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北京市 朝阳区 水瓶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新花·旧事】其七十八、牵牛

2016-9-17 3:24:16 阅读28 评论0 172016/09 Sept17

牵牛

Ipomoea nil

旋花科 番薯属

别名:勤娘子、朝颜、喇叭花、筋角拉子

【花·遇见】

“牵牛花,藤儿长,一爬爬到窗台上,我们小朋友,拍手在歌唱。”

这是一段较长的歌谣的开头,是我关乎幼儿园时期破碎记忆中的一片。

那时候想必已经认得牵牛花,只是分不清楚各种牵牛的区别。

——知道还有圆叶牵牛,还有裂叶牵牛,知道正宗的牵牛开蓝色花,

知道牵牛花在分类学上的分分合合,是多年以后的事了。

自小跟着家长一起种牵牛,最喜爱紫红色有白檐的大花品种,并不十分喜爱干巴巴的纯粹蓝色。

直到十余年后,我自己开始种花,瞥见邻居老大爷的蓝色正宗牵牛,觉得,自有纯粹的美好,

于是讨来种子,与诸般品种的牵牛一起种了。

那之后的夏秋时节,每每清晨被花叫醒,早早起来,为着看花。

 

 

【花·史话】

牵牛之名,因药效而来,确于牛有关。

南梁陶弘景言道:“此药始出田野人牵牛谢药,故以名之。”

山野村民为了答谢用药有方,牵牛作为谢礼;医者所用之药即牵牛花之种子。

其种子因成熟程度不同,有浅深两色:

黑色种子叫“黑丑”,颜色较浅的米黄色种子叫“白丑”,二者亦合称“二丑”。

——李时珍称“盖以丑属牛也”,地支与生肖相配,以“丑”指代“牛”。

牵牛花常于七夕开放,故被古人混入天上牵牛星传说,将此花看作织女为牛郎所织的蓝衫。

作者  | 2016-9-17 3:24:16 | 阅读(2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七十七、鸭跖草

2016-9-17 3:19:43 阅读12 评论0 172016/09 Sept17

鸭跖草

Commelina communis

鸭跖草科 鸭跖草属

别名:竹叶菜、兰花竹叶、蓝姑草、翠蝴蝶、碧竹子、菱角伞、鸭脚板草

【花·遇见】

鸭跖草是秀气的野花,若亲水而生,枝叶都透出鲜嫩,

花朵也生得柔美,尤以两枚蓝色的花瓣为最,仿佛那是羞怯少女扬起的裙裾。

鸭跖草确也离不开水泽温润,倘若将花枝折下,不消三五分钟,

蓝色的花瓣首先委顿,继而整朵花亦蜷缩,失了灵性,一团死气。

小时候我独独知晓,鸭跖草的花,是没办法摘下来的,只能在路边随处观赏。

多年以后我忽而想要栽种,于是跑去收了种子。只消栽得一年,之后种子自行散播,

遍野皆是,翌年各个花盆里头,都钻出鸭跖草的小苗,只得拔除而后快。

花依旧是优雅轻灵的花,只不喜爱它的蔓延,于是便渐渐种得少了,只在院子角落胡乱撒些种子,

看碧蓝色的花朵忽而生出,与高远的秋日天空两相辉映。

 

 

【花·史话】

唐陈藏器《本草拾遗》中记有鸭跖草:“生江东淮南平地,叶如竹,高一二尺,花深碧,

有角如鸟嘴。北人呼鸡舌草,亦名鼻斫草,吴人呼为跖,跖斫声相近也。一名碧竹子,花好为色。”

鸭跖草之名,或由此而来——《庄子》中有“郢人之鼻斫”故事:

楚国郢人,涂白垩于鼻端,如蝇翼之状,令匠人石挥斧砍去白垩,郢人无惧,可以言勇。

鸭跖草之花时,略似白垩涂鼻之状,故有“鼻斫草”名,又因音转呼为跖。

作者  | 2016-9-17 3:19:43 | 阅读(1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七十六、马齿苋

