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仰观游云·伪大气摄影师编年史·2006-2007篇  

2009-11-25 21:42:51|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吾非大气摄影师也,执摄器愈久,而愈弗敢言。夫可为师者,奇其技,精其艺,修其道,扬其德。

比及余则技若雕虫,艺及蟹穴,道未明,德未备,驳杂而不精专,知利而忘其义,

先事乐师,复从文墨,凡博物事,尽尝而无所得,若鸟雀虫豸,皆习而弃之,今观草木,敢复言天象乎?

吾仅知扯淡之道是也,故布旧图而扯之,以为编年,实则絮语也。书接上文。

 

————————————————伪大气摄影师的分割线————————————————

 

乙酉年腊月初三 琼岛 儋州草木苑

乙酉年末,余与唐君游琼岛,其时有肖君名诗白,示吾等周游路径,且轻身相随。

琼岛有山曰五指山,山间野人,不明王化,及食饮及栖身之庐,皆索重金,且以夜观电匣裸女为乐,

余欲观雨林,奈细雨连绵,登其山而不得,遂归,乃度佳节曰元旦于琼岛,意甚凄凉。

翌日,余与唐君辞肖君而至儋州,宿草木苑,投张君讳宝幕下,余且喜于草木苑之葱茏,不必尽表,

唐君适山名霸王岭,余亦相随,然山荒且旱,草木委顿,余乃独归,复至草木苑。摄草木之余亦观云矣。

 

————————————————乙酉年的分割线————————————————

 

丙戌年五月十三 京西北郊 松山

自琼岛归,余乃入徐公期刊门下,然徐公未久而去。余终留。因欲知旧时草木可作羹者,乃于春至江南。

比及余自江南归,与同门张君娟号板凳、张君迪号脂麻,及唐君、刘君小山相善,常同游。

其时,吾从吾师研习论文已毕,号结业,遂辞吾师。入夏,余乃同唐、刘、二张至京郊。

此松山者,即前者余从刘君猫熊同游之松山也。吾等夜宿山谷,嬉戏为乐,其意亦美哉。

初至,见日隐于云端,乌云聚而不能掩其光辉,甚奇之,乃摄。

 

————————————————丙戌年的分割线————————————————

 

丙戌年五月十四 冀中 有镇名海坨是也

吾等夜宿松山,比及天明,乃驾车离京,将过海坨镇,道路坎坷,车不能行,乃弃车而奔。

此镇名海坨者,盖因其径乃向海坨山之捷径是也,吾等欲至海坨山,故行于此。

其时远观山麓,云行甚低,小山乃曰,此景不类东南青藏高原者乎?余乃记其云之形态。

 

————————————————丙戌年的分割线————————————————

 

丙戌年五月十四 冀中 有镇名海坨是也

吾等皆困于海坨镇,车乃循柴径迤逦而行,及越坎坷之地,方得复归车上而驰也。

未及车,余观云高低错落,似有绵延之状,思此必生变也。后云聚还复散,吾等遂不为意。

至海坨山未久,骤怀不适之感,余乃奔返车中,须臾,风雨乃至,众皆归,未尽兴也。

 

————————————————丙戌年的分割线————————————————

 

丙戌年五月二十 京 穿城大道名平安大街者

余与唐君邀游于京北,有河名沙河者,水草繁茂之地也。初,吾师嘱吾观水草,始亲沙河。后常游之。

晨,余乘车过大道曰平安大街,偶抬首,见云细碎,乃奇之,未明此何兆也。

后及沙河,摄草木甚急,至午后,风渐紧,乃知云之细碎疏理者,因风拂之故也。余即默记之。

 

————————————————丙戌年的分割线————————————————

 

丙戌年六月初二 内蒙 金四郎城址

及夏至,随吾兄适内蒙。独车缓行,且行且止,为摄草木之旅。初,离京经冀北,入蒙境。

有昔日金四郎城者,今仅余其地也,墙乃为矮坡,瓦砾竟不能存。吾等过其城郊,驻而观之,无不唏嘘。

忽有一铁鹫穿云而出,鸣声混沌,竟不能辨。余见此鹫行迹可循,乃摄此篇。

 

