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关于落日和七个瞬间  

2009-11-26 17:09:56|  分类: 飞鸿雪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时候我会陷入恍惚,以为自己就是超人,满世界找恐龙和小怪兽。

一次是日全食之后,杭州机场,等候混蛋东航拖延不飞的破飞机,这次,是在凌晨四点写完破稿子以后,

我像打了鸡血的超人凹凸鳗,发粪涂墙,顺便思考怎么向90后讲解,何为打鸡血。

变身的结果是,进了机舱,尚未起飞,我已迅速睡去,我用各种姿势的睡眠,来诠释超人的懦弱,

在那些睡眠里,我越来越多地梦到某些片断,人和事物,越来越清晰,我想,他们或许有话要说。

傍晚,我掏出相机,要拍鸭蛋黄一般的落日,试拍之后,源于地平的云雾,就把太阳俘获了,

鸭蛋黄消失的某个瞬间,我想起了那些梦,有些感觉毫不靠谱,却又彼此相连。我决定把他们记录下来。

◆ 浅墨色如忧郁一般飘散的云雾中的无助日落

 

片段之一:仿古般小城,她约他去城门下。月光婉约,灯火阑珊,她化浓妆,便不再是清涩女孩。

他们倚着城墙,交谈,与其说是交谈,不如说,是在各自陈述不相关的琐事。彼此都在小心翼翼。

夜半,灯关渐熄,他起身,说天已晚,她欲言又止,终于还是什么也没能说出口,

他明明知道,她坐一日的火车,只为一晚的谋面,然而他依旧离去,挥别,即是婉拒。

她望着他的背影,在无人的巷陌渐行渐远,城墙高耸的阴影,遮住了她的眼角。浑浊的泪,蹒跚而至。

她高呼他的名字,一声声,回音在古城间游荡。他只是听到,却终究没有回头。

 

片段之二:她与他自相识,至结婚,不过一月而已。她与男友分别,抵不过家人絮语,决定和他见面。

他的话不多,但朴实,大城市中打拼的小人物。她想,或许是结婚的时候了,于是点头应允。

婚后某夜,他在梦中辗转,她惊醒,听他呼唤某个姓名。此刻她才明白,他的境遇,与她相仿。

她终究什么也没有说,无济于事的言语,不必复述。他们都是放弃幻梦的人,惟其如此,才能生活下去。

 

片段之三:她与他即将结婚,彼此父母相见,商议婚约。他搬离租住的小屋,在她家寄宿。

然而她却在无意之间,捕获了他的疑点。他并未推掩,坦诚,他和他人正在交往。

她决定离去,离开他,离开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她远行数千里,来到陌生的城市。

某日,他忽然出现,他说,她的愤恨,她的哀伤,她的不辞而别,都是他的伤痕。他不能坐等消亡。

她和他在一起,游历周边风景名胜,夜宿山间,恍惚中她似回到了和他最初相恋的时候,

她追忆起和他第一次外出的种种,不禁潸然,他拥她入怀,她却对他说,你回去吧。

所谓弥补,无论如何,也不能重归完整。他离开的时候,她也曾悔恨,然而第二天,她又踏上了旅途。

 

片段之四:她曾仰慕他的才智,却没能等到他的青睐。她已应允他人,他方示好。一切已迟。

他曾承诺等待,她无从回应。她刻意远离,直至与男友分别。他邀她前往,她犹豫再三,终于答应。

阳光温和的房间,他摆弄杯子,听她讲述近况。其间他接电话,说出了所在的地点。

他和她继续交谈,气氛温馨而暧昧。正当她欲言又止,一女孩进店来,坐在了他身边。

他为她们介绍,她大方地和她问候。直到他们离去,她终于没告诉他,他们已经分手。她始终装做幸福。

她收起原本打算送他的礼物,同时挥落的,还有他曾许的承诺。寂寞有充足的时间,将坚韧吞噬。

 

片段之五:她在深夜拨通他的电话。他曾允诺,随时都会接听她的电话,无论何时何处。

她讲述她的近况,她的男友催促婚期,她所面对的犹豫与困惑,男友的独断与软硬兼施的胁迫。

他为她开解,他举出若干事例,证明婚前男人的恐惧。然而她终不能释怀。

她在电话那端哭泣,她追忆起往事,他默然无语,她约他见面。她薄施淡妆,美艳而至,待他赴约。

他终于没能出现,自深夜至凌晨。她拨他的电话,已关机。她唯独哀叹而已。他的号码自此从未接通过。

 

片段之六:她与他在网络上称呼暧昧。他们曾有几次相见,发乎情,止乎礼。

他有自己的感情,她亦知晓。她不乏男人追捧,其中间或有人成为她的男友,但都时日无多。

一日他对她说,他近来情绪低落。工作不顺利,感情亦然。她说他该减压。

她约他见面,挑随和却精致的餐厅用餐,给他讲身边故事,他亦随她的言语,时而畅快欢笑。

天色渐晚,她与他漫步,风渐紧,她说,天冷了,他把他的外衣披在她肩上,他们相拥而行。

他送她到租住公寓门口。她邀他进屋少坐,他犹豫未决。她遂开口留他夜宿,他却借口琐事终究离去。

他自此未能再和她相遇,无论网络,抑或现实。她远去他乡,带着他忘记带走的外衣。

 

片段之七:我面对夕阳,思索那些片段。那些人,那些事。分不清现实和幻梦。

我看多了模式化的故事情节,唯独那些情节真实演绎,才知很多时候,只一声哀叹,再无其他。

朋友问我,那些故事的主角,是谁和谁,是不是自己,是不是某人。我统统答复,不过梦境而已。

日落,未至楼宇之间,即为尘雾所没。我猜想,那些情节,那些情感,也大多淹没了吧。

所以才有纵情歌唱,所以才有细腻行文,所以才有把酒临风。明朝日出,很多情节,将继续重复上映。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