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鸟语考和打油诗  

2009-01-25 13:31:17|  分类: 飞鸿雪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不信,所谓的打油诗是名叫张打油的奇人发明的,想着,张打油,和胡屠户当属一个级别,

以职业代替名字,或者以特质代替名字,比如唱歌的张海豚,或者风靡一时的陈鼹照,

直到曾经的煤炭部部长先生上任,才横扫了我的孤陋寡闻自以为是,前煤炭部部长,赵铁锤,响亮。

关于打油诗的第二个误区,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所抠吃出来的打油诗,都和鸟语考试有关,

都写在试卷上,都假装粪青,都把汉字写的极公整,和满篇的鸟文字母,格格不入,鹤立鸡群。

先说假模假式的,读研的头一年,碰上找抽的鸟语老师,于是乎在冬天学期的试卷上头作诗曰:

 

四壁辉煌日月昏,风寒雪冷暖气春。

遍野苍凉皆俯首,飘忽傀儡枉逡巡。

疾书款款无点墨,诳语咿咿有番人。

无论星光耀州府,我自寻花入山深。

 

署名的时间,是2004年初,鸟语考试中,这个还算温和,

而在一周之前,即,2003年年底,邻近元旦的时候,六级,写在卷子上的就没这么客气。

写到卷面作文部分空间的文字,诗曰:

 

林公烈火焚洋烟,郑氏逐倭定台南;

谁知数载徒抗战,却使英杰入西番。

 

而且这诗还起了个名字,唤作《西洋论》。写罢,心满意足,交了卷子,扬长而去。

那一阵子,成天琢磨这点知之甚少的典故,某次在河北出差,碰上个自诩为专家的家伙,

满嘴跑火车,还是磁悬浮的,舔不知齿,连假牙也不知。于是在火车上头,写了个东西编排那厮。

 

呕哑嘲咂遍地蛙,螳螂臂短代车闸,

笑谈夜郎尊武大,蚍蜉树下撼落花。

 

还是说鸟语考。最高兴的一回,是在若干年前,依旧是六级的卷子,写了两首,马少爷说,卵生的。

附带小贴士,鸟语四级一次性通过,六级考了无数回,终于没过,最高58.5,最低32,总之没过,

最后一次考罢六级,出了公共外语楼,抬头看看乌鸦栖息的悬铃木树枝,

想想,不必再理会什么鸟语抑或洋鬼子语,不禁喜从中来,恨不得和乌鸦们弹冠相庆一番。

继续说卵生,两首诗,作于遥远的2002年,同样写在卷子上。

 

蔡瑁被斩作内奸,许攸丧命冀州淹,

刘封闭门尸首烂,哪个媚外肯升天?

 

鹦鹉或能言人语,刮舌痛彻非自取;

若得笼外无羁绊,何必贪恋小糠米?

 

最后,摇光说,赶紧搜搜,这些那些的,或许已经在网络上流传,

我说,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我是吃饭专业出身,知道判卷子的规矩,纵然在卷子上画小王八也没用,

正月里来正月正,我和小妹逛花灯,小严霜单打独根草,挂大扁甩籽在荞麦梗儿上也。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