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钻窄门与过大年  

2009-01-26 22:07:44|  分类: 飞鸿雪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倘若杀死一头年兽,就可以欢天喜地,古代先民看来还真是很傻很天真的,

杀了年兽,还有豺狼虎豹,还有色狼和龙虎豹,还有蟑螂和地摊小报,前者淫荡,后者无孔不入,都不靠谱,

杀了年兽,还有30秒梦幻无痛人流,还有高血压、糖尿病和骨质疏松,还有非典和封锁线,

还有俯卧撑,还有无间道,还有政府官员,还有流落天涯无从分享花褪残红春意闹让我欢喜让我忧的姑娘。

麻烦实在太多了,古代的文化人,用言辞来粉饰太平,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人们习惯于自己习惯的东西,比如买黄牛票挤骆驼车看不入流的蠢晚直播,同时又习惯于拒绝自己不习惯的,

比如,此时还恨薄情无,比如,拍手笑沙鸥,一身都是愁,比如,雁知瘴疠愁南度,比如,美人自刎乌江岸,

比如,问君能有几多愁,比如,惶恐滩头说惶恐,比如,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水瓶座不喜欢凑热闹,且,这不是星座花系列的番外篇。

关于过年这件事,于瓶子而言,实在是很无奈和无聊的,何况在夜风里头站了一个小时等不到出租车,

而后在烟熏里头看了四个小时过气电视剧,继而在遛狗声中睡了三小时觉,然后倒腾得道貌岸然出台接客,

过程折磨,佛说,五阴炽盛,给我桫椤双树,我能化为菩提,给我鸡腿汉堡,我能变成KFC白胡子大爷。

 

——————————————————大年初一腻腻歪歪的分割线——————————————————

 

首先是串联,早三十年,这个词语令人热血沸腾,早十三年,这个词语令人云里物理,

如今的串联简单而模式化,廉颇老矣,尚能饭,饭不多,二两而已,饭多了,定然须臾而三遗矢。

除了吃,就是说话,一边说话还是一边吃,带壳的坚果,比带壳的海鲜硬通,

在滋滋啦啦的暖气房间里,我想,总得干点什么,磕坚果,说话,偷吃切好的熟食,或者遗矢。

图01.水仙 Narcissus tazetta var. chinensis 石蒜科 水仙属

图02.蝴蝶兰 Phalaenopsis aphrodita 兰科 蝴蝶兰属

图03.铁线蕨 Adiantum capillus-veneris 铁线蕨科 铁线蕨属

最后想到的办法是拍照片,在人堆里头,矗立三脚架,借着狭小的空间,闪转腾挪,

外公家的阳台上有一些传统花卉,比如冬天的水仙、大花酢浆草和小苍兰,比如四季没花的榕树和铁线蕨。

 

——————————————————大年初一腻腻歪歪的分割线——————————————————

 

吃完了,说完了,捎带着遗矢也遗完了,趁着阳光大好,下楼,在号称醇亲王府的院子里头转悠。

遥想当年,院子翻修,有个石头雕砌的猫科动物,类似母狮或者公豹或者母豹,在道路拐角处,站立,

人们对于类似母狮或者公豹或者母豹的猫科动物石雕予以了充分的关爱,过路人形成了摸它鼻子的习俗,

久而久之,类似母狮或者公豹或者母豹的石雕,变成了塌鼻子猫科动物,再后来,终于出现了护栏,

护栏出现的前后几年,中国飞速发展,改革开放,通货膨胀,人们开始鄙视菜刀,崇拜美刀,

那些年里,我的心智也飞速发展,写了退出少先队申请和加入共青团申请,学会了判断电路的串联和并联。

再后来,没心思顾及类似母狮或者公豹或者母豹的猫科动物石雕,再想起来的时候,早已找不到了,

那个雕塑如同少年时的心爱玩具、青年时候爱恋过的姑娘或者一小时前吃的果壳半小时前遗的矢,

在记忆长河里,长久或者短暂地保有一席之地,然而最终,定然幻化成风,或者顺着抽水马桶管道不知所终。

若干年后,重新转悠醇亲王府,寻找记忆之中类似母狮或者公豹或者母豹的猫科动物石头雕塑。

图04-07.寻访类似母狮或者公豹或者母豹的猫科动物石头雕塑

穿过礼堂旁边写有危险字牌的施工架,穿过差点挤不进去的木头小窄门,进入出版社的院子,

那只石兽如今好端端地立在院子中间,面冲东方,面冲院子大门,作思乡状,似说,俺从东土大唐而来。

兽还好,塌陷的鼻子经过美容,做了修正和填补,兽还好,我已老了,

纵然思念当初杨柳依依一般的姑娘的心思还在,但那姑娘终究老了,半老徐狼,暮去朝来颜色故。

 

——————————————————大年初一腻腻歪歪的分割线——————————————————

 

剩下的事,唯独在王府里头转悠。至少好过忽而吃,忽而遗矢,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腹泻。

王府改造成了学院,如同美人改张飞,张飞画美人,阴阳轮回,因果报应,

当初还是屁颠儿颠儿乱跑的时候,其实从来不曾留意,王府里头也有景致,后院里头也有女生公寓。

图08.蓝天、红墙和棕色枯枝子

图09.撂爪就忘了名字的已故音乐家塑像

图10.爬山虎的粗壮枝条和细小攀援根

图11.新窗棂、新石兽和午后的玻璃反光

图12.冬竹、院落以及即将消失的阳光

图13.挤在家属楼、小破违法平房和杨树之间的影壁墙

图14.警惕坏人偷东西·小心好狗尿墙根

图15.条条框框圈圈叉叉以及艺术院校的艺术气质

再也没有精神多说一句话了,我想回家,我万分想念臭烘烘被子乱堆的小床,

坐在出租车里,走在二环路上,经过人烟稠密的地坛和雍和宫,我从上望下俯瞰,感觉自己如同上帝,

只要我吐口痰,总有倒霉蛋的脑袋遭殃,然而出租车飞驰而过,我还没来得及摇下车窗。

上帝不好当,被浓痰污染的倒霉蛋,有权利指天骂地,我没空享受香火,也没心思聆听痴男怨女的絮叨,

我只想睡觉,我想念我的小床,痛恨疲惫的春节。

噢,还有,有人说,那个石兽,既非母狮也非公豹也非母豹,当是石虎。母老虎。

原来在我心智未萌的年岁里头,做出抚摸鼻子这种暧昧举动的异性对象,是一只经过整容风韵尤存的母老虎。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