2016-9-17 3:15:17 阅读8 评论0 172016/09 Sept17

马齿苋

Portulaca oleracea

马齿苋科 马齿苋属

别名:麻绳菜、五行草、蚂蚱菜、马蛇子菜、红骨猪母菜

【花·遇见】

马齿苋是极常见的野草,肥厚的茎叶只消瞥上一眼,便不至于认错。

小时候距离我家不远,有几座坟头,坟上马齿苋极茂盛,

故而小孩子们都以为马齿苋是不祥之物,偶尔遇到马齿苋登上餐桌,也总是唯恐避之不及。

倒是多年之后,待我想要去拍马齿苋的小花,却发现总是赶不上开花的时间:

清晨日光未至,花便不开;稍经日晒,花又萎蔫。

两年前的立秋时节,我决意去蹲守,待日光刚刚转将过来,温暖地催开了花,便赶快拍照。

蹲守的时候,觉得仿佛可以听得到阳光缓慢掠过树梢的声音,听得到花朵正在开张的声音,

听得到亮黄色的花瓣反射日光的吱吱嘎嘎的声音。于是觉得,寻常的小花,其实也有莫名的妙处。

 

 

【花·史话】

李时珍称马齿苋“其叶比并如马齿,而性滑利似苋,故名”。

宋苏颂以其“叶青、梗赤、花黄、根白、子黑也”,五色应对五行,

称之作“五行草”,后亦有“五方草”别名。古人以为此草“感一阴之气而生,拔而暴诸日不萎”,

五代韩保昇修《蜀本草》,记马齿苋奇闻一则:“节叶间有水银,每十斤有八两至十两已来。

然至难燥,当以槐木锤碎,向日东作架晒之,三两日即干如隔年矣。”

故而马齿苋一名“长命菜”,实因其茎叶肥厚多汁,耐久难燥,数日不死之故。

作者  | 2016-9-17 3:15:17 | 阅读(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七十五、枸杞

2016-9-16 3:02:30 阅读16 评论0 162016/09 Sept16

枸杞

Lycium chinense

茄科 枸杞属

别名:狗牙子、狗奶子、牛吉力、红珠仔刺、田刺刺芽、西王母杖

【花·遇见】

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我总是念不对枸杞的读音,模棱两可地学着大人的模样,

称这植物叫做“狗急子”。或许是因为人家栽种的枸杞,枝条常会攀爬上矮墙,翻过篱落,

我便顺理成章地认为,这就是“狗急跳墙”的本意了。

其实枸杞花自春季便已开放,拉拉杂杂,至秋日仍可见花,果子则夏秋才会成熟。

野生的枸杞,果子结得远不如人家栽种的多,在野地里玩耍,吃一两粒,往往品不出滋味。

读大学时,有一次我与好友在京郊山地,已是立冬时节,草木凋敝,

枸杞果实的红色便格外显眼。好友一路吃了许多枸杞,夜里在宿舍的床铺上辗转难眠,

竟翻腾了一夜,我才真切地开始钦佩枸杞的功效。

“你知道枸杞为什么叫枸杞吗?”好友说,“你多吃点就知道了。简直是,想找个狗骑啊!”

 

 

【花·史话】

李时珍称,枸杞“棘如枸之刺,茎如杞之条,故兼名之”,以其形似枸、杞二树而得名。

枸杞具滋补强壮之效,常被用于制作仙丹,故民间又称其为“仙人杖”。

五代《续仙传》中称,一修道之人见两只花犬相互追逐,进入枸杞丛中不见,

其人挖掘枸杞之根,形如二犬,烹而食之,可驾云飞升。

——古时神仙家、道家均传,千年枸杞可为犬形,

作者  | 2016-9-16 3:02:30 | 阅读(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七十三、挂金灯