————————————————丙戌年的分割线————————————————

 

丙戌年六月初二 内蒙 元上都址外闪电河畔

暮,彤云渐起,吾等至闪电河畔,回首见夕阳沉于天外。

或曰晚霞主晴也,然余甚虑之,此云杂乱而无形,褐云犯于日,主将生变也。然晴雨乃天意,终不能强。

翌日,果有阴雨,吾等乃被雨而行。凡内蒙之行四日,晴雨参半,惟所见花木,不类京城,余意乃足矣。

 

————————————————丙戌年的分割线————————————————

 

丙戌年六月廿六 京北 将兴园囿号森林公园者之东也

余将赴远游,未及行,乃从众亲友四下奔走相聚。其时余居兄之别院,室甚宽大,及子夜而眠。

正睡梦间,兄乃唤余,曰,子何不观窗外之景致耶?余困顿,不能起,乃和薄衾而观之。

东窗之外,惟见朝日之辉,云皆被彩妆也。余乃醒,与兄摄其云。后余唤此云曰红烧排骨云是也。

 

————————————————丙戌年的分割线————————————————

 

丙戌年七月十五立秋且中元 蜀之西 折多山外村落曰塔公

余言远游,拜徐公之妻黎君所赐也。黎君事于番人,号惜草木护生灵合纵连横会,求知草木者,余乃往。

细叩,乃知其欲得一人适蜀之西,查花草,名而摄之,复集为册,以遗土人而教化之。余欣然应允。

夏末,余携唐君公往,至村落曰塔公,寄宿其间,每日摄草木于四野,身虽劳,兴甚浓也。

蜀之西处高地,气象变化不类他处,及午后,常有雨落,此云亦存雨之云也。

后问之于摇光,曰午后温热之气愈盛,故雨多午后至。唐君尝遇骤雨,倏忽来去,时不久,惟可湿身。

 

————————————————丙戌年的分割线————————————————

 

丁亥年三月十一 豫南 董寨

越明年,别无他事,吾从吾师著草木手卷。时徐公亦随番人事,伍武陵乃退隐。

余事而无味,思遁去,亦无归路,乃隐忍而继之,终日欲出游。及春,余乃同唐君、韩君烁复至董寨。

其时猫熊亦远去,至番邦求学去矣。董寨乃有同门李君建强,设酒款待,照料殷勤。余甚感激之。

此至董寨,乃为明山间逐鸟浪子之故事,以供期刊之用。李君遂为吾等详解。

比及山林,天变亦无常也,然终不类前番之暴雨连绵。惟吾冬末与飞女游,无端触及足上筋骨,成伤。

虽至董寨,伤终未愈,乃蹒跚而行,若夫密林沟谷,终不得至矣。因憾,乃谋复至,此后话也。

 

————————————————丁亥年的分割线————————————————

 

丁亥年五月十四 吉林 白城以西

时有张君号板凳,本奇女子,性豪放。盖为情之故,遂远赴西南,将至年满而归。

及归,事于群号天下奚者,忽一日,寻吾问曰,汝欲适吉林者乎?余乃随唐君同往。

板凳携吾辈至白城以西,曰莫莫格,此湿地也。余乃明其意,或为摄此草木并虫鸟之故。

然彼处甚荒芜,多沙,水草不美,吾等环游,惟见哀怨,其时天亦多细雨。吾以为此地必不能得志也。

 

————————————————丁亥年的分割线————————————————

 

丁亥年六月廿二 内蒙 辉图希热

是年余多奔波矣。入夏,曾随刘君小山赴江南,访雁荡山,游六合塔,并观雷锋塔及西湖诸景。

至白城归,余复至冀东有山名小五台者,两日而返。此二者,皆公事也。

将及秋,余乃随兄复至内蒙,欲循故道,终不可得。经池或曰辉图希热,见落日,乃摄之。

 

————————————————丁亥年的分割线————————————————

 

丁亥年六月廿二 内蒙 辉图希热

 

此行亦多不利,天变无常,云见于野,覆而为雨。余尝估此云即积雨云是也,与塔公之云类同。

此行亦甚紧,尝不及摄草木。余乃叹之曰,若夫以摄为乐者,欲夺其乐,岂非甚易乎?

