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北京市 朝阳区 水瓶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云收集】傍晚的高积云、下面加两层

2016-8-23 0:35:48 阅读9 评论0 232016/08 Aug23

背了相机出门,然而一天都没有拍照片。直到傍晚下班。

原本想着,原封不动地背回去吧,然而下班的时候,看到西边蔓延过来的云。

背相机就是为了拍云的。前一阵子我太慵懒,而且忙碌,错过了很多事,

如今,觉得,还是要回归到自己喜爱的节奏中来,不能被其他事物所左右。

于是,背着相机,随时准备拍云。因着背了相机,看到大约可以拍照的,就会去拍。

西边来的云,我想,应该还是漏光高积云。成群蔓延过来,很有气势的感觉。

就是这一群云,我看了好一阵子,一路走,一路拍照,一路看。不亦乐乎。

细看之下,漏光高积云下面似乎有隐约的一层黑色,很薄,很隐蔽。

后来的后来才知道,应该是有一些细碎的高层云,贴在高积云云层之下,

后来的后来,天光暗淡,这一层高层云变成黑色,与高积云的颜色对比鲜明,

直到那时才看出来,之前只是觉得,高积云有沉降为层积云的趋势。趋势不靠谱啊。

另一侧的天空,有卷积云。絮状卷积云和波状卷积云。都只是一小片,后来消散了。

我姑且把天上的状况理解为,整体的云是从西向东移动,所以应该是锋面在动了。

按说,是暖气把冷气推走了。但尺度不大,所以,小尺度之下,猜测归猜测,说了都是瞎掰。

用长焦拍絮状卷积云,然后,问题来了。这哪卷了?只看见积!

于是我开始反省。卷积云,应该是卷云高度的积状云吧,其实本身并不卷。

没有丝缕状结构,真没有,怎么看都没有,只是团块小,因为高度太高。

作者  | 2016-8-23 0:35:48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七十、泽泻

2016-8-8 2:59:41 阅读26 评论0 82016/08 Aug8

泽泻

Alisma plantago-aquatica

泽泻科 泽泻属

别名:水泽、水白菜、如意花、水蛤蟆叶

 

 【花·遇见】

泽泻的宽大叶片早早就钻出水来,从春末便一直硕壮地舒展着,然而声势虽强,

到得花期已是夏末,却只见极小的白花,支支棱棱,不禁令人大失所望。

因花太小,植株又散乱,我始终未能为泽泻拍得一两张满意的照片。

倒是花后果实成熟,生得如小盘一般,甚是轻巧。

深秋我去采集种子,经过的老妪很是疑惑地长久注视于我,

待我采罢离开,她也凑上前去揣摩一番。那是池塘里泽泻的最后时光。

 

 

【花·史话】

泽泻又名“水泻”“及泻”,亦别名“禹孙”。《本草纲目》中称,泽泻因为具有消水之药效,

故而得名,“去水曰泻,如泽水之泻也,禹能治水,故曰禹孙”。

明卢之颐《本草乘雅半偈》记曰:“春生苗,丛生浅水中。叶狭长似牛舌,独茎直上,

五月采叶,秋时白花作丛,似谷精草,秋末采根,形大而圆,尾间必有两岐者为好。”

《神农本草经》称,“久服耳目聪明,不饥,延年轻身,面生光,能行水上”,

民间更传言,服用泽泻,不但可使人练就踏水而行之功,更能日行五百里。

由此之故,求仙问道之人,多以泽泻为上品,宋太宗《逍遥咏》诗言:

“泽泻池塘灌药畦,太清云黯步红霓。”即以此意。

作者  | 2016-8-8 2:59:41 | 阅读(2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六十九、眼子菜

2016-8-8 2:55:37 阅读18 评论0 82016/08 Aug8

眼子菜

Potamogeton distinctus

眼子菜科 眼子菜属

别名:鸭子草、牙齿草、水案板、水浪波、异匙叶藻

 

 【花·遇见】

在大学读到一半的时候,我尚不知道眼子菜为何物,

亦不曾料想,我于此草竟会缠绵结缘。

我的硕士论文,便是研究眼子菜属植物的分类,而眼子菜乃是其中最为广布的种类之一。

夏秋时节,去各地采集眼子菜标本,回来详尽统计,记录分析——

如此这般,大约做了两年之久。深秋霜降之后,北地转冷,在溪流里采集眼子菜,

颇有些辛苦,但彼时四处辗转,如今想来,却也欢快。

如今见着眼子菜,依然心生怜爱,只是我也曾亲自种植,却不得法。

此草所需,乃是大缸大池,底泥肥厚,方得施展,怕是日后若有了水塘,再养也不迟吧。

 