2016-9-8 23:08:15 阅读31 评论0 82016/09 Sept8

挂金灯

Physalis alkekengi var. francheti

茄科 酸浆属

别名:红姑娘、锦灯笼、天泡、泡泡草、洛神珠

【花·遇见】

见着人家栽种的挂金灯,我曾以为,那一定是名叫“姑茑”的水果。

小时候只有偶尔亲戚从东北捎来的“菇茑”,虽不是难以忘怀的美味,却因少见,依然是很喜欢的。

故而遇到挂金灯,便惦念起来,约了其他孩子,悄悄偷摘了两枚果子,剥去外皮,一口咬下。

并不是十分酸,却异常涩,于是大吐而后快。

当时以为是未熟透来着,多年以后才知道,它们虽是近亲,却终究彼此不同。

 

 

【花·史话】

挂金灯古称“酸浆”,《尔雅》中称之为“葴”,又有“苦葴”“苦耽”诸名,

李时珍称:“酸浆,以子之味名也。苦葴、苦耽,以苗之味名也。”

古时所谓“酸浆”,实则指如今的三种植物而言:酸浆、苦蘵、挂金灯,三者混淆,古人常不能辨。

挂金灯以其果实之形,别名“灯笼草”,明姚可成《食物本草》记有酸浆:

“食叶,一名灯笼草,夏月采嫩叶,汋食。”并有赞曰:

“采酸浆,当饥粮,挑菜女儿哭断肠。阿翁新死阿姑病,夫君流落未还乡。”

挂金灯于北地民间多称“红姑娘”。夏纬瑛《植物名释札记》引明杨慎之说,

以为此果熟时“外垂绛囊”,外形似瓜,所谓“红姑娘”,应由“红瓜囊”之音讹传而来。

“绛囊”指果实之外宿存的膨大萼片,形如布袋,果熟时萼片也为红色,即是红布袋之状。

作者  | 2016-9-8 23:08:15 | 阅读(3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七十二、红蓼

2016-9-6 0:39:51 阅读24 评论0 62016/09 Sept6

红蓼

Polygonum orientale

蓼科 蓼属

别名:蓼花、荭草、东方蓼、狗尾巴花

【花·遇见】

最初见着红蓼,是在京郊的山村人家门前,硕大的植株,红色的穗子摇曳不已。

那时候并不认得,向村人请教,答案是:“这叫狗尾巴花!”

也听说叫“狗尾巴红”,但却和路边常见的狗尾草天差地别。

直到后来看到水边大片的红蓼,才知道此狗尾非彼狗尾。

从前有一阵子,我是很想种一大丛来着,秋天跑去收种子。

扁平的黑色种子包裹在干枯的宿存花被之内,拍打或者抖落,

看种子劈里啪啦掉出,是很欢乐的事。只是种子采集回来,我却再不愿栽种了,

说服自己的理由是这花太大,占了过多空间,但也许关于红蓼的觊觎,

已经在种子纷纷跳坠的那个时候,随着落地的扑簌,一同掉落消散了吧。

 

 

【花·史话】

《尔雅》中将红蓼称为“红”“茏古”,《诗经》中则称之为“游龙”。

《诗经·郑风·山有扶苏》曰:“山有桥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

称红蓼似龙者,因其枝叶放纵之故,隰有游龙,指红蓼多生近水阴湿之地。

古人多以“蓼花”来泛指水边的各种蓼属植物,红蓼常为此中典型。

李时珍称,“蓼类皆高扬,故字从翏,音料,高飞貌”,所谓高扬,指枝条舒张伸展之状。

红蓼乃常见蓼草中最大者,又名荭草,故而李时珍又言,“此蓼甚大而花亦繁红,故曰荭”。

作者  | 2016-9-6 0:39:51 | 阅读(2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七十一、野慈姑

2016-9-1 21:07:10 阅读20 评论0 12016/09 Sept1

野慈姑

Sagittaria trifolia

泽泻科 慈姑属

别名:三脚剪、剪刀草、燕尾草、磨架子草

 

