重阳以及七个道士的最基础科普,大都是通过金庸大侠的作品完成。文学真伟大。

◆ 活死人墓·小院以及碑文

◆ 活死人墓·烧香神龛

◆ 活死人墓·王真人塑像

至于活死人墓,则根本不是什么旅游景点。泥泞的村头小道,下雨积水的坑边,一个破门脸儿。

门锁着,正打算扣打一下门环,哗啦哗啦,门开了,出来个尼姑,问我们来意;

进了院子,看见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小伙儿,高、长相周正,说,师傅在内间屋;

昏暗的屋子里头,床铺上,被窝里,有个老道,貌似看守活死人墓的当家人,自我感觉良好,

一抬眼皮,你们看吧,然后继续闭眼睡觉,尼姑继续扫地,小伙儿在门框上靠着,监视我们的行踪。

我想,这种地方,一辈子或许不会再来第二次,而对于一些人的脑筋,恐怕我一辈子也无从理解:

尼姑生病,何以非来找这道士治疗?小伙子何以拜老道为师?而道士又何以守护着破烂小院,睡觉度日?

不能理解的自然还有户县的旅游部门,忽悠人的什么道教协会的负责人,以及非要到此一转的远来游客。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