 

【花·史话】

明王磐《野菜谱》中称,眼子菜因叶形如眼目而得名,诗曰:

“眼子菜,如张目,年年盼春怀布谷,犹向秋来望时熟。何事频年倦不开,愁看四野波漂屋。”

又称此草“熟食,六七月采,生水泽中,青叶,背紫色,茎柔滑而细,可长数尺”。

民间以此草多为鸭所食,乃别称之为“鸭子草”。

《植物名实图考》中称,云南有“牙齿草”,疑为鸭子草谐音讹传所至。

 

 

———————————— 2016的分隔线 ————————————

作者  | 2016-8-8 2:55:37 | 阅读(1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六十八、角蒿

2016-8-8 2:50:44 阅读19 评论0 82016/08 Aug8

角蒿

Incarvillea sinensis

紫葳科 角蒿属

别名:莪蒿、萝蒿、鸡嘴儿、羊角蒿、冰耘草、羊角透骨草

 

 【花·遇见】

初见角蒿是在京郊铁路边上,

那铁路每日仅数次货车经过,其余便可闲闲地踩着铁轨,惬意前行。

角蒿生在路基上,矮草之间,偶见几朵粉红色的野花,煞是惊艳。

后来遇到过几次角蒿,多是在郊外村头或山野荒坡,然而待到想要专门找寻,却又寻不见了。

去年秋日,携幼女在森林公园玩耍,河堤之上,几株角蒿突兀地摇曳,果已开裂,种子已熟了。

我才终于得见角蒿的种子,与古人所言不同,种子具薄翅,飘飘然随风舞动。

因着匆忙,并未拍照,却收集了些许种子,今年栽种了,苗已生出,只是还未开花。

想来若能栽活,应当是美好的花卉吧。

 

 

【花·史话】

角蒿因其枝叶似蒿,花后结角,故而得名。

宋寇宗奭《本草衍义》曰:“茎叶如青蒿,开淡红紫花,花大约径三四分。

花罢,结角子,长二寸许,微弯。苗与角治口齿绝胜。”

因果实角状,似猪牙,故又名“猪牙菜”。《救荒本草》记有猪牙菜,曰:

“苗高一二尺,茎叶如青蒿,叶似斜蒿叶而细,又似蛇床子叶颇壮,梢间开花,红赤色,

鲜明可爱,花罢结角子,似蔓菁角,长二寸许,微弯,中有子黒色,似王不留行子。”

古时采角蒿编制为席,名“角簟”,乃风雅之物,宋人多爱之,婉约词中间或可见。

作者  | 2016-8-8 2:50:44 | 阅读(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六十七、苘麻

2016-8-8 2:45:59 阅读14 评论0 82016/08 Aug8

苘麻

Abutilon theophrasti

锦葵科 苘麻属

别名:青麻、白麻、车轮草、空麻子、点园子草

 

 【花·遇见】

苘麻也是小时候的玩具之一,冬季里将它那坛子一样的果实采下来,

寻得其中残留的种子,塞进嘴里细细嚼了,有一点点油香——

吃苘麻子,若已干燥,吃得多了往往肠胃不适,实则鲜嫩的种子也可食用。

女孩子还会把苘麻的黄色花瓣摘下,粘在耳朵上当耳环,一副美滋滋的模样。

旧时荒地多,苘麻也生得多,怎么摘怎么玩也采不完,

如今城市里因着少有荒地,连带苘麻也不常见了。

 

 

 

【花·史话】

李时珍称,苘麻因为“种必连顷”故而得名。相传张骞通西域时,将此物引入中原,作为纤维植物。

苘麻自《唐本草》始有记载,苏轼《浣溪沙·徐门石潭谢雨道上作》词中,记有民间种植苘麻之状,

曰:“麻叶层层苘叶光,谁家煮茧一村香。隔篱娇语络丝娘。”

《植物名实图考》中称苘麻“北地种之为业”,

临近河滨处大量种植苘麻,以此混合高粱秸用来坚固河堤。

清徐珂所编《清稗类钞》称之为白麻,曰:

“田圃栽植之,茎高四五尺,叶阔,端锐尖。夏开小黄花。实熟,则干燥而裂。

子扁黑,入药。其茎轻松洁白,北人取其皮作绳,亦织为布,惟质不坚。”

 

 

作者  | 2016-8-8 2:45:59 | 阅读(1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六十六、蛇床

2016-8-8 2:39:57 阅读17 评论0 82016/08 Aug8

蛇床

Cnidium monnieri

伞形科 蛇床属

别名:野茴香、野萝卜蔓子、蛇粟、蛇常、癞头花子、绳毒

 

 【花·遇见】

同类群的植物大都相似,开着伞一样的白色花朵,然而唯独蛇床的名字印象尤为深刻——

读大学时野外实习,见蛇床枝叶上头趴了只金凤蝶的幼虫,肉乎乎带着花纹,

于是带回房间里豢养起来,需每天采些新鲜的蛇床叶子作为饲料,并昵称其为“花蛆”。

后来看到古人说蛇生叶下,不禁莞尔,那所谓的蛇,莫不是后来化蛹成蝶的“花蛆”的同类么?

 

 

【花·史话】

《尔雅》中称蛇床为“盱”,又名虺床。《本草纲目》中记载:

“蛇虺喜卧于下食其子,故有蛇床、蛇粟诸名。”虺,亦为蛇类也,

今之蛇类多不食草木,但蛇床有别名称蛇粟、蛇米,意思近似,皆指蛇以此为食。

今之蛇床植株上,常有虫生,尤以金凤蝶幼虫最为斑斓,

与蛇之态略同,又以此草为食——古人或以此虫误为蛇类,也未可知。

其子入药,名“蛇床子”,《救荒本草》记曰:

“今处处有之。苗高二三尺,青碎作丛似蒿枝,叶似黄蒿叶,又似小叶蘼芜,又似藁本叶,

每枝上有花头百余,结同一窠,开白花如伞盖状,结子半黍大,黄褐色。”

 

 

———————————— 2016的分隔线 ————————————

介绍

作者  | 2016-8-8 2:39:57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六十五、欧菱

2016-8-8 2:35:29 阅读13 评论0 82016/08 Aug8

欧菱

Trapa natans

菱科 菱属

别名:浮菱、野菱、家菱

 

 【花·遇见】

在水畔寻觅菱花需要起早,倘使日光曝晒,

往往所见的花朵就只剩下孤零零的雌蕊,花瓣则不知流落何处了。

读大学时,为着调查水生植物,我在京郊的小池塘里,见了数株野菱,

看那植株漂浮于水面,白花小小的,软软的,怯懦地开放,却让人感觉安心。

后来去江南,也见了大片的菱,却始终未曾遇到满湖皆白的场景。

起初,《中国植物志》是将菱分作数种来着,华北常见的乃是格菱、丘角菱,

而后数年,最新的分类学观点,将多种菱归并为一种,统一唤作欧菱。

说方便也确实方便,菱的分类原本复杂混沌,但何以非叫做欧菱不可呢?

不如按拉丁学名译作浮菱可好?或者索性称作野菱、家菱均可。

反正我国自古采食、歌唱的菱,说是欧菱,我是觉得什么地方有些别扭。

 

 

【花·史话】

菱分多种,古人常不能将之区分。唐段成式称,只有《武陵记》一书中对菱的区分最准确:

菱以果实上角的数量来区分,三角、四角曰芰,两角曰菱。

《本草纲目》中沿用此说,称芰“其叶支散,故字从支”,而菱则得名于“其角棱峭”;

又称菱有家菱、野菱之分,野菱的叶和果实皆小。

李时珍亦曰:“五六月开小白花,背日而生,昼合宵炕,随月转移。”

作者  | 2016-8-8 2:35:29 | 阅读(1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六十四、乌蔹莓

2016-8-8 2:31:07 阅读16 评论0 82016/08 Aug8

乌蔹莓

Cayratia japonica

葡萄科 乌蔹莓属

别名:五爪龙、五叶莓、虎葛、猪婆蔓、老乌眼珠

【花·遇见】

乌蔹莓的花朵极难见到,花瓣往往初开便掉落,

只留下如同蜜团一样的花盘,蜂蝶飞虫照例前来拜访。

近三五年来,我家楼下原有一片细竹,入夏之后,

竹上便爬出乌蔹莓来,爬过竹梢,藤条蔓延开去。

我每每想等那些乌蔹莓果实成熟,但那些果子还是青色时,就常常掉落了,或者为鸟雀所啄。

入秋之前,又总有好事者,将大团的乌蔹莓枝条砍去,虽翌年复生,但我却愈发寻果而不得。

去年初秋,街道上头新官上任,遣了若干厮役,竟将那些细竹悉数砍去,

不消说,乌蔹莓也再难寻得。我也唯有哀叹一声罢了。

 