 【花·遇见】

小时候路边的水沟里就有野慈姑,箭头形的叶片极有特色,绝不至于认错。

依稀记得听大人讲,慈姑是可以吃的,要挖泥巴里的球出来,于是小孩子们心血来潮,

便拿了小铲子去挖。弄得满手满脚都是臭泥巴,却也没挖出个所以然。

——彼时并不知晓,野慈姑或有球茎,或无球茎,都是寻常,只以为那几株慈姑尚未长够年岁。

直到十余年后,我才终于吃到了真正的慈姑。

慈姑炖肉,却觉得那味道不过尔尔,远不及小时候的期许那般甜美。

 

 

【花·史话】

李时珍称:“慈姑,一根岁生十二子,如慈姑之乳诸子,故以名之。”

慈姑根茎每年可分生出多个小根茎,如妇姑养育诸子,由是得名。

其余“茨菰”“慈菇”诸名,皆音转而来,意不能通。

北宋苏颂称慈姑为“剪刀草”,因“叶如剪刀形”之故。

今食用慈姑为野慈姑之变种,古人常无以区分,以慈姑统称之。

旧时慈姑为野人所食,不入筵席,故文人言慈姑,或曰清苦,或言隐居。

南宋杨长儒《茨菰花》诗曰:

“折来趁得未晨光,光露晞风带月凉。长叶翦刀廉不割,小花茉莉淡无香。

稀疏略糁瑶台雪,升降常涵翠管浆。恰恨山中穷到骨,茨菰也遣入诗囊。”

作者  | 2016-9-1 21:07:10 | 阅读(20) |评论(0) | 阅读全文>>

【花事2016】在溃败的水塘猜睡莲

2016-8-28 4:36:58 阅读23 评论0 282016/08 Aug28

决定一大早跑去南植,是因为想看子午莲。

我想看子午莲已经好久了,从当初大学本科做湿地调查开始,就一直惦念。

当初我在未挖底折腾的圆明园,采了子午莲的植株的标本,那是最后一次遇见,

还想着去看小群落,去看花,然后,波及整个北京的大折腾如火如荼地展开了。

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吧。后来我一直就没机会看到子午莲的花,群落见过。

再后来,我开始种睡莲,随便种种而已,种最便宜的品种,

有人说,小白子午莲也许是原生种,有人说不是。莫衷一是。但小白我也没见开花。

因为误操作,总之原本可以开花的小白,在我出差两星期那阵子,完蛋了,

出差到一半的时候,听说,水草灯坏了,回家处理,但小白的植株已经不行了。

再后来,又获赠了新的小白,今年的,植株还在,但没开花。总之就是无缘得见。

听说南植栽种了子午莲,因着清晨开花,中午闭合,我只好起个大早,堵着车跑过去。

齿叶睡莲 Nymphaea lotus 睡莲科 睡莲属

然而子午莲还是没见着。当初是听天一说的,找了一圈,没找到,于是电话请教。

嗯,天一说,他也在呢。原来我们就在水池的两岸。他说,子午莲还是没花。

自从上次他遇见子午莲的闭合的花之后,他已经跑了好几次,每次都没见到花。

好吧,那我就死心了。既然来了,就干脆拍拍池子里的水生植物,挺好。

然后我就溃败了。从前好几年,都没好好拍那些睡莲,是有原因的:

一是因为品种太多,无法鉴定,我又非常厌恶没确定名字的植物的照片堂而皇之地存在,

作者  | 2016-8-28 4:36:58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云收集】傍晚的高积云、下面加两层

