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仰观游云·伪大气摄影师编年史·2009下篇  

2009-11-28 23:31:58|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吾非大气摄影师也,然自己丑夏始,终多摄云图,以备非常之需。

初,徐公曰,汝观东倭及夷州云图,以为可效乎?吾以无图而终无可为应对。

后徐公并摇光皆曰,夫国家之学究者,通云理,然不明摄影之道,或有擅摄者,未必知云,

凡号中国云图者,相继数十载,屡有更新,而其图多不堪为美,此博物学没落之过是也!

夫番国号美利坚者,以其国著名云形,依图而绘,为邮票数枚,此轻重,可见一斑。

然流云者,终可觅而不可强得之物,故吾辈间或摄之,屯积而广,此传世之谋也。书接上文。

 

————————————————伪大气摄影师的分割线————————————————

 

己丑年闰五月廿六 江南 杭州西湖北岸

己丑夏,余随摇光适杭州,欲观天犬噬日之奇景。唐君乃同行,至杭州而别,余与摇光共谋之。

初,吾等以钦天监之推演,以为可观黑日地皆多雨,惟杭州或有可为,乃至,

其时杭州燥闷非常,吾等环西湖而游,为寻佳地以摄黑日是也,然北人不习酷暑,皆以为入蒸笼矣。

吾辈贫,虽公事,少川资,故借双轮车,以作环湖之需。及御车至湖北,乃见彩弧环日之象。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闰五月廿六 江南 杭州西湖东北有渠不得其名也

夫环日之彩弧者,曰日晕是也。民谚借呼:日晕三更雨,月晕午时风。即谓此也,出则主风雨。

吾辈久居京城,此弧见之甚少,故引为奇观,竞相摄之。然此行,日晕终多见也,或乃阴雨之兆。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闰五月廿六 江南 杭州西湖东北有渠不得其名也

余摄日晕毕,摇光乃指天外之云,问曰:此若何物?余对曰,弗若龟乎?乃相视而笑。

初,余与摇光曾游北疆,途中曾见云若龟形,即有此言也。

后归京城,摇光宣观黑日之精要,乃言,欲叩天象之奇怪,须知博物之精妙。观云而知天变,亦博物也。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闰五月廿六 江南 杭州林立楼宇间

夫日晕者,因有云高翔,若游丝而争相聚,似薄幕而日尤存,名卷层云也。

然大凡卷云之兴盛,或皆可见日晕也,吾辈曾以日晕多生朝暮,此正午也,日亦有晕环之。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六月初一 荆楚之地 自夏口至荆州途中

后唐君终以黑日无奇,留,且携友游山去。小山自京城至,欲从吾辈同观黑日之胜景也。

摇光乃昼夜观钦天监之报,而推演晴雨之地。初,杭州有可为也,然期将临近,而云复聚也。吾实忧。

夫黑日见于六月朔日,至五月三十,摇光问余曰,夏口可适乎?时余寐,闻之而起。

吾辈谋之,推演所得,曰大利于西,应徙荆楚,吾等乃急赴夏口,比及至,时以朔日子时也。

然夏口亦有云,吾辈乃更西行,向荆州去。适途中,日初升,有晕环之,更兼左右各一明处,曰假日。

昔后羿见十日,或曰此假日,亦可谓之幻日是也。时吾辈疾奔,故不得停,乃于车内摄之。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六月初一 自夏口至杭州途中 铁鹫内隔窗遥望

适荆州,大晴,吾辈乃观黑日奇景,并摄之。此行凡三千里,而于一日往复,实辛劳,然吾遂愿矣!

及归,吾乃居铁鹫临窗处,摄云为乐事。其时欲观黑日者众,皆困于阴雨,吾乃服摇光之技也。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六月初一 自夏口至杭州途中 铁鹫内隔窗遥望

初,吾辈既订规程,乃预付其金,为杭州返京之资,此番至夏口,又至荆州,相去远矣。

故吾等乃疾奔而归,返夏口铁鹫之驿,乘之而归于杭州,故此行甚匆,不及进食也。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六月初一 自夏口至杭州途中 铁鹫内隔窗遥望

余于铁鹫内,摄云若干,其时因自杭州至夏口,复至荆州,路遥而时紧,未长眠。

然余既见黑日,复见铁鹫窗外云奇,故不知倦怠,惟执摄器而雀跃也。

然日盈则仄,月满而亏,吾辈至杭州,方知雷雨大作,铁鹫不能飞,故委顿于铁鹫驿,至翌日晨。

有营铁鹫往来为生者,曰沪上东方铁鹫营运队,其人多乍,但知叫嚣,而不知机变应对,

因此浑人之故,吾辈不得甘食,不得安寝,余于铁鹫驿守至寅时,及鹫飞,乃和衣而眠。少顷归京。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六月十二 京北 皇家园囿为贺四夷宾服故

京城亦久困于燥热之气,其时余随飞女适京北,有园囿,为贺四夷宾服而作,号森林公园。

或曰,此园囿多木,木下栽奇花亦多。余乃往视之。花多番帮种,不可谓奇,故失所望。

天甚燥热,而余断水,园间路遥,行而甚苦。余见天际有云起,恐雨至,遂急归。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七月初一 京 勘地监

其时虽酷热,然晴甚,余故随王君英伟至草木苑。游人寥寥,而蚊蝇者众,余摄草木,乃肥蚊蝇。

及自草木苑归,余返勘地监以为公事。恰见勘地监外有云,形甚异,故摄之也。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七月初一 京 勘地监

摇光亦言此云之奇者。余摄云,而勘地监之门护,则以余之行径为奇,不类他人也。

门护乃问余曰,汝摄云,何利也?余对之曰,为见利也。门护笑曰,无利而作辛勤之态,汝癫乎?