 

【花·史话】

本草有白蔹,宋寇宗奭《本草衍义》曰:“古今服饵方少用,多用于敛疮方中。”故以蔹名之。

李时珍称乌蔹莓道:“五叶如白蔹,故名乌蔹,俗名五爪龙。”

以其果实乌黑,而叶似白蔹,故而得名。

三国吴陆玑以为,蔹有赤、白、黑,疑乌蔹莓即黑蔹。

《唐本草》初用“乌蔹莓”之名,或曰旧名“乌蔹母”,讹为乌蔹莓。

《诗经·唐风·葛生》曰:“葛生蒙楚,蔹蔓于野。予美亡此,谁与独处。”

其中蔹即指乌蔹莓,诗句以乌蔹莓蔓生至他处,比喻妇女远嫁于他乡。

 

 

作者  | 2016-8-8 2:31:07 | 阅读(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台湾6.0】龟山岛下的海豚

2016-8-6 3:47:23 阅读23 评论0 62016/08 Aug6

在台湾,乘船出海赏鲸豚,应当是不错的体验。通常都是能见到的。

这里且不论观赏鲸豚的生态影响,仅从体验者的角度而言,我想,感受不错。

从宜兰乌石港出发,除了赏鲸豚,还有乘船环绕龟山岛的项目,

龟山岛在台湾东部海岸宜兰境内,几乎都可以见得到,很有存在感的岛屿。

其实,仅仅是去龟山岛看看,也是很有意思的。毕竟对内陆人来说,乘船就好。

从海上看去,可以有不同的视角,去全面了解龟山岛。

虽然我对于岛屿和地质并没有如何热忱的喜爱,但并不妨碍我去直观地感受它。

这一部分说是被想象成龟山岛那个大乌龟的头。唔,于是有一点点不忍直视。

能够看得到洞穴。也许是海蚀洞。我对海边的洞穴有一种执著的惦念,

说来,过去写过的和尚未写出的小说,有很多情节,都设想过在海滨洞穴里发生。

直到今年,我才亲自钻了海滨的洞穴。感觉微妙。总之对这种存在有别样的痴迷。

顺便说,题外话,另一个让我迷恋的地方是灯塔。恰好海滨洞穴和灯塔,台湾都有。

靠近海岸处,海水的颜色是不同的,偏浅色。这并不是水底深浅造成。

环龟山岛有几处都能见到这样明显的阴阳海,因为龟山岛周遭水下,有泉水。

说是含硫磺的泉水,类似于温泉。真的含硫磺,可以闻得到浓烈的硫磺气味。

然后,前一天订票的时候,我决定,登上龟山岛去。

其实之前猴子老师和我讲过,环岛就好,不必要一定登龟山岛。但我还是登了。

因为,我想,大概以后我也没有像样的机会登岛。既然来了,就去看看也好。

作者  | 2016-8-6 3:47:23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台湾6.0】再见!鹰石尖!