2016-8-23 0:35:48 阅读19 评论0 232016/08 Aug23

背了相机出门,然而一天都没有拍照片。直到傍晚下班。

原本想着,原封不动地背回去吧,然而下班的时候,看到西边蔓延过来的云。

背相机就是为了拍云的。前一阵子我太慵懒,而且忙碌,错过了很多事,

如今,觉得,还是要回归到自己喜爱的节奏中来,不能被其他事物所左右。

于是,背着相机,随时准备拍云。因着背了相机,看到大约可以拍照的,就会去拍。

西边来的云,我想,应该还是漏光高积云。成群蔓延过来,很有气势的感觉。

就是这一群云,我看了好一阵子,一路走,一路拍照,一路看。不亦乐乎。

细看之下,漏光高积云下面似乎有隐约的一层黑色,很薄,很隐蔽。

后来的后来才知道,应该是有一些细碎的高层云,贴在高积云云层之下,

后来的后来,天光暗淡,这一层高层云变成黑色,与高积云的颜色对比鲜明,

直到那时才看出来,之前只是觉得,高积云有沉降为层积云的趋势。趋势不靠谱啊。

另一侧的天空,有卷积云。絮状卷积云和波状卷积云。都只是一小片,后来消散了。

我姑且把天上的状况理解为,整体的云是从西向东移动,所以应该是锋面在动了。

按说,是暖气把冷气推走了。但尺度不大,所以,小尺度之下,猜测归猜测,说了都是瞎掰。

用长焦拍絮状卷积云,然后,问题来了。这哪卷了?只看见积!

于是我开始反省。卷积云,应该是卷云高度的积状云吧,其实本身并不卷。

没有丝缕状结构,真没有,怎么看都没有,只是团块小,因为高度太高。

作者  | 2016-8-23 0:35:48 | 阅读(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七十、泽泻

2016-8-8 2:59:41 阅读30 评论0 82016/08 Aug8

泽泻

Alisma plantago-aquatica

泽泻科 泽泻属

别名:水泽、水白菜、如意花、水蛤蟆叶

 

 【花·遇见】

泽泻的宽大叶片早早就钻出水来,从春末便一直硕壮地舒展着,然而声势虽强,

到得花期已是夏末,却只见极小的白花,支支棱棱,不禁令人大失所望。

因花太小,植株又散乱,我始终未能为泽泻拍得一两张满意的照片。

倒是花后果实成熟,生得如小盘一般,甚是轻巧。

深秋我去采集种子,经过的老妪很是疑惑地长久注视于我,

待我采罢离开,她也凑上前去揣摩一番。那是池塘里泽泻的最后时光。

 

 

【花·史话】

泽泻又名“水泻”“及泻”,亦别名“禹孙”。《本草纲目》中称,泽泻因为具有消水之药效,

故而得名,“去水曰泻,如泽水之泻也,禹能治水,故曰禹孙”。

明卢之颐《本草乘雅半偈》记曰:“春生苗,丛生浅水中。叶狭长似牛舌,独茎直上,

五月采叶,秋时白花作丛,似谷精草,秋末采根,形大而圆,尾间必有两岐者为好。”

《神农本草经》称,“久服耳目聪明,不饥,延年轻身,面生光,能行水上”,

民间更传言,服用泽泻,不但可使人练就踏水而行之功,更能日行五百里。

由此之故,求仙问道之人,多以泽泻为上品,宋太宗《逍遥咏》诗言:

“泽泻池塘灌药畦,太清云黯步红霓。”即以此意。

作者  | 2016-8-8 2:59:41 | 阅读(3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六十九、眼子菜

2016-8-8 2:55:37 阅读22 评论0 82016/08 Aug8

眼子菜

Potamogeton distinctus

眼子菜科 眼子菜属

别名:鸭子草、牙齿草、水案板、水浪波、异匙叶藻

 

 【花·遇见】

在大学读到一半的时候,我尚不知道眼子菜为何物,

亦不曾料想,我于此草竟会缠绵结缘。

我的硕士论文,便是研究眼子菜属植物的分类,而眼子菜乃是其中最为广布的种类之一。

夏秋时节,去各地采集眼子菜标本,回来详尽统计,记录分析——

如此这般,大约做了两年之久。深秋霜降之后,北地转冷,在溪流里采集眼子菜,

颇有些辛苦,但彼时四处辗转,如今想来,却也欢快。

如今见着眼子菜,依然心生怜爱,只是我也曾亲自种植,却不得法。

此草所需,乃是大缸大池,底泥肥厚,方得施展,怕是日后若有了水塘,再养也不迟吧。

 