 

————————————————丁亥年的分割线————————————————

 

丁亥年六月廿三 内蒙 宝昌四合庄

及归,天始放晴,余乃居车中而摄云,聊以求乐是也。然余终非钦天之辈,亦作犬逐豚鼠之事也。

至秋均无事,后余同唐君应新君之命,适渝讲学,逢渝阴冷,不堪为吾辈居。

比及君命复至,吾辈乃荐摇光代之,盖因其非吾辈门下,亦可多得酬劳是也。此摇光初入吾辈之道。

 

————————————————丁亥年的分割线————————————————

 

丁亥年八月十八 京 珍禽异兽苑

先,有李君名磊号金刚,乃徐公后辈,亦于张君板凳同门而交好。初事吾辈门下,后转投他处。

其间因吾于唐、李二君多出游,乃粗通其故事,似于天象无涉,故未与外人道也。及赴禽兽苑,方提之。

此丁亥秋,即李君事吾辈门下之末也。吾同唐君共辅之,公事毕,各奔他处,自此分道,何唏嘘也!

 

————————————————丁亥年的分割线————————————————

 

丁亥年九月三十 京西郊 岭间未明所在

余终复购摄器矣。初,余不欲多置摄器,徒费金银,然终有所需,乃购之。

其时唐君欲往潭柘寺,余携新摄器共往。初试,甚喜,遂于归途摄彤云,此亦旧器所不能也。

 

————————————————丁亥年的分割线————————————————

 

丁亥年十月十五 闽东南 厦门黄厝

余携飞女南行至闽,作游乐是也。适厦门,有马君敏乃余同门,指点路径,并同余游览。

时天色将晚,吾等至海滨,曰黄厝,欲观落日是也。然天终不能遂愿,则日隐于云端。

 

————————————————丁亥年的分割线————————————————

 

丁亥年十月十五 闽东南 厦门黄厝

 

及日落,吾等亦不为愠,观海潮,闻风语,徙沙丘,自得其乐。

海滨游人渐散,而天光终渐暗也。余望云斑驳之态,心下奇之,遂摄。其时乃不知将观胜景也。

 

————————————————丁亥年的分割线————————————————

 

丁亥年十月十五 闽东南 厦门黄厝

比及日落尽处,西端忽作烈火焚天之态,云霞拢聚,如火焰状,其景妙不可言。众人纷纷摄之。

余方知此行或天意也,马君言曰,居厦门未得其景。翌日,余同飞女适鼓浪屿,民风建筑,颇有韵味。

此厦门旅余意甚欢,后尝忆之,红霞为首。余亦梦此霞也,然梦醒处,终不可得。

 

————————————————丁亥年的分割线————————————————

 

丁亥年十一月十三冬至 滇西 保山

初冬,余与唐君谋,欲南行,乃辞君而出。吾等先至滇南数日,后归于春城,候小山至。

小山赴滇,乃公事也,吾等并辅之,遂西行一日,宿保山,翌日更至腾冲。

比及至保山,日渐西斜,吾等用膳已毕,乃访高人李公,欲知后汉武侯南征之故事。相谈甚欢而散。

翌日余摄窗外云及日光,意甚匆匆。后吾等乃至太保山,谒武侯祠,又展转至腾冲。

吾至腾冲,染小恙,遂以此行为不美。将归,遗余内装于腾冲,其时乃番人节庆曰圣诞是也。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