2016-8-4 1:51:20 阅读23 评论0 42016/08 Aug4

六月下旬的台湾之行,在宜兰的一大目标,就是去看看鹰石尖究竟是什么样。

何以一定要去鹰石尖呢?大约是之前看过一个帖子,讲台湾的几大私房景点。

其中有大概两三个我去过,比如忘忧森林。鹰石尖也在列,所以,我想去看看。

甚至,我还把八月组织的活动行程,也将鹰石尖拟入计划当中,所以必须去看。

猴子老师开车,导航线路。猴子老师说,他也没有去过,导航还带错了路。

但反正山路仅此一条,开到某个位置,看见了步行山路的入口,牌子写着鹰石尖。

停车,步行。说实话,山路虽然其实并不算远,但天气闷热,爬起山来颇为辛苦,

非但是我,连一路遇到的专程去鹰石尖的其他游客,也都浑身湿透。

我终于明白,不是他们不怕热,而是他们习惯了热,习惯了流汗。热还是感受得到。

所以那些妹子们身材匀称,如此这般不停出汗,不停消耗,想不瘦溜都难。

这么着,一边喘气一边流汗,我们好歹爬了上去,路的尽头,有几块大石头。

那些石头就是所谓的鹰石尖了吧。在这里可以眺望风景。说实话,风景勉强还成。

然而,说是私房风景,有一点点让人感觉失望,至少和忘忧森林无法相提并论。

最重要的是,这段山路,走起来太折磨人了。走得我甚至连掏出相机的兴致都没有。

这块石头,虽然不是那个尖尖,但看下去风景也不错。我仿佛认识这块石头。

之前看网图,是有人坐在这块石头上拍照留念的。嗯,其实我很胆小,我不敢坐过去。

这个尖尖就应该是所谓的鹰石尖了。角度关系,看上去并不险峻。

作者  | 2016-8-4 1:51:20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六十三、野葵

2016-7-31 21:56:30 阅读19 评论0 312016/07 July31

野葵

Malva verticillata

锦葵科 锦葵属

别名:菟葵、旅葵、棋盘菜、把把叶、冬苋菜、镜头寒菜、雀儿干粮

【花·遇见】

大学实习时初见了野葵,小小的花,似乎多少发育不良的植株,叶有些伸展不开的模样。

那时候我完全不知晓,所谓“惟有葵花向日倾”说的就是此物。

后来在河北山间的小村子里借宿,忽见院子里的野葵,很欢喜地生长着,植株也略高大些。

听房子的主人讲,这也能吃,只是口感有点粗糙,所以少人惦念,才悠悠然长到了这般硕大。

我想,植物生得不好吃,也许亦是自保的智慧吧。

 

 

【花·史话】

葵叶向日而倾,自古为人所赞,葵之得名亦由此而来。

宋罗愿《尔雅翼》中称:葵叶向日,诚意可鉴;

相传上古天上共有十个太阳,葵始终与之为伴,故而“葵”字与“癸”字相通。

——癸,天干也,古人用以称呼太阳。

李时珍借此意言道:葵者,揆也。揆意为揣度,

葵叶向日,以保其根,乃是揣度天道运转所为,可谓大智。

其叶向日,亦有忠义之意,故而司马光《居洛初夏作》诗曰:

“四月清和雨乍晴,南山当户转分明。更无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

古有“葵菜”,又名“冬葵”,被奉为百菜之主,民间多栽培以食用。

野葵为野生之葵,与种植的葵菜相对应。

汉乐府《十五从军征》,其中有诗句称:“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

作者  | 2016-7-31 21:56:30 | 阅读(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六十二、野西瓜苗

2016-7-31 21:52:27 阅读15 评论0 312016/07 July31

野西瓜苗

Hibiscus trionum

锦葵科 木槿属

别名:香铃草、灯笼花、小秋葵、火炮草、山西瓜秧、山老太太

【花·遇见】

每每说出野西瓜苗的名字,总会被问:它和西瓜什么关系?其实一丝一毫关系也不曾有。

此草原本是外来物种,虽是入侵,却不见大肆繁衍的迹象,

我是只在村落周遭的劣土荒坡,见过野生。

读大学时,初见这花,觉得颜色甚是惊艳,

白色花瓣基部那一点点深沉而幽怨的紫色,不知何故动人心魄。

说是野花,想刻意去寻,却又寻不到。直到多年之后,我总算也栽种了几株,

花色奇异,别有风味,恰能在花盆里自生自灭,

无需打理,翌年又出,却不多,仅仅二三株,那就恰好足够了。

 

 

【花·史话】

《救荒本草》记有野西瓜苗,曰:

“俗名秃汉头。生田野中,苗高一尺许,叶似家西瓜叶而小,颇硬,叶间生蒂,

开五瓣银褐色花,紫心黄蕊,花罢作蒴,蒴内结实,如楝子大。苗叶味微苦。”

此草原产非洲中部,明朝初年乃方至我国。

因其叶似西瓜而小,故名,实与西瓜相去甚远;秃汉头似以果态名之。

 

 

———————————— 2016的分隔线 ————————————

介绍植物传统含义、文化故事请参看天冬编著的图书《桃之夭夭:花影间的曼妙旅程》《野草离离:角落中的绿色诗篇》。

作者  | 2016-7-31 21:52:27 | 阅读(1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六十一、水烛