 

【花·史话】

明王磐《野菜谱》中称,眼子菜因叶形如眼目而得名,诗曰:

“眼子菜,如张目,年年盼春怀布谷,犹向秋来望时熟。何事频年倦不开,愁看四野波漂屋。”

又称此草“熟食,六七月采,生水泽中,青叶,背紫色,茎柔滑而细,可长数尺”。

民间以此草多为鸭所食,乃别称之为“鸭子草”。

《植物名实图考》中称,云南有“牙齿草”,疑为鸭子草谐音讹传所至。

 

 

———————————— 2016的分隔线 ————————————

作者  | 2016-8-8 2:55:37 | 阅读(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六十八、角蒿

2016-8-8 2:50:44 阅读26 评论0 82016/08 Aug8

角蒿

Incarvillea sinensis

紫葳科 角蒿属

别名:莪蒿、萝蒿、鸡嘴儿、羊角蒿、冰耘草、羊角透骨草

 

 【花·遇见】

初见角蒿是在京郊铁路边上,

那铁路每日仅数次货车经过,其余便可闲闲地踩着铁轨,惬意前行。

角蒿生在路基上,矮草之间,偶见几朵粉红色的野花,煞是惊艳。

后来遇到过几次角蒿,多是在郊外村头或山野荒坡,然而待到想要专门找寻,却又寻不见了。

去年秋日,携幼女在森林公园玩耍,河堤之上,几株角蒿突兀地摇曳,果已开裂,种子已熟了。

我才终于得见角蒿的种子,与古人所言不同,种子具薄翅,飘飘然随风舞动。

因着匆忙,并未拍照,却收集了些许种子,今年栽种了,苗已生出,只是还未开花。

想来若能栽活,应当是美好的花卉吧。

 

 

【花·史话】

角蒿因其枝叶似蒿,花后结角,故而得名。

宋寇宗奭《本草衍义》曰:“茎叶如青蒿,开淡红紫花,花大约径三四分。

花罢,结角子,长二寸许,微弯。苗与角治口齿绝胜。”

因果实角状,似猪牙,故又名“猪牙菜”。《救荒本草》记有猪牙菜,曰:

“苗高一二尺,茎叶如青蒿,叶似斜蒿叶而细,又似蛇床子叶颇壮,梢间开花,红赤色,

鲜明可爱,花罢结角子,似蔓菁角,长二寸许,微弯,中有子黒色,似王不留行子。”

古时采角蒿编制为席,名“角簟”,乃风雅之物,宋人多爱之,婉约词中间或可见。

作者  | 2016-8-8 2:50:44 | 阅读(2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六十七、苘麻

2016-8-8 2:45:59 阅读20 评论0 82016/08 Aug8

苘麻

Abutilon theophrasti

锦葵科 苘麻属

别名:青麻、白麻、车轮草、空麻子、点园子草

 

 【花·遇见】

苘麻也是小时候的玩具之一,冬季里将它那坛子一样的果实采下来,

寻得其中残留的种子,塞进嘴里细细嚼了,有一点点油香——

吃苘麻子,若已干燥,吃得多了往往肠胃不适,实则鲜嫩的种子也可食用。

女孩子还会把苘麻的黄色花瓣摘下,粘在耳朵上当耳环,一副美滋滋的模样。

旧时荒地多,苘麻也生得多,怎么摘怎么玩也采不完,

如今城市里因着少有荒地,连带苘麻也不常见了。

 

 

 

【花·史话】

李时珍称,苘麻因为“种必连顷”故而得名。相传张骞通西域时,将此物引入中原,作为纤维植物。

苘麻自《唐本草》始有记载,苏轼《浣溪沙·徐门石潭谢雨道上作》词中,记有民间种植苘麻之状,

曰:“麻叶层层苘叶光,谁家煮茧一村香。隔篱娇语络丝娘。”