余固知其顽冥,乃不复言。列子曰,不积跬步,无以致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沧海。跬步小流,何利也?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七月初八 京 永定门北

夫京城西南,有园囿饲麋鹿者甚众,曰麋鹿苑。吾之同窗杨君萌事于此,吾乃往而投之。

及观麋鹿毕,余乃见风雨将至之兆,登车,而凄风紧甚,须臾则有雨落。

余自窗内,见天边云之形异甚,乃离车欲摄之。其时雨甚疏,余乃执摄器。忽举头,见云蒸腾,大惧。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七月初八 京 永定门北

余固知此积雨云之底,作蒸腾之态者,雨雾也。余乃告之于摇光,曰有云奇异,君可出而摄之。

及摇光出,其态不复存矣。余复登车,见云西去,日重现,思摇光必摄之,乃敛摄器而归。

后问之于摇光,对曰,未见其景也。余甚憾,此余之失策也,后凡见之而奇者,必先摄之而后快矣。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七月十八 滇中 春城西山

己丑年秋,余独赴滇中。其时唐君在滇南,而余乃投谢公。谢公居春城草木苑,屋甚宽阔,余宿于彼。

翌日,余乃随谢公游西山,彼西山者,春城之游历胜地也,人多往之,登可鸟瞰滇池。余亦摄云及池。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七月二十 滇西北 中甸山林草木苑

复一日,余辞谢公,去草木苑而适滇西北。其时有牛君洋,摄草木甚美,为摇光等故友,与余亦久交。

牛君事春城草木苑,而于中甸山林草木苑察花草之道,因知其所在,余故投之,遂至中甸。

初适高原,余观云之态甚美,不类他处,故多摄之,此日落时,云过远山者也。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七月二十 滇西北 中甸山林草木苑

余问于牛君曰,此地多雨乎?牛君言,未见。余故欣欣然摄草木而忘归。

然午后未几而闻雷鸣,仰面观之,日尤在也。牛君曰此或阵雨,吾乃随其避于屋内。及日落,雨乃止。

余以此偶然之雨,不以为意,然每日午后,终得阵雨,牛君亦奇之。究其故,或曰可见彼人品也。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七月廿二 滇西北 独克宗城

余居中甸三日,乃谋返。牛君亦欲归春城,乃与余同路。吾等先去草木苑至镇中,谋翌日归。

有城名独克宗者,此古城也,吾等居此城北。晚膳毕,而日未落,余乃随牛君游独克宗,观异族风情。

行至塔下,有游人指天曰虹,余与牛君觅,果见虹,故奇而摄之。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七月廿二 滇西北 独克宗城

此虹亦奇也!吾等终未见雨,而虹将安出?余见云端有黑丝倒泻,乃度虹或为此之故。

余初至中甸,曾问牛君,此地可见虹乎?牛君曰,间或有,不可期也。余固为此虹而喜也。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七月廿二 滇西北 独克宗城

此城弹丸之地,然风俗不类中原。城南有寺于山巅,有转经筒,甚巨,吾亦拜而祈福也。

至日落,云色为之而彤,彼山巅转经筒亦作灯明,景致尤可赞也。余乃同牛君游,入夜而归。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七月廿二 滇西北 中甸山林草木苑外

比及去草木苑时,牛君与御车者约期,是时而御者未至,余乃同牛君居草木苑外候之。

余见山巅云起,故摄之,并为牛君述余摄云之意,复言徐公并摇光之志,牛君甚赞许也。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七月廿二 滇西北 中甸山林草木苑外

其时乃午后,云甚杂乱,余故摄此态并日光。余终以中甸为奇境,欲复往之。

牛君言此地多花木,诚不余欺也!且余食宿行车并用度,皆出牛君,非但资之,并谋之甚妥。余甚怀德。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七月廿三 滇西北 独克宗城

翌日将归,余乃摄窗外之云毕,而敛摄器以出。余与牛君同车,自中甸适春城。

初,未及辰时,而至春城已入亥时也!路遥可知矣。或曰,己丑年余有此行,而不为废。余深然其说也。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七月廿四 自春城返京途中 铁鹫隔窗而观

复一日,余自春城返京,于铁鹫隔窗见有弧环日,然终疑此非常晕,故竭力摄之。

因铁鹫窗狭,故仅见一截,未得全景。后摇光亦不能定此何弧也。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七月廿四 自春城返京途中 铁鹫隔窗而观

余独乘铁鹫,故不意执摄器以招摇。然及飞,乃知余之旁位无人,此天赐也,余故取摄器出。

摇光曾嘱余曰,乘铁鹫能摄者,悉摄之,因此不易之故也。夫人于铁鹫上,所见与地面大异。

此行于终明之矣,去春城时,余见日外有晕者三,然因无摄器在手,无可摄也,甚遗!

 

————————————————己丑年的分割线————————————————

 

己丑年八月初五秋分 京北郊 沙河

及归京城,日渐凉也。余因有水草曰盒子草者,及秋而熟,故往沙河水畔察之。及行,邀摇光共往。

其时天间有云,作细鳞之态,余摄之。摇光观之须臾,乃曰,午后必有云起,或有风。

至其时,果有风云,余乃服之。及年终,余乃纠合云图,凡七年所摄之精粹,皆于此也。

以云图示人者,余窃以为,夫有志于博物者,或隐于民间,若于此中得一二人应吾之召,摄游云,

则三五年去,而吾辈之势可状矣,余深盼之,故出以云图,而辅以七年事,为博往来过客须臾之注目也。

 

时己丑年十月十三,子夜于京。絮语之地为何?甘泉之源,即吾家也!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