2016-7-25 1:07:15 阅读17 评论0 252016/07 July25

水烛

Typha angustifolia

香蒲科 香蒲属

别名:狭叶香蒲、蒲草、水蜡烛、鬼蜡烛、蒲棒草

【花·遇见】

我是很久很久以后才知道“水烛”的名字。

从前都是称之为香蒲、蒲草,而小时候最常用的称呼是“蒲棒”。

——男孩子手持蒲棒,打打杀杀,若是谁的蒲棒先破了,飞出白色的绒絮,便算是输了。

《中国植物志》里把东方香蒲的正式名定为“香蒲”,而把狭叶香蒲定为“水烛”,

我是一点也不服气的:水烛之名,明明由南方传来,北方本无有此名,

不信,去问问生活在水畔的村民,蒲棒、蒲草都是通用名,水烛之说,却罕有人知。

如今在城市里,也见了河湖的浅水处大片栽种了水烛,但往往只栽一两年,便弃之不用。

一来生出蒲棒之后,密集的茎叶便倒伏下去,看上去一片狼藉;二来栽种水烛,颇利于蚊子繁殖。

想摘蒲棒,说到底还是要远远跑去河湖畔了。

 

 

【花·史话】

夫水烛者,乃与香蒲同类,古时不假区分,以香蒲、蒲草诸名统称。

今水烛南北皆有,处处可见,由是知古人非不识,亦多有吟诵,惟所用之名不同耳。

“水烛”之名始于清,一名水蜡烛,又名鬼蜡烛,南人始呼之,后方北传。

清王礼《台湾县志》记曰:

“水烛,形如蜡烛。以其生于水中,故名水烛。内有絮如棉花,治刀伤甚验。”

清屈大均《广东新语》言:“水蜡烛,草本,生野塘间,

作者  | 2016-7-25 1:07:15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六十、蒺藜

2016-7-25 1:03:16 阅读20 评论0 252016/07 July25

蒺藜

Tribulus terrestris

蒺藜科 蒺藜属

别名:蒺藜狗子、蒺藜蓇葖、三脚虎、三脚丁、拦路虎

【花·遇见】

在我小时候,人们都把蒺藜称为“蒺藜狗子”,大约是因蒺藜的果实在草丛中扎人,如遭撕咬。

小孩子们穿着凉鞋,到处乱跑,难免被蒺藜扎伤,疼是疼,但并无留毒,所以也不在意。

如今待到我想去专门为蒺藜拍照,才发现周遭的荒地早已不见,蒺藜也难寻觅。

终于在河畔堤岸上,见了几丛蒺藜,张牙舞爪一般,趴在地面,蔓延开去。

拍了花,想着,隔些日子,去拍果实,岂料一周之后,但见杂草皆死,蒺藜也未幸免,

听说是洒了除草剂来着。若是古时,蒺藜遍地,喻意小人横行,

如今蒺藜皆死,便是天下太平了吧。我唯有讪笑,如此而已。

 

 

【花·史话】

蒺藜古名为“茨”,李时珍称:“蒺,疾也;藜,利也;茨,刺也。其刺伤人,甚疾而利也。”

蒺藜之刺伤人,迅速而锋利,故而得名。蒺藜还有“屈人”“止行”等别称,其意可知。

南梁陶弘景称,蒺藜“长安最饶,人行多着木履,今军家乃铸铁作之,以布敌路,名铁蒺藜”。

《诗经·鄘风·墙有茨》曰:“墙有茨,不可埽也。中篝之言,不可道也。所可道也,言之丑也!”

本篇讽卫国后宫淫乱之事,以蒺藜比兴,虽是恶草,却不可除之,欲扫而往往为刺所伤。

因是恶草,后世乃用之喻小人,《瑞应图》中言:“王者任用贤良,则梧桐生于东厢。

作者  | 2016-7-25 1:03:16 | 阅读(2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拟古】玉楼春·丙申大暑为时节所苦

2016-7-22 20:59:45 阅读26 评论0 222016/07 July22

玉楼春·丙申大暑为时节所苦

 

仓皇病榻忧长暑,雨罢蒸笼服猛虎。

飞扬鬓角粉螺蛳,挟裹腋间麻豆腐。

 

温茗慢舞刑天斧,冷气疾冲诸葛弩。

无端最恨烂青瓷,沿口黑霉如聚鼠。

 

丙申年六月十九,时值大暑,黄昏于京。

作者  | 2016-7-22 20:59:45 | 阅读(2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

GACHA-他是传说中第一代男神

二次元同好交流新大陆

扫码下载App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