《植物名实图考》中称苘麻“北地种之为业”,

临近河滨处大量种植苘麻,以此混合高粱秸用来坚固河堤。

清徐珂所编《清稗类钞》称之为白麻,曰:

“田圃栽植之,茎高四五尺,叶阔,端锐尖。夏开小黄花。实熟,则干燥而裂。

子扁黑,入药。其茎轻松洁白,北人取其皮作绳,亦织为布,惟质不坚。”

 

 

作者  | 2016-8-8 2:45:59 | 阅读(2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六十六、蛇床

2016-8-8 2:39:57 阅读27 评论0 82016/08 Aug8

蛇床

Cnidium monnieri

伞形科 蛇床属

别名:野茴香、野萝卜蔓子、蛇粟、蛇常、癞头花子、绳毒

 

 【花·遇见】

同类群的植物大都相似,开着伞一样的白色花朵,然而唯独蛇床的名字印象尤为深刻——

读大学时野外实习,见蛇床枝叶上头趴了只金凤蝶的幼虫,肉乎乎带着花纹,

于是带回房间里豢养起来,需每天采些新鲜的蛇床叶子作为饲料,并昵称其为“花蛆”。

后来看到古人说蛇生叶下,不禁莞尔,那所谓的蛇,莫不是后来化蛹成蝶的“花蛆”的同类么?

 

 

【花·史话】

《尔雅》中称蛇床为“盱”,又名虺床。《本草纲目》中记载:

“蛇虺喜卧于下食其子,故有蛇床、蛇粟诸名。”虺,亦为蛇类也,

今之蛇类多不食草木,但蛇床有别名称蛇粟、蛇米,意思近似,皆指蛇以此为食。

今之蛇床植株上,常有虫生,尤以金凤蝶幼虫最为斑斓,

与蛇之态略同,又以此草为食——古人或以此虫误为蛇类,也未可知。

其子入药,名“蛇床子”,《救荒本草》记曰:

“今处处有之。苗高二三尺,青碎作丛似蒿枝,叶似黄蒿叶,又似小叶蘼芜,又似藁本叶,

每枝上有花头百余,结同一窠,开白花如伞盖状,结子半黍大,黄褐色。”

 

 

———————————— 2016的分隔线 ————————————

介绍

作者  | 2016-8-8 2:39:57 | 阅读(2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花·旧事】其六十五、欧菱

2016-8-8 2:35:29 阅读19 评论0 82016/08 Aug8

欧菱

Trapa natans

菱科 菱属

别名:浮菱、野菱、家菱

 

 【花·遇见】

在水畔寻觅菱花需要起早,倘使日光曝晒,

往往所见的花朵就只剩下孤零零的雌蕊,花瓣则不知流落何处了。

读大学时,为着调查水生植物,我在京郊的小池塘里,见了数株野菱,

看那植株漂浮于水面,白花小小的,软软的,怯懦地开放,却让人感觉安心。

后来去江南,也见了大片的菱,却始终未曾遇到满湖皆白的场景。

起初,《中国植物志》是将菱分作数种来着,华北常见的乃是格菱、丘角菱,

而后数年,最新的分类学观点,将多种菱归并为一种,统一唤作欧菱。

说方便也确实方便,菱的分类原本复杂混沌,但何以非叫做欧菱不可呢?

不如按拉丁学名译作浮菱可好?或者索性称作野菱、家菱均可。

反正我国自古采食、歌唱的菱,说是欧菱,我是觉得什么地方有些别扭。

 

 

【花·史话】

菱分多种,古人常不能将之区分。唐段成式称,只有《武陵记》一书中对菱的区分最准确:

菱以果实上角的数量来区分,三角、四角曰芰,两角曰菱。

《本草纲目》中沿用此说,称芰“其叶支散,故字从支”,而菱则得名于“其角棱峭”;

又称菱有家菱、野菱之分,野菱的叶和果实皆小。

李时珍亦曰:“五六月开小白花,背日而生,昼合宵炕,随月转移。”

作者  | 2016-8-8 2:35:29 | 阅读(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

注册 登录  